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秋|西湖组】嘿咻3

叶秋挂断电话,内心充满了对黑瞎子的同情和戒备。同情是因为一个暗恋叶修的人最后发现叶修喜欢的人不是他,戒备是因为他怕黑瞎子想不开对他这个和叶修一样的人下手。
说到底都是混蛋哥哥惹出来的事情!叶秋内心是对叶修的不满,不自觉又想到十岁那年叶修抢他游戏机,到十五岁那年抢他行李,愤恨之下他决定发短信给吴邪:吴邪,你知不知道黑瞎子暗恋我哥?!望警觉。

发完电话叶秋神清气爽,上跑步机跑了一个小时才去洗澡,双休日对他来说其实完全是多余的,他没有谈过恋爱、所有的交际都在工作日解决。从周一到周五,几乎没一顿午餐晚餐他都是和同事或者客户一起吃,这就是他除却家人之外全部的人际关系。父母早就习惯两个人吃饭,叶秋住不住在家里其实也无所谓,一年到头他们能聚在一起吃饭的日子不过也就每个双休日的晚餐——严格意义上这并不是家庭聚餐,他们的餐桌上永远有个属于叶修的空座位。所以周末到底能做什么呢?叶秋甚至除了上微薄看看最近的新闻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爱好,打电脑在他眼中就是工作开始的代表,那些永远无穷无尽的报表、下级部门的报告,股市和外汇。在双休日他恨不得把书房里的电脑用个箱子封起来,不然这就不是他难得的双休日,而是另一个加班日,如果他现在手机突然想起来他才有可能冲到书房里打开电脑,处理突发事件或者紧急邮件。

年尾了,叶秋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他这个月已经连续加班了三个星期,其中通晓了两天。每个部门的年终报表他都要亲自过目,还有部门负责人对明年的计划,另外他还要亲自制定明年公司的发展目标,开部门领导会议、开行业会议、开各种有意义无意义的会议。对了,他把手从脸上拿来,失去遮光物的眼睛被从落地窗照射进来的阳光刺得生疼;他突然想起来,明天晚上他还要出席一个商业伙伴公司的年终庆祝酒会,明天下午得把西装带去健身房。不过忙完这段时间就好了,叶秋重新闭上生疼的眼睛。忙完之后要拖着叶修从杭州回来过年,也许今年打个电话就行,不用他亲自过去,不过他还挺喜欢去杭州的就当给自己放假好了。过年的前几天能......叶秋转身把自己埋进沙发里,不对,他并不能休息。他要去拜访商业伙伴、朋友、同事还要再加接待父家和母家的亲戚朋友。尤其是母亲家的亲戚,现在子公司里还有几个负责人是母亲家族的远亲,不出意外今年他们会登门来拜年。

叶秋突然知道叶修为什么不喜欢回家过年了,他一直知道,从小到大过年唯一的好处就是压岁钱很多。然后就是他们要穿着小西装,对着一群一年到头除了过年和董事会,其余时间完全和父母没有任何交际的叔叔阿姨问好、也许还要在家族聚会或者母家商业集会的时候被推上台,和叶修一起表演两人四手。

他和叶修从小就很讨厌这样的集会,其实他知道母亲和父亲也很讨厌,甚至母亲比他们还讨厌这样的聚会,尤其是那些亲戚想给母亲面子而提议让两个孩子上台的时候。他的父亲也很讨厌,也许所有参加聚会的人都很讨厌这种聚会,但是没有办法。叶妈妈也是从小就参加这样的聚会,这是无可避免的时候,就算是她和老爷子也想不出任何办法逃避。而叶秋和叶修则更喜欢他们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和他们爷爷一起住在军区大院的日子,爷爷教他们象棋父亲教他们兵法,母亲也会教他们练字。

他讨厌这样的日子,但他现在已经不会再埋怨叶修——正如叶修所言,他离家出走可以打游戏,因为他找到了自己真正适合、喜欢并且愿意用一生为之奋斗的东西。而叶秋什么都没找到,他单纯就是为了想逃避而逃避,15岁的叶修离家出走之后可以成立战队一举拿下三个冠军,而他能做什么呢?到目前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从叶修走后家里就对他看的很紧。他如父母愿考上了金融系,毕业后接管了母亲家的公司——那天他妈妈很开心很开心,就差拉着叶秋的手说谢谢儿子解放我,然后和叶爸爸订了机票就飞到欧洲玩了一圈。回来的时候还给他们兄弟都带了礼物——叶修的那份老爷子坚持要等他真的肯回家了之后再给他。他想象了一下自己退休的那一天,大概他会和他妈妈一样开心的飞起来。所以从那天之后,叶秋一度怀疑小时候妈妈带他们去教堂做弥撒的时候,嘴里祈祷的就是他们快点长大,好解放自己。

叶秋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等他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生理反应叫醒了他,俗称饿醒。叶秋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理所当然里面什么能吃的都没有,几个星期前买的蔬菜水果已经在冰箱里悄然腐烂。他把变质腐烂食物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带着垃圾袋和钱包准备下楼把午饭解决,顺便去超市买点东西,回家自己弄点晚饭吃。他记得今天父母都不在家,貌似去参加什么战友什么会,因此今天他也不用回家吃饭。去好超市回家看一场昨天叶修他们比赛的录播,看完晚间新闻睡觉,明天还是早上九点起床,下午去健身房然后........

