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秋\西湖组】嘿咻-6

【电脑修好之后原本的6-7都不见了...你现在看到的版本是作者努力回忆起来的版本,但是之前我到底写了啥= =说实话有点不记得了,反正这章是为了不坑而凑合的版本,大家凑合凑合看吧】



如果叶秋是个小学生,那他一定会在周记上写道:这真是TM精彩纷呈的周末。在这个周末,周五他遇到了黑瞎子和他的徒弟——然后事情就成了脱缰的野狗,充斥的伦理道德黑帮盗墓和他本来八辈子都搭不上边的任何东西。关键是,这么一个惊心动魄,对他来说金彩纷呈匪夷所思的周末过去了,周一的时候他居然还要上班。

 不过黑瞎子终于撤退了,昨天新月饭店之后他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必再受早上开门彩发现一个人、回头发现一副墨镜的惊吓也是一件开心事。叶秋盯着电脑屏幕,在办公室外的人看来,叶经理正在严肃的核对这一年的报表——而实际上叶秋不过是盯着电脑在屏幕发呆。还有三分钟下班,叶秋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倒数,他打赌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员工和他在做同样的事情,剩下百分之二十的员工正在整理东西准备撤退。整个写字楼都蔓延着:“过年放假过年放假”的愉快气氛,从大堂蔓延到经理室几乎要聚形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叶秋开心不起来,过年嘛,他要回家,不能睡懒觉不说还要每天早上五点起来,比平时还要早三四个小时,还要和父母一起应对来往亲戚。但是这也比上班好,他又不是工作狂——叶修才是工作狂,回家只要吃好饭就固定坐在电脑前面,和吴邪打电话手也不离鼠标,甚至有一次他还看到吴邪把切好的水果喂到叶修嘴里,分不清叶修到底是太懒还是太勤劳。但是无论怎么样,他希望叶修和吴邪收敛一点,不管是看小点2.0的面子还是他的面子,至少考虑一下只能抱着一条狗的人的感受。当然说道叶修他要吐槽的就不止这么点了,从1岁的时候抢他玩具到15岁抢他行李,再到前几天他精彩纷呈的一个周末,归根究底全是拜他哥哥所赐,全部吐槽完差不过三分钟,叶秋赶紧整理东西随着人流一起愉快的离开写字楼。

然后在北京高架上堵车三小时——叶秋安慰自己还好自己的家就在北京,至少不需要半夜排队买火车票和飞机票。

从车库到电梯到家里的这短短几分钟是比高架还难熬的路途,满身的疲惫在这一刻蓄势待发,电梯上的几十秒内,沉积了一周的疲倦就开始占领高地。叶秋打着哈欠走出电梯,他半眯着的眼睛瞄到了蹲在自家门口的黑瞎子。那个可怜巴巴的哈欠被叶秋强忍住咽了下去,原本已经准备闭上愉快伸懒腰打哈欠的眼睛也在瞬间振作精神。“你在这里干什么?”黑瞎子蹲在地上,依然带着万年不变的黑色墨镜身边散落着几个空的易拉罐,还好他们楼道的灯是自动的,不然还真很难发现这里有个黑漆漆的活物,除非他的眼镜反光。

黑瞎子拎着手边的一打啤酒在自己脸前晃,“找你喝酒啊”。

 

黑瞎子做事没规矩可讲,叶秋安慰自己,鬼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的,一个人坐在门口发呆喝酒还能这么乐呵?“那你在开心什么?”

“活着就开心,哪有这么多为什么?”黑瞎子揽过叶秋肩膀,提起那一打啤酒就要准备放声高歌。

“给我闭嘴!”叶秋一看黑瞎子的样子就知道他要干什么,而且黑瞎子绝对不是醉了,着人不知道到底是脑子不好还是心态太好,真的是想唱就唱要唱的漂亮。之前黑瞎子给他看的照片上他正在沙漠和一块横幅合照,旁边闪闪发光的吴邪一脸见怪不怪,不了解黑瞎子的时候会觉得匪夷所思,了解黑瞎子时候——别说在沙漠里拉个横幅,就是他带个萨克斯打到沙哈拉吹《回家》叶秋也只会觉得他今天大概心情不错。“说实话你有心情不好的时......”推开房门的瞬间叶秋感到了寒冷、绝望的气息从室内的四面八方向他袭击,将他的后半句和一分钟前的哈切一样塞回自己的咽喉。

“地热坏了?”黑瞎子也停下准备好的欢呼,那一瞬间叶秋觉得他们两个肯定很好笑,这扇大门就和电视机开关一样,一开他们两个就暂停动作禁止声音。

“应该?”楼里的地暖应该是自动的,在他搬进来之后几乎就没出过问题,叶秋走进房间只觉得比外面的楼道还低个好几度,“我打个电话找物业吧。”

