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X叶秋|西湖组相关】嘿咻

前文提醒:

【西湖组】三次吴邪想玩荣耀,一次叶修放弃了

【西湖组】三次叶修对打架嗤之以鼻,一次吴邪笑了


我就说,这世界上没有我写不了的拉郎....没有我....拉不了的...郎-,-。





苏万的手臂很疼,这是他自这几年来最欺辱的一次;他只是和黑瞎子跟着叶秋到地下车库,看着叶秋在地下车库里绕来绕去找车,刚想和黑瞎子吐槽一句叶秋怎么连车停那里都找不到,转眼却发现黑瞎子不见了,再回过头叶秋也不在原地。

一瞬间两个人都不见了,独留苏万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停车场不知所措,他在原地转了两圈最后转身准备回家。还能怎么办呢?一开始任务就是花爷给黑瞎子的,他不过是好奇叶修的双胞胎弟弟才死皮赖脸跟着黑瞎子,反正也不是斗里这个停车场看起来也很安全,下礼拜他还得准备期末考。

他还没走两步,就被人从背后偷袭,肩膀一麻手臂剧;苏万痛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自觉做出防卫,他抬起手臂想抓背后那人的头发却不想抓了隔空,自己的手臂反而被那个人反折在后背一把推倒墙上。苏万只庆幸在那一刻他还记得记住转过头,不然恐怕自己的鼻梁骨要断。

“谁派你们来的,还有一个人呢”那人问他,苏万心想这个人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感觉和叶神一模一样,继而反应过来,现在反剪着他手把他压在墙上的人不就是叶神同款弟弟嘛?!

“冤枉冤枉!”苏万是摇不了头,只能大神叫道,“误会误会叶神弟弟!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叶秋听到那个被自己压在墙上的人叫他“叶神弟弟”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认识叶修,继而意识到这个人可能是吴邪派来的,一想到吴邪居然派人跟踪自己一下子火大了,“吴邪派你来干嘛?”他加重了自己的力量,“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要和我哥分手叫你们来绑架我,好威胁他?!”

苏万心想这都什么和什么,吴老板不是说叶神弟弟很好相处他们关系不错么?看到不对啊,明明这个弟弟每时每刻都在警惕吴邪劈腿他哥哥,随时随地都在防着他好么?!“不是!不是!”苏万叫到,“不是这样的!”

“还有个人呢?”叶秋没耐心听他解释,他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叶修和吴邪在一起,只是父亲反对母亲支持叶修的情况下,被老妈硬是拉到叶修阵营和老爷子作对。实际上他觉得大闹新月饭店和霍家、解家交情甚好、看上去就是黑道头子的吴邪,肯定不是过日子的家伙,而且和他哥心脏程度大概不相上下。说到底就是一句话总觉,他们这种人靠不住。吴家、霍家、解家他们是干什么的,叶秋和老爷子心里都有数,更别说吴邪还是吴家当家;这几年吴家突然就崛起肯定有吴邪的功劳。他十分理解老爷子的担心,并且在心里反驳很久很久以前叶修说他不成熟的评价——现在他已经搬家自己一个人住了,没有离家出走也没有和叶修一样搞个大新闻,现在他比叶修成熟很多,哼哼。

叶秋现在担心的还是另一个人,其实一开始他只发现这个人在跟着他,直到这个人的跟踪水平忽好忽坏的时候才意识到,可能还有一个人在他身边指导,不然他不会从一个已经暴露行迹的地方一下子又突然找到完美隐藏点。可以说就是这个人拖累了那个人,不然自己可能永远发现不了有人在跟踪他。不过说起来这个人看起来像才成年孩子,没想到吴邪居然带孩子违法乱纪,教唆未成年人犯罪——他回家马上就要打电话给叶修,不管他是不是在比赛,让他和吴邪分手!必须!立刻!马上!

苏万感觉自己的手要断了,要不是叶神和他弟弟真的是长得一摸一样,他真不敢承认这个人是叶神的弟弟,完全和懒洋洋但毒舌的叶神是完全两种物种!遇上这种情况叶神肯定是想办法脱身,然后在查清楚原因,这家伙直接就上手了!而且要命的是叶神弟弟不但身手好,手劲大,脑洞也很大!万一叶神听他弟弟告状,回头就和吴老板反手。苏万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下场,要老命了,他和黎簇储备粮转正不到两年,现在就拆吴邪人家会不会和某个可怜人一样躺尸无名冢?虽然和吴邪同为黑瞎子徒弟,但黑瞎子肯定指望不上,也许可以让身为吴邪徒弟的黎簇帮师叔求求情,至少能判个死缓。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现在能度过难关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这些,现在的重点是先让叶秋放了他,要是手断了下礼拜考试考不了,他会先被老爸打死然后还要补考。

“问你话呢!”叶秋心想吴邪这找的什么手下,业务不熟练不说被人压着还能走神。

“我不知道”苏万一想到自己要在过年的时候补考就要哭了,“我一回头他就不见了,我真的不知道!”

