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黑秋】嘿咻5

酒宴的地点定在新月饭店,主人很老牌不喜欢那种西式的宴会,像这种大家坐在包间里喝茶串门的地方简直太合他们的意。

其实叶秋第一次见到解雨臣、吴邪胖子和张起灵就在新月饭店,很巧就是他们在北京某一夜抢一件什么东西,一战成名的那天,不巧的是自己父亲也被霍仙姑邀请,坐在楼上看得清清楚楚。那年叶秋不打二十,别说他,就连叶老爷子也是第一次在新月饭店看到这种场面,之后和他略有往来的解雨臣、外加有精彩表现的张起灵都没有吴邪那么令人印象深刻——就从他指挥胖子和抡椅子的气势来看,他完全就像是蓄谋已久的犯罪分子头目。叶秋在包厢里目瞪口呆,他父亲在他身后皱眉,他们包括吴邪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会在很久以后相识。

他相信所有人这一辈子都肯定遇到过尴尬的事情,但当老爷子说,“你就是吴小佛爷吧,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十多年前在新月饭店我们就见过。”

那一瞬间叶秋相信不管吴邪这辈子遇到过多少尴尬的事情,这一幕都会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提醒他天道好轮回。并不是每个一战成名都是好事情,你永远不知道围观的吃瓜群众中以后是不是就有人的儿子会成为你男朋友。不过还好叶家和霍家的关系微妙,不是叶秋坏心眼,他总觉得老爷子看霍家的东西被抢有种,莫名幸灾乐祸但又忧心忡忡的复杂心情,所以一开始他对吴邪的态度就很微妙。

因为以上原因,吴邪和叶家所有人都对新月饭店有点心理阴影。

人群中黑瞎子特别引惹注目,一身黑不算还带着一副大大的黑墨镜,叶秋把请帖给接待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解释这个看起来就行为可疑的人。

“黑爷”接待看到叶秋身后的人一惊,叶秋想到上次吴邪来的时候他也是这个反应,“里面请里面去”。连请帖都不用就忙着把黑瞎子迎进去,看上去黑瞎子像是新月的老主顾。

不管叶秋眼里的疑问多明显,黑瞎子对此都不准备解释,他只凑到叶秋身边说,“花爷也来了。”

黑瞎子刚说完叶秋就看到了解雨臣和霍秀秀,他们两个一点都看不出和吴邪是同龄人。叶秋的意思不是说吴邪看上去有多老,而是在穿衣打扮上吴邪肯定不会像解雨臣一样穿白西装配粉红色衬衫,并且看上去并不显得突兀。而霍秀秀看上去则更显年轻,这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看上去依然明艳可人,她和解雨臣手挽着手走下楼的时候恍惚间还像是当年,叶秋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看到的那对璧人。

当然人群中多人眼球的不知是解家夫妇,还有一个在室内带着墨镜的黑瞎子,根本不需要眼睛多尖任谁都一眼能看到黑瞎子脸上的墨镜。

不出叶秋所料,解家当家向他们走过来。虽然解雨臣、霍秀秀和吴邪交好,他哥和吴邪又是那样的关系,但他怎么说也是后辈,没有让前辈想给后辈打招呼的道理。

“花爷”叶秋和解雨臣都不喜欢和人握手,也算是省了一步虚伪的仪式。

“叶少”解雨臣笑起来比看上去还要年轻,他是叶秋最早打交道的...吴邪他们道上的人物,叶秋总觉得解雨臣要比吴邪有远见,早在十几年前他就准备把家族产业洗白,哪像吴邪洗了半天他三叔一条短信就有跳回去了。

“吴邪搞定了”解雨臣笑着说,“效率还是挺快,不知道叶少能不能继续保存这个秘密?”

“当然”叶秋心想黑瞎子心真大,不是说好你不说我不说么,转眼就告诉解雨臣。

“不过我也不保证叶修会不会猜到”叶秋想扳回一城,“双胞胎,你懂的。”

解雨臣笑笑没接话,反而是霍秀秀拉着叶秋问叶修的事情。叶秋商场也混了十几年十分有眼力见,知道解雨臣有话要和黑瞎子说,再加上现在吴邪事情一件处理完,黑瞎子也没道理在继续跟着自己。于是他就顺着霍秀秀的意思,边走边八卦。