 

一分钟后物业回复修理工今天正好回家过年,仅仅只有值班的人在,得等年后才回来。物业经理态度倒也好,亲自上门查看道歉,叶秋也不好意思为难他们,只好收下道歉能年后再修理。

倒霉,叶秋苦着脸送经理出门,从疯狂加班的那天开始一切都是这么倒霉,还好再过几天就要去父母家过年,只是今天好不容易早回家却可能即将面临去酒店或者直接去父母家的窘境,叶秋撇像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笑嘻嘻的黑瞎子,在心里悄悄补充,而且带着这一个祖宗肯定是回不了家的,除非他和叶修一起在过年的时候准备好被父母一起怼——这个比喻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你在干嘛?”叶秋象征性关上几分钟后还要换上的门,回头发现黑瞎子已经不再椅子上,他正蹲在地上倒腾地暖。

“修地暖”黑瞎子从夹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你去洗澡吧,等你出来我就修好了。”

“......”叶秋安慰自己反正地暖已经坏了,大不了等过年重新换一个,只要抱着找个心态就不怕黑瞎子在怎么折腾地暖。他把自己埋在浴缸里,催眠自己什么屋外叮叮咚咚的声音,为什么突然停下了——什么黑瞎子,什么地暖,不存在的。不对啊,叶秋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浴缸里跳起来,他等下出去该穿什么?浴衣么?那黑瞎子没修好地暖的话他岂不是直接就成东北大板了?毛衣么?那万一出去黑瞎子瞎子碰到死耗子给他修好了,他岂不是要表演当场成热狗!?权衡之下,叶秋裹着浴衣头上盖着毛巾手上拎着毛衣,小心翼翼打开浴室门。还好迎接他的不是冰冷彻骨的冷空气,而是如春天般的温暖,黑瞎子真的把地暖折腾好了!

果然大力出奇迹,叶秋把头上的毛巾手上的毛衣一甩,整好浴衣撩起头发,依然是风度翩翩的叶总。
“修好了,求奖励。”黑瞎子摊在沙发上,给叶秋递了一罐啤酒。
叶秋没接,站在原地对他眨眼睛,“你确定?”
“我确定”黑瞎子觉得现在叶秋很像某个人。不,他本来就很像某个人,双胞胎嘛总归是像的,只不过黑瞎子和叶修实在不熟,看着叶秋联想到叶修的次数很少。就算熟悉……叶秋还是和他哥有本质上的区别,知道他们是双胞胎的人都能分清。
现在叶秋的表情很像叶修,总给人一股不太好的感觉,黑瞎子上次见到这个表情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但这个表情的主人让吴邪在北京当着他二叔的面扶额。
让吴邪又笑又苦恼,想反驳又无法反驳,这种混合均匀的复杂表情,让人印象深刻。黑瞎子具有角度优势,一眼撇过去就是吴邪手机视频实拍,恰好就看到叶修的这个表情。
叶秋就带着这种表情接过了啤酒,喝了一口。
大概过了0.1秒,啤酒罐落地、啤酒洒了一地、黑瞎子一脸蒙蔽。他在斗里训练出来的反应速度只来得及确保了叶秋没和他家地板亲密接触。他把叶秋暂时挪到沙发上,摸摸脉搏,听听心跳,最后得出一个结果——这个人只喝了一口啤酒,然后醉了。
果然,那不明意义的笑容出现在姓叶的脸上都不是好事,仗着自己家铺了地毯就敢当他面倒下的气势也是很可以。
黑瞎子把叶秋扔到他卧室床上,回到客厅刚拿起啤酒又放下,再回到卧室里把被子扔到叶秋身上。

叶秋昨天做了个好梦,只不过在梦里他还在担心自己现在到底是躺的究竟是地毯还是沙发,会不会明天起床发现自己得了重感冒。在他心里黑瞎子大概是连自己躺那里都不会在乎的人,更不用说叶秋躺哪里。
但还好,叶秋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这刷了他对黑瞎子有了新感官,也许看不出来,但大概可能也许黑瞎子也是个对生活有要求的人……吧

屋子里没有黑瞎子的身影,客厅没有,看来黑匣子已经走了。叶秋说不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觉得有点招待不周,比较黑瞎子一开始就是帮吴邪的忙,现在忙帮完了找他来喝酒。也不知道他昨天在楼道里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他回家,还没坐稳就要修地暖,修完自己还一口闷直接倒了。
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错,这一切的根源在吴邪,要说也是徒弟坑师父的故事。叶秋转了一圈,终于在自己床头柜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个时间,还有个杭州体育馆的地址。没有署名,只画了一副黑色墨镜,墨镜旁边还又几颗小星星。

叶秋想了半天还是把纸条放进了自己钱包。

 


评论(4)
热度(33)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