叶秋加大力量,“那吴邪为什么派你们来。”

苏万意识到他现在说实话,回头叶秋一个电话给叶神,马上吴邪的计划就会暴露;这算还好的结局,要是叶秋没告诉叶神而是回家告诉叶老,叶老在一个电话叫叶神和吴老板分手,然后在顺便和吴二白说说。完蛋,现在不撒谎以后他怕是都没机会撒谎了。

苏万想编瞎话,他最佩服的就是自己无时不刻都能编出瞎话,但他没发现现在脑子的应急开关还没开——潜意识里他还是知道现在不是面对汪家人,甚至道上的人都不是,叶秋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报警都不会报。所以他的大脑还处于安全模式,一瞬间自己也想不到什么有令人信服的瞎话。但手臂的疼痛确实实实在在的,太疼了,苏万真的不想因为手臂酸痛而补考,于是他决定搬救兵,就想在网游里一样,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叫叶修打。

“师父救命!”苏万叫的无比凄惨,听过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被叶秋糟蹋的良家妇女。

叶秋听他一叫马上警觉起来,现在他才觉得自己太鲁莽了,要是那个人自己打不过怎么办?叶修是不是马上就会收到一条短信,短信里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吴邪拿着刀说,“我们分手吧,不然我就把你弟弟灭口。”

不过为什么总觉得的不太符合逻辑......

“叶少”还没等他回过神,一个一身黑在晚上九点钟的地下车库还带着一副巨大黑色墨镜的年轻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叶秋不知道他在哪里看了多久,反正自己一点都没感觉到那里有人。其实光看外表的话,他发现这家伙长的也算好看,如果忽略他脸上神技兮兮的笑,就可以说是很好看了。

“这是误会!”黑瞎子说道,“其实我们并不是吴邪派来的,而是曾经听吴邪说叶神有个双胞胎弟弟,我们很好奇。所以看今天天气不错,又正好我们在你公司楼下看到一个和叶神很想的人所以就来看看。”

“所以你们不是吴邪派来的?”叶秋挑眉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黑瞎子急忙摆手,“这是误会,小三爷说过不能打扰叶神家人,所以我们师徒瞒着他过来的。”

“是么?”苏万感觉叶秋的力气撤了点,但依然没有放开他,“那你怎么证明你和吴邪认识呢?”

“这简单啊”黑瞎子乐呵呵得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部黑色手机,“你看这是吴邪”。

叶秋觉得有个人质在手上比较保险,小心谨慎的回头看那个黑家伙的手机,然而他离得太远了,“看不清”叶秋如实说道。

他刚说完,眼睛一花那个黑家伙已经趴在他背后撑着墙,手机就在他眼前;现在叶秋可以确定自己绝对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这个家伙的身手比他和吴邪加起来可能还厉害,和他打架自己没有半点胜算。

“你看你看”黑家伙把手机凑到叶秋眼前,“吴邪。”

哪里有吴邪啊喂?!叶秋只看到这个家伙的自拍,在沙漠还是什么地方,屏幕上他的一张帅脸占了最起码四分之三的地方,剩下的可怜兮兮的一点地方,叶秋眯起眼睛,居然发现自己真的看到了吴邪。在那小小一块背景上,他看到了吴邪的侧脸,貌似正在看一块什么东西,光头在沙漠阳光的映衬下格外显眼。

顺着吴邪的眼神,他艰难的看到了一块红色的布,上面的字虽然在屏幕上觉得很小,不过联想画面里吴邪的个头,这块布最起码也是一块横幅什么的。上面写着:诚招吴邪?

什么鬼?叶秋越发觉得现在趴在自己背上,手撑着墙的家伙有问题,脑子有问题。谁活在沙漠打这样一块横幅?

“哪个......”苏万被叶秋压着,叶秋身上趴着一个黑眼镜,苏万艰难的开口,“叶神弟弟,阿不,叶少,请问你可以放开我了么?”

“啊”叶秋心想就这样吴邪还没打死眼前的这个人,肯定不是故交就是打不过,然后听到苏万的声音才想起来还有个孩子被自己反剪在墙上,连忙松开他。

苏万从叶秋底下钻出来之后,叶秋原地一个转身靠在墙上,直视依然撑着墙壁的黑家伙,“你们到底是谁?”

