【西湖组】吴老板,酒疯不是这么耍的

酒量这个话题,说起来就有点伤人。在叶修他们圈子里,看上去能喝的肯定是孙哲平和韩文清,先不说其他,光从面相上来看,他们就是纯爷们的代表。

如此豪迈的纯爷们,看上去一个能打三个的纯爷们。酒量表现如下:韩文清半杯红的,孙泽平一瓶啤的。

庆功会上,两个人豪迈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豪迈得倒地不起。还是张新杰和张佳乐一人去拖一个,把两个不省人事的爷们扔到休息室。

如果不是这一出,众位职业选手是真不知道他们两个力气这么大,尤其是看起来文弱的张新杰,拖着一米八一,体重75公斤的韩文清,气都不带喘的。


“真不愧是提着十字架抡人的牧师。”叶修这样评价道。

不过全场最没资格发表感想的就是他,都没...

随笔

孤山不孤,断桥不断

长堤脉脉无归途

【西湖组】误读44

误读44


“我想他总会知道的。”

叶修不是故意听墙角的,他路过父亲的书房,而书房门又恰巧开着。这句话不轻不重飘到了他耳朵里,叶修在叶承山书房门口站定,却没有等到下一句话。

没有人接话,叶承山也没有再说话,书房里好像只有叶承山一个人存在。那老爷子在和谁说话呢?叶修在书房门口等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离开了。


南宋王陵、消失的考古队、青铜门。

这是叶修花了很长时间复盘,回想,才从那个光阴陆离的梦中拼凑出的词语,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义。但潜意识里,他知道这些词语特别重要。也许周围的人、包括他的父母都瞒着他什么事,而这些事他都必须要知道。


10天前


霍秀秀给了他一张名片,他在他...

那个啥,我微博被炸了(摸头

https://weibo.com/u/5604621000


这是我的新微博地址,至于为什么炸


大概是大实话说多了


或者


一首歌

【西湖组】误读43

误读43


雨村的小日子十分无聊,也十分忙碌,他们在小院子里种菜、养鸡、做点农副产品生意。

张起灵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出门巡山,顺便打些野味,回家后喂鸡、准备早饭。

他准备好早饭,差不多就到了胖子的起床时间,他住在两楼,每天洗漱完后下楼吃早饭的脚步声,就是吴邪的起床铃。

吴邪是最后一个起的,其实这样说也不准确。

如果按照清醒的时间来看,吴邪应该是第一个清醒的人。他经常不知道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半梦半醒间总感觉自己在沙海、在青铜门前,或者正在处理其他鸡零狗碎的事。

张起灵起床的动静很小,出门的时候也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但难免自家的几个狗子会有反应。之前吴邪躺在床上,闭着眼能听到小满哥...

【西湖组】误读42

误读42


很多年后,叶修才知道能让解雨臣露出这样的表情,哪怕只是一秒钟的空白,都足够把这段光辉历程钉在人生履历墙上,和自己的无数个冠军时刻肩并肩。

“那我更没有什么好告诉你了。”解雨臣放下茶杯,“我知道的不比你多多少。”

叶承山告诉叶修了?解雨臣微笑着,在他的不动声色下是满满的疑问,他觉得叶承山不是这样的人,但同时又惊讶于从叶修口中说出的名词。

“问题是,我还是不知道吴邪到底是谁。”叶修道,“一般来说,如果疑问无人解答,那他一定很重要。”


“现在战况激情激烈”苏万被迫挂断了电话,用微信疯狂打字直播给黎簇,“叶神好像已经知道了一切,我觉得马上就能有结果了。”


黎簇看了一眼...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