然后他打开门,看到黑瞎子正在门边席地而坐,手上正捧着一个一次性饭盒,里面是看上去很好吃但实际上已经让叶秋深恶痛绝,恨不得明天就把青椒这种邪恶的蔬菜从地球上人道毁灭。

青椒炒饭,毫无疑问这个人已经到为了青椒炒饭写歌的程度,现在他吃的当然也只能是青椒炒饭。他从哪里变出来的?叶秋维持着开门的姿势和黑瞎子的眼镜四目相对。

“你怎么还在这里?”叶秋感觉自己头有点疼,“你在这里坐了一下午?”

黑瞎子吃完最后一口炒饭,“炒饭要么?”

“......给我进来!”叶秋实在看不下去了,蹲在自家门口吃青椒炒饭,这家伙怎么想的,难怪叶修不要。

 

叶秋决定把话说开,他们正分别坐在餐桌的两边,叶秋表情十分严肃看起来就像是在谈一笔跨国贸易,在他的眼前还放着一份铝盒装青椒炒饭,他把炒饭推倒黑瞎子面前表示自己不想吃。

“你到底为什么跟着我”叶秋说道,“其实我已经知道了,方才小九爷已经和我说明白了。”

“说明白了什么?”黑瞎子把盒饭放好,他准备晚上继续吃。

“其实你暗恋叶修是不是?”

黑瞎子头都没抬继续把盒饭打包放好,一点都没有被揭穿心思的窘迫,等到叶秋的气势在这寂静中被消耗殆尽,他才问道,“花爷说的?”

黑瞎子的态度太坦然,如果不是他的脸皮太厚就是他的情报有误;叶秋倾向于前者,这个人的脸皮真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境界。

“我一共才见了叶神两次”黑瞎子摸着下巴,“又一次还是在吴邪的手机上。”

原来是一见钟情,暗恋至今,叶秋点点头。

“所以我并不知道叶神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黑瞎子的坐姿十分随便,翘着二郎腿整个人的重心都在撑在桌子上一只手上,但他并不像一般人那样会因为重心不稳而摇晃身体。

“什么意思?”叶秋眉头一皱,相比黑瞎子他就是个坐姿端正的小学生,“一开始是你说你们对我哥感兴趣。”

“对叶修感兴趣打的不是我,是苏万,他才是叶修的迷弟。”

“那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叶秋突然想到了什么,“姓吴的是不是给叶修惹麻烦了?”

黑瞎子昨天的疑惑解除了,叶秋和叶修确实是双胞胎。也许昨天他没揭穿他们,只是因为他加班加傻了,你看今天反应就快很多。

“他干什么了?”叶秋一下子整个人都精神了,“是不是招惹了道上的什么人,那个人知道我哥了,但是我哥现在在国外,所有他以为别人会以为我就是叶修?”

你看多聪明,黑瞎子一句话没说事情都被叶秋猜出来了,“叶秋”黑瞎子笑嘻嘻说,“这都是你说的,吴邪到时候问起来我可一句没说。”

这就是承认,叶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是都到和他说了,只要不威胁到叶修安全问题的事情我和我爸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现在算是什么情况!”叶秋拍案而起,“他人呢!别告诉我他趁我哥没回来杀人灭口去了!”

这就有点超乎黑瞎子想象了,他盯着叶秋看了还一会儿,贼兮兮说“叶少,我们低调点就当不知道好么。”

说到底这是黑瞎子业务水平下降——不知道怎么的,似乎他们这群人从哑巴到吴邪,从花爷到他所有人的业务水平都在快速下降,搞不好再过两年吴邪连盗洞都不会挖了。

“为什么”叶秋冷笑,“我们家的事我告诉我哥,难道不对么?”

“对对对,倒是没问题”黑瞎子挠挠头装出很无奈的样子,“昨天呢,我徒弟被你发现我才暴露的,吴邪是托花爷照看你的。我欠着花爷一笔钱,所以接了这活儿。现在你告诉叶神,叶神回家肯定找吴邪算账,吴邪就要找花爷算账,花爷肯定就要找我算账。然后我就要无家可归了。”

叶秋想了想放下了手机;这个事情可大可小,按照他的看法吴邪补救还算及时,想的也周到。如果现在打电话告诉叶修,叶修回来又能做什么呢?和吴邪吵架?他就没见过叶修生气,真能看到他和吴邪吵架也不算亏。但最大的可能是最后不了了之,自己得罪吴邪。要是打告诉老爷子,这事情就大了......搞不好才回家三年不到的叶修又要离家出走,到时候老妈又要抱怨自己,最折腾的大概就是小点2.0,小点1.0为了劝叶修回家死了三十几次,2.0这次大概要意外死亡个几百次才能让人回来。

替吴邪和黑瞎子保密?叶秋脑子里很乱,什么时候他已经能接受杀人灭口了,吴邪知道叶修不能接受,为什么他现在就要被迫接受?先是盗墓然后是什么乱七八糟连老爷子居然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居然变成了杀人越货。

自从叶修回家,他认识吴邪他们之后,他们到底对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道德观到底做了什么?

“那你可以回家了”叶秋还在反省自己的三观,但也不忘把黑瞎子赶出去,“我不用你保护,真的。”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黑瞎子道。

“我不会告诉解雨臣和吴邪,你给我回去!”叶秋的内心是崩溃的,“只要我不说你不说没知道。”

“我是很有职业道德的”黑瞎子说道,“再说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吴邪可是会找我和苏万的。”

“等等为什么是吴邪找你?”叶秋总觉得的哪里不对,“你还抽了吴邪的好处?”

“没什么好处?因为他是我徒弟”黑瞎子说的一本正经,“他叔叔还欠着我工资没发呢。”

 

 


评论(5)
热度(53)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