苏万在内心吐槽,现在什么情况,黑眼镜壁咚叶神弟弟?他可以拍照么?给叶神看看再给吴邪看看。“我叫苏万,他叫黑瞎子”苏万说道,“刚才我们说的话句句属实,不信的话叶少你可以打电话给叶神。”

黑瞎子只咧着嘴对叶秋笑。

叶秋看到黑瞎子眼睛像块镜子一样,完美映衬出自己抽搐的嘴角。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鬼话他肯定不信,但是眼前这个人显然不正常,就从他带着的墨镜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正常——反正也是吴邪手下的人,回头问一下叶修就知道了。现在看来,他们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威胁,如果有自己现在大概已经趴在地上了。于是叶秋也从黑瞎子手下钻出来,回头就往自己的车子方向走。

“等一下叶少!”黑瞎子连忙追上去,“带我们一程吧!”

“不”叶秋头都不回。

“可是刚才我们的小孩子被你压在墙上,他的胳膊很疼”黑瞎子依然笑嘻嘻,自说自话搭上叶秋肩膀,叶秋挣脱了一下,挣脱不掉。

“那你们到哪?”最后叶秋还是让他们上了车,因为他看到跟在他们身后的苏万一脸要哭的表情捂着胳膊,大概是自己下手真的太重。

其实苏万是在想自己到现在还没负心,下礼拜的临床医学不出意外应该是要挂了。

“到......”黑瞎子想了一下,“西单北大街,叶少应该是顺路吧?”

叶秋心想哪里是顺路,你们根本就是要去我家吧?“你住在哪里?”他启动车子。

“不”黑瞎子把苏万人在后排,自己爬上副驾驶带上安全带,“他住在那里。”

这话也不算错,苏万确实现在住在哪里,但现在开回去他也进不来大学寝室,恐怕还得和黑瞎子再走半里路会他的出租屋。

叶秋没在多问,一路上黑瞎子都在唱一首“青椒炒饭特别香”的歌,听得他心情烦躁,只好和后排看上去像是乖学生的苏万搭话。

“你还在上学?”

“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青椒炒饭特别香,你知道吗?”

“对,今年大二。”苏万如是说。

“我们正在沙漠里,沙漠里没有青椒炒饭,”

“什么专业的”

“这怎么怎么活。所以你们要感谢我”

“医药学。”

“因为我给你们带来炒饭,虽然现在只有两盒半,但是总比没有的强。”

“医药学?”叶秋努力无视黑瞎子的歌声,他根本不喜欢吃青椒。

“我们是青椒炒饭帮,我们是青椒的好朋友。”

“是的”苏万挠挠头,像是已经习惯了黑瞎子的歌,“以后想当眼科医生”

叶秋点点头,心想,挺好的,如果可以的话请帮这个大晚上还要带墨镜的家伙看看眼睛,最后顺便把他看哑吧。

“YOU JUMP,I JUMP,YOU JUMP,I JUMP。”

“肉丝肉丝肉丝肉丝,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叶秋再也忍不下去了。

“肉丝肉丝,啦啦啦啦……”

大半夜一辆特斯拉开的好好的,突然一个小飘逸猛的停下,于此同时车里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吼,“你能不能别唱了!!!!!!!!!!!!!!!”

 

不管怎么说,送苏万回学校之后混乱的一天终于过去,叶秋回家给叶修打了电话确认了黑眼镜和苏万是吴邪的朋友,附带叶修也觉得他们觉得好奇去看叶秋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黑眼镜这个吴邪的师父,思绪感觉有点跳脱。加上他工作的地方离解雨辰的公司有点近,黑瞎子现在好像在小花手下做事,在附近可能偶尔看到叶秋觉得好奇吧。

叶修说,“他们人都挺好的,黑瞎子以前也帮过吴邪,你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叶秋躺在床上,心想你要是听过黑瞎子唱歌,大概就不会这么说了,“我谁了,比赛加油。”

“那时肯定的”叶修笑了,“挂了,晚上别滚下去。”

“混蛋哥哥!”叶秋一听就知道叶修再说自己七岁时候睡觉,第二天一早发现自己在地板上的事情,“都什么岁数的事情了!你还提!”

 

叶秋大晚上谁的不是特别好,因为整整一个晚上他的梦中都在循环播放着一首歌。

一首来自一个大晚上带着墨镜的神秘男子的歌。

他唱着。

“青椒炒饭特别香~你知道嘛~~”

 

不,我不想知道。

叶秋早上按掉闹钟,然后看了手机才发现今天休息。

但他也习惯了,他不是叶修,早睡早起有助身体健康。

然后他去刷牙。

刷牙。

突然有一段旋律飘进了他的脑子,一个没控制住,他叼着牙刷就哼了出来。

 

“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青椒炒饭特别香,你知道吗~”

叶秋现在很后悔,昨天他应该和黑瞎子拼命的。

 


评论(13)
热度(13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