现在的情况是,苏万卖了黑瞎子,黑瞎子卖了吴邪,解雨臣也卖了吴邪,叶秋卖了黑瞎子,黑瞎子以暴制暴卖了叶秋,一圈下来只有叶修明哲保身被蒙在鼓里哪天叶修知道了只怕有多一个嘲讽他的事实,再加上他还帮吴邪蒙着自己老爸,实在是吃力不讨好。

“说起来其实我一开始不同意他们的”叶秋埋怨道,“结果现在居然要帮吴邪瞒着这么大的事。”

霍秀秀掩嘴轻笑,“其实叶修和吴哥哥挺配的不是?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解决了,回来让吴哥哥请你吃饭。”

说完霍秀秀正色道,“我以前听说我爷爷和叶家老太爷似乎并不怎么和睦,这写年叶家和霍家来往也少,我倒是一直没去拜访过叶老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哪里”,叶秋马上会意这是霍家认出的橄榄枝,看来霍家洗白的进程也跟着解家同时进行,大概之后吴邪还在原地踏步,叶秋实在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想父亲会很欢迎霍当家。”

“那就好,改日一定登门拜访。”霍秀秀说完向叶秋笑着点点头,示意自己先行告退。

 

“这个给你”在叶秋走后解雨臣塞给黑瞎子一个信封,很软很薄手感颇好。

黑瞎子倒也不顾忌什么,直接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白色的便签,上面的黑色字迹写着一个位于湖南的地址,“解家的喇嘛?”他问道。

解雨臣摇头道,“吴邪的礼物原来我也有。”黑瞎子会意。

是解连环留给解雨臣的东西。
“我年纪大了,不想掺合了。”解雨臣说道,“不管是解连环还是吴三省,他们以前的身份是同一个,都算是你的东家。那里不管有什么,给你了。”
黑瞎子把便签放进信封,拿着信封在手上拍了两下,“八成不是什么好东西,三爷留下的都是烂摊子,不过作为长辈我还是可以再帮你一次。”他说道,“也许你该去看看。”
解雨臣摇头,他看着霍秀秀和叶秋走远的背影叹气道,“时代不同了,三叔看高我了。”说完头也不回得向霍秀秀走去,留下黑瞎子一个人在原地。他把信封塞到自己西装内侧袋里,准备连夜就赶往便签上的地址。

很久以前解雨臣还不是这么淡薄的人,吴邪还有无尽的好奇心,他会寻着三叔留下的线索去寻求一个答案,因此吴邪永远不会停下脚步。而解雨臣终于挣脱了束缚,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只有做完一切之后他才能成为真正的解雨臣。
黑瞎子同往霍秀秀所在的方向看去,他想找叶秋在哪里。
但会场有点太亮,在一群凑在一起的人中,找一个特点并不是太明显的人对他来说有那么一点点困难。不过还好,黑瞎子总有自己的办法。

叶秋正在和吴邪发短信,他找了一个没什么人会来打扰的小角落。
“?”这是吴邪对于叶秋两天前的那条短信的回复,就在几分钟之前发到叶秋手机上。
“……黑瞎子被你发现了?”这是一分钟前的短信。
“小叔子行行好……别告诉叶修,事情我会来解释。”39秒前
“谁是你小叔子!”叶秋回复,“我不会告诉叶修。”叶秋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他明明应该告发。
。叶秋就等吴邪这句话,现在他们互相卖队友链条才算平衡。

霍秀秀最先注意到了黑瞎子在找人,如果是在十年前那她肯定会给黑瞎子随便指一个方向,“他在找谁?”霍秀秀问她的丈夫。

解雨臣停下脚步回头看黑瞎子,“叶秋?”他猜测道。

“叶秋?”霍秀秀同样诧异。

新月饭店去年重新装修过,依然沿用传承了上百年的中式风格,但为了室内更加敞亮,加装了一个水晶顶灯;不得不说加装的很好,使得新月饭店更加具有民国的感觉,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主顾都很喜欢。另外确实大厅里亮了不少,哪怕是深夜新月饭店里也能如同白昼一般明亮。霍秀秀和解雨臣都深知黑瞎子眼睛的情况,哪怕带着墨镜在这么明亮的环境里也不会太好受。

秀秀探头张望了会儿,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正在偷偷玩手机的叶秋,她举起手向黑瞎子示意,黑瞎子笑嘻嘻得对她点点头,向叶秋走了过去。

“瞎子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缠着一个人了”她问解雨臣,“感觉他哪里不一样了。”

解雨臣笑了,“人都会变的,瞎子哑巴也不例外。”

 

 


评论(8)
热度(5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