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我叶秋池率领我的叶叶48

为您带来一段相声


说呀,有一个人她2000粉了

辛辛苦苦这么多年

终于把小伙伴们都写懵圈了

哎呀,好嘛

21章愣是没看出来她写了啥

好家伙,你猜怎么着?


她也不知道她写了啥


全懵圈了不是


最可气呀,这家伙1500粉后的点文,愣是一篇没写


全坑了



【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12

误读12


人的时间和感觉其实并不对等,快乐总是短暂恨意总是绵长,爱转化成恨,恨源远流长,连绵不绝。


一个人能容纳的爱恨都有限,爱恨之间的纠结也有限。

我有上千年的回忆——这句话听起来很牛逼很厉害,实际上背后的代价无法想象。上千年的记忆所带来的情感副作用超乎吴邪意料,他就像灌了太多水的袋子,稍许不注意就要破了。


知道太多不是好事,体验太多既是痛苦。

流过的鲜血和眼泪,被主人遗忘的爱恨情仇,滔天的恶意和愚蠢的爱恨。

哪些是他的,哪些不是他的?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还是说虚妄与现实相对而立,只是人类定义的东西,他们本身并没有意义?

吴邪捂着自己的头,他在笑着,...

【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11

误读11


“嘿,你来听听天真在说啥。”胖子俯在吴邪身上,恨不得和他跳个贴面舞。

他们在墨脱喇嘛庙的一间禅房里,房间里除了被包成粽子的吴邪和胖子之外,还有一个蓝袍藏人。

“妈的说什么呢?”墨脱大雪纷飞的天气,胖子却是一头一脑的汗,“你们下手有没有点准数,他不会是在交代遗言吧。”

蓝袍藏人没理他,他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摊放着几部藏语佛经。吴邪脖子上被绕了十几层纱布,最外面的那一层依稀可以看到些粉色。“他不会死。”蓝袍藏人用藏语说道,“藏海花会带他回来。


距离吴邪所在禅房的不远处还有间门窗皆被黑布贴死的黑屋。里面除了一把椅子外什么家具都没有,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一个死人。地上有...

【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10

误读10


在吴邪的认知里,姓张的除了张起灵其他都不是好人,姓汪的则都是傻逼。

汪家已经感觉到了,羊群里的狼也好,海洋里的淡水鱼也好,对他们来说都是异数。

吴邪一直说,汪家人的智商不高,做事简单粗暴,完全不过脑子。汪家自以为掌握着世界的公式,但这个公式所能接受的不安定因素有限,当不安定因素超过公式所能接受的变数值,汪家就会将这个不安定因素彻底抹杀。

吴邪就是个超过变量的不安定因素,他们派出了人确保吴邪从今往后的人生都要在墨脱雪地里度过,和被雪地吞噬的雪花一起永久长眠。

至此,吴邪的消息断了,但他们派出去的人也再没有回来。


吴邪醒来发现自己从墨脱穿越回了杭州。他本身就是个资深蛇...

【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9



这样说来,七年前吴邪和叶家还算有一面之缘。大闹新月饭店之后吴邪他们三个人在他们圈子里不说家喻户晓,也差不多人尽皆知,这些年敢点天灯的只有他和张大佛爷,跳下去抢鬼玺的从新月饭店开业至今也只有他一个。
“胖爷英姿飒爽,小孩子念念不忘很正常。”胖子说道。
“怪不得我觉得这孩子有点眼熟。”吴邪拿起叶秋的档案,档案上的照片应该是叶秋现在拍的,看上去和他小时候有些细微的差异,“我确实见过他。很少有人会带着半大不小的高中生到新月饭店,留心了一下。”
吴邪放下档案,“先别管他们,在用得着他们之前,我还要再去一次墨脱。”
胖子一听就不愿意了,“你这几年怎么有事没事就去墨脱,上次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一呆就是大半年。胖爷我连...

【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8

误读8

一直到叶秋和父亲回到自己的包厢,叶承山都没有开口说话,父亲不说叶秋当然也不会开口问。
那注定不是太平的一天,叶秋他们包厢就在霍家包厢对面,这大概也是霍仙姑事先安排好的。叶秋看到有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屁股坐在霍仙姑包厢右边的椅子上,然后一盏灯便送到了他手边。
年轻人看上去有些忐忑,叶秋心道,他不会是不知道点天灯的规矩吧?不过叶秋也不是很清楚,他只听说过有点天灯这回事,要说具体怎么点就不太清楚了。
因为这盏天灯的存在,拍卖会一下子就有意思多了,司仪的注意力有一部分要放在天灯上,拍一次看一眼,他看一眼整个饭店的人也看一眼。
这一眼一眼看的,叶秋当真佩服那个年轻小哥哥,如果是他大概已经坐不住了。那个小哥...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