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长乐坊013-轮入境

官道旁多数是会有茶铺的,每隔几百里就有一个,说是茶铺倒不如说是茶摊子。两三张桌子加上几把椅子,破破烂烂一看就是用了几十年的东西、普通的青花茶壶和缺口的茶碗里倒着的自然也不会是好茶。有的茶铺索性连茶叶也没有,一碗凉开水一文钱,摊主就在茶摊子旁边架个小炉子,烧着开水。像这样的茶摊子摊主是从来不会招呼生意的,烧完开水就倒在碗里凉着,过往的赶路人丢下一文钱拿起碗喝水,喝完扔在茶摊旁边的竹篓里便是。

有的茶摊子选的地点好,座椅也茶叶也算是不错,再加上一些味道算是可以的阳春面,生意自然就好一些。行人不但会坐下来喝茶,还会顺道吃午饭,再为随行的马一些草料,像这样的茶摊子旁自然会有些买零食或是小吃的小商贩,像是乌梅、杨梅、糕点干粮等。长此便形成了一个态势,成为了官道上赶路人必然停下修整的地点。

 

不过这个茶摊子选的地方就不太好。

它离官道不远,倒也不近,来来往往的行人都不愿意偏离官道也喝一碗凉开水。

这茶摊的老板也是奇怪,他并不烧开水,甚至在他破破烂烂的茶摊子上也只有一碗凉水。

如此偏远的地方又是如此奇怪的老板,谁会去喝他这一碗水?

 

还是有的。

 

一辆全新的马车慢慢腾腾的停在茶摊前,车上的赶车人带着一顶斗笠,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于那些穿着粗布的赶车人不同,他穿得都是一身的山青水绿,秀气非常,想来大抵是哪家的公子。

公子下车扔给老板一文钱,但却没有喝那碗水,而是解下了一直背着的伞。

老板也没有接那一文钱,在铜钱落地的一瞬间,那老板从桌底下抽出一把刀,刀是把好刀,用刀的人也是个高手,只是今日他运气不好,遇上了个杀不了的人。

两人的招式极快,一时之间竟已交手数十次,茶摊子也被真气所毁,木屑草灰纷飞下一片狼藉。

“好功夫”那茶摊老板终于开口了,嘶哑的声音就像是被刀剑削过的砂纸,难听又肃杀,“十年前我就说你是个不得不死的人。”

那茶摊老板退后三步,他的气息并不稳,脸上也被千机伞的剑气所伤,留下来一道说深不深说浅不浅的口子,从伤口里流下的血一路淌到下巴。在看他的脸,便能发现上面不止有叶修刚才所伤的一道口子,从这张脸的眼睛到下巴竟然有六道泛着白的伤疤,像是有人将这脸分成了好几块,在用细线缝了起来。这原本就丑陋恐怖的一张脸,再加上血色一染,大白天也有一种鬼气森森、阴森恐怖的样子。

那青衣公子——也就是叶修,慢悠悠的张开伞遮住太阳,他脸上的斗笠已经落在了地上,斗笠的檐口有一条新的刀痕。

“刀不生”叶修道,“当年霍前辈给你的教训还不够?竟然又在官道对人下手?”

 

血茶刀不生,最喜欢在官道不远处放一杯水等自己要杀的人,若是一日到头没有一个高手与他过招或是该杀的人没有自己送上门,明日就讲血洗这一路上的无辜行人,是个阴险狠毒的角色。

“今日我不是想杀你,叶修”刀不生自认不是叶修的对手,他用刀指向那马车,“留马车里的人。”

“若我不留呢?”叶修笑道,“你又杀不了我”

叶修喜欢实话实说,可这偏偏是一大群人的死穴,只因为叶修说的是实话,自己确实技不如人。

但这些人偏就觉得叶修是看不起自己,又觉得自己是能打过叶修的,不过是运气不好。

刀不生今日赌了运气,他赌输了。

于是叶修和吴邪再次启程的时候,世上就没有刀不生这个人了。

 

叶修还带着那顶被留下刀痕的斗笠,背着他的千机伞。

吴邪先前在买马车的时候,顺手就给两人一人买了一顶斗笠,说是如今他们走在路上也许对江湖人士来说诱惑太大,“为了他人牺牲一下自我,带上吧,省点麻烦。”叶修从来是不怕麻烦的人,一开始是死活不肯带的。

但这出了苏州烟云楼的地界就没有烟雨楼的保护,就在官道上不过赶了一天路,大大小小的打斗就发生了四五次。最后叶修实在没办法,自己到马车里找到斗笠带上,也算是图个清静。

“看来你的江湖人缘也不怎么样。”吴邪在马车里看了一天热闹,至多是把手中的瓜子核桃什么的当暗器给叶修帮个小忙,到现在也没机会下车活动活动筋骨。现在得了空儿自然是闲不住,拉开布帘探出半个头和正在驾车的叶修说话,马车上地方狭小,吴邪呼出的气打在叶修脸上,暖暖的又有点痒。

“若是江湖上每个人都买我三分脸,我现在就是武林盟主了。”叶修看这个世子半点没有被追杀的自觉,随手就把自己头上的斗笠摘下戴到了吴邪头上,“吴世子啊,既然你这么悠闲,不如就由你来驾车吧”

华亭就在不远处,想来这官道上也不会再出什么意外,叶修随手就把缰绳塞到吴邪手上,自己钻到马车里休息了,于是吴邪就驾着车马问叶修,“那个人是谁?叫什么刀不生的?”

叶修在马车里闭着眼睛道,“是一个武林祸害。”

“武林祸害?”

“对,他就喜欢在官道上杀人,杀不到该杀的人就杀无辜的人。直到有一天,他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他今天也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吴邪笑道,“我放在在马车上看不清,但看他的脸倒像是被烟雨的绣花针所伤,只是伤口倒像是年代已久”

“确实是绣花针,伤她的人是云秀的师父,霍仙姑”叶修刚说完,就感觉原本平稳的马车颠簸了一下,“怎么了?”

“有石子,我没注意。如此大恶之人霍前辈竟然没杀了他?”

“陈年往事,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风吹当路上零零散散的野草,悉悉索索的抖动,吴邪感到身上原本的暖意被这风一吹散了不少,但风吹过之后阳光又接着洒到人身上。这一来一去平白给人就舔了倦意,拉车两匹马想也是累了,懒洋洋地踏着步子。吴邪刚想催促它们跑快洗,却依稀听到了叶修的呼吸声,平缓悠长——叶修睡着了。

吴邪知道他们这群常年行走江湖的人很少能睡熟。他家有一个下人,曾经也是行走江湖的侠士,睡着的时候只要有一丝风水草动不管当时谁的多熟都能马上站起来,握着他的剑。于是吴邪就任由这马慢慢吞吞的踏着步子。远处的城门已经不远了,路上的赶路人都纷纷就快了速度希望快点进城,好找家客栈洗个热水澡睡上一觉。

只有一架马车偏生就不赶着进城,慢吞吞的走着,倒显得与周围的车马都不一样,等到这马车踏到城门口,夕阳都快西下了。

最后的一点斜阳,正巧就照在城名上。

 

华亭到了,吴邪心想着,这便是轮回门的地界。

 

 


评论(5)
热度(37)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