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2017上海卷高考作文:预测

你听说过预言么?有人问吴邪,曾经很多人相信预言,他们会找很多很多的算命先生,按照各种方法给自己、家族的命运做出预测,但无论你如何躲避,这些预言总会成为真实。

因为他们相信预言,吴邪回答道;就想这个墓主,他深信司命的预言,相信自己会在100年后复活。

不,那人说道,这是谎言。真正的预言,就比如....那人转动着眼珠,已经泛黄的眼白和暗淡的眸色以和他们不符的灵活在那松弛的、布满皱纹的眼眶中转动着。“比如你,吴邪。你将尝到人生最大的失败,这是我对你的预测”那人笑着露出一口黑黄色的牙齿,又长又肮脏的指甲几乎要掐进吴邪的肩膀,“无论你信不信这都是你的命运。”他尖笑着在空气中消散。

现在墓室里只剩下吴邪一个人,那些陪葬品、棺材和棺材中的白骨全部都随着那人的消散而消失,墓室中除了吴邪只剩下将墓室填充满的黑暗。吴邪不得不承认,这不是个好梦;也是他注射费洛蒙之后最糟糕的一个梦,不是因为梦的主人是一个糟糕并且坏心眼的预言家,而是因为这个梦没有给他带来一丁点信息。

一个糟糕的预测不能算是信息,吴邪在梦中点燃一支烟,梦的好处就是哪怕现在他在一个墓室里,也能随时随地得到一支烟和一个打火机,如果他愿意他还可以得到一桌满汉全席;但在墓室里吃饭绝非一个正常人的正常爱好。梦境坚持不了多久,吴邪已经掌握费洛蒙的规律,当他以梦境主人的身份到来时,往往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好的坏的都有。但这次他作为一个局外人来到梦境,梦的主人甚至叫出了他的名字。

这不像是一个费洛蒙影响下的梦境,更像是一个吴邪自己的梦境,又或许他自己的思绪已经被费洛蒙所影响——如果是第三种情况,那恭喜那位坏心眼的预言家,他的预言成真了。吴邪将会变成费洛蒙的囚徒,他的意识将永远被困在梦境中,现在的这一间墓室就是吴邪的墓室,空荡荡的棺材将会冠上吴邪的姓名,成为他的棺材。

这正好解释为什么棺材里的骷髅不见了,也许这就是上一位费洛蒙使用者的命运,马上也将是吴邪的命运,但他并不准备现在就躺进去闭上眼睛。

 

吴邪想起一个寓言故事:

从前在巴格达有一位商人,有一天他在市场,遇见了死神。死神对他说傍晚会来取他的性命,于是商人很害怕,他选择离开巴格达立刻逃到萨马拉。那天傍晚,他终于到达了萨马拉,而在他面前迎接他的,正是死神。

这一则小小的寓言故事,被人们津津乐道了上百年,往往是说明命运的不可逃避,商人无论去哪里最后都会遇到死神,等待他的都将是死亡的命运。这则寓言故事是吴邪在无意之间听到的,那时他在英国。空荡荡的套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开着的电视里正好在说这一则寓言故事,当时他的注意力其实并不在电视上,电视开着也只是做个背景音。但不知为啥,被纯正的伦敦音说出来的寓言轻松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但现在他突然间想不起自己为什么去了英国,为什么要一个人住在伦敦高价的酒店里,又或者为什么要开着电视听响,也许他只需要承认自己得意识已经慢慢被费洛蒙所影响。

只不过当时有人说过另外一则寓言故事,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吴邪都认为这是他瞎编的故事:从前有个不死海盗,他因为得到了神秘的魔法而不老不死,并且永远不会受伤。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女巫,女巫寓言说他在二周内将被一个独脚的水手杀死。于是他很害怕,因为他已经活了很长很长时间,长到已经忘记死亡是什么,却在内心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于是他问女巫,怎么样才可以让他不死呢?

女巫笑了,她说道,去大海的尽头找不老之泉吧。

于是海盗就踏上了寻找不老泉的道路,在这过程中他遇到了其他的海盗,他怕不老泉水被他们抢去,于是就将他遇到的海盗全部杀死。

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了不老泉。

然后呢?吴邪问他,那人躺在自己怀里眨眼睛,于是吴邪忍不住低下头亲吻了他。然后这个莫名奇妙的小故事就失去了他存在的意义,因为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忙着做他们自己的事情,再也没有人去理会说道一半的小故事。

 

但是故事的结局充满了讽刺意味,那个为了逃避预言而去找不老泉的海盗,在踏上不老泉所在的一刹那失去了他的魔法。而他一路上杀死的海盗中,有人为了活下去砍断了自己的一条腿,一路上选择海盗的踪迹。

最后海盗被那个活下来的独腿人杀死,不老泉就在他的不远处。

现在吴邪想起了这个小故事,一部好莱坞大片被人改编成一则儿童童话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但作为极少踏进电影院的人,能记住这个一个小故事,便是这部大片的幸运。更幸运的是,这部片子成为了他们第一次约会看的片子,虽然去电影院约会的这个注意又老套又无聊。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虽然看电影的点子是胖子出的(很符合他的年代),电影的票子还是苏沐橙上网买的。

他和叶修,两个人出门的时候都不情愿,却在走到一半就买好了可乐爆米花看了一场实际上两个人都没仔细看的电影。

烟已经快抽完,吴邪也想起来为什么他回去伦敦,因为在他们相识的第二年,荣耀第二届世界竞技赛选在伦敦举办,他陪着当领队的叶修一起到了伦敦,在叶修的领队单人间里住了一个礼拜。电视的响声能很好的掩盖掉一点,他们都不愿意让别人听去的声音,那则关于海盗的预言故事不过是餐后的调味,或者餐前的小甜酒。

但现在,它的意义被显示了出来:如果海盗不相信预言,他就不会去找不老泉,一路上也就不会杀死所有找不老泉的海盗,也就不会有一个独腿的、想杀他复仇的海盗;而他更不会因为不老泉而失去自己的魔法,最后被人杀死。

预言之所有会成功,不过是因为人类相信了预言。不相信预言,预言就不会成为真实,但面对生活无尽的变数和充满意外的人生,人总是希望知道自己的命运。就是这一群想要掌握命运的人,最后被命运戏弄,成为预言的牺牲者。

预测自己的未来,生或是死。为了改变生死,而在不经意间迎合预测。

预言师面对这样的人类,会是笑着嘲讽他们的愚蠢,还是摇头叹息他们的固执?逃避死神的商人和害怕死亡的海盗,一个是必然的死亡,一个人预测的死亡。

但最后都变成了逃避不了的结局。

这两个故事吴邪都不太喜欢,但是无所谓了。

他的周围已经不再被黑暗所填满,墓室已经消失,空白的空间取代阴冷的墓穴,他终于从被费洛蒙控制的梦境中挣脱,回到了真正属于吴邪的梦境。

在真正从梦境中醒来之前,他想下一次回到杭州的时候要和叶修再去看一场电影,情人节的情侣座,然后再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这样他永远都能找到回归的路。

让那些无聊的预言家和他们糟糕的预测都是去死吧。

 

 


评论(6)
热度(10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