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秋】嘿咻-7(完结)

叶修成了体育馆馆长,这件事怎么看都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在匪夷所思的事情叶秋现在都能平静接受,如此良好而淡定的习惯从他初三开始就养成了,虽然这并没有让他在面对叶修的时候能占到更多上风。

叶秋提醒自己,他不是因为黑瞎子特地送的地址,才千里迢迢从北京飞到杭州,他的真正任务是逮叶修回去和他一起面对七大姑八大姨,如果能把吴邪一起骗到北京就算是超额完成任务。

“叶少。”贱兮兮的声音一听就是黑瞎子,叶秋感觉把钱包塞回口袋,咳嗽一声掩盖自己在脑内形成的计划。“干嘛不进去?”

没做好心里建设不敢进去,叶秋没回答他,第二次把黑瞎字揽着他肩膀的手拍下去,没过一秒钟手又回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叶秋再拍,一秒后手又回来了,他再拍,这次没拍动只好被黑瞎子揽着往体育馆里带。

“你知道吴邪也是我徒弟”黑瞎子推着眼镜,“所以按道理来说吴邪比我小一辈,叶修也比我小一辈,所以你也......”

“大爷好”叶秋打断他的话,“大爷您辛苦了。”他再也不是那个随随便便就跳脚的叶秋了,感谢兄长的引导,现在他明白虽然面对叶修和黑瞎子的时候你很难做到淡定。

“...所以其实”

他们刚走进体育馆,恰好看到吴邪被小哥拍地上。

“所以什么。”

“所以其实吴邪也是半路出家,严格来看他不是我徒弟。”

“那苏万呢?”

“半路流产的。”

一个徒弟打不过一个七旬老人,另外一个被叶秋按在墙壁上喊师父救命,如今只能靠师父才能扳回一城。

吴邪被拍在地上后退场,小哥的对手换成了黑瞎子——盗墓界一哥之争,胖子拉着叶秋和他们坐到一起观战。

“什么盗墓界一哥?”叶秋不明所以。

“南瞎北哑听说过没有”胖子一拍大腿,“你哥哥都不和你讲故事,我们盗墓界是南瞎北哑,东花西邪,中王胖。”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吴邪才匀过气,“别听胖子瞎说,南瞎北哑就是黑瞎子和小哥,小哥在道上叫哑巴张。”

“别听他们瞎说”叶修一甩手,从包里掏出一包挂件“这个是咱妈要的,我帮你也留了几个。”

叶秋接过挂件——上面印着的叶修的Q版头像沉甸甸的少说也有几十个,他抬头看看叶修再低头凝视挂件,“......妈要的?”

“是啊”叶修点头,“她说要给小区里一起跳舞的阿姨。”

“......”虽然我知道上面印的是你,但是你知不知道每次我路过小区花园,看到一群跳舞的阿姨包上都挂着一个和我神似的脸...那种说不出的微妙......

他把挂件还给叶修,“你自己去给妈妈,这个账我们回去再算。”

“那敢情好”叶修挑眉,“我还带了几十把小扇子”他把放在地上的扇子递给吴邪扇风,“应该够妈妈那群朋友一人一把了”。

等到夏天,叶秋在回家看父母就能顺带看到小区里的阿姨们坐在花园里聊天,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把叶修应援扇。“只要你今年回去”叶秋在心里默念不能输阵,比脸皮你是比不过叶修的,“反正这样上面印的也不是我。”

“我有说今年我不回去么?”叶修奇怪的看着叶秋,“本来就和老爷子说好回去的。”

“混账哥哥!!!!”

三分钟后就没人关心小哥和黑瞎子了,反正胜负什么的也不是一时半会分的出——何况也没人在乎,他们现在比较在意晚饭吃什么。吴邪的建议是楼外楼,这个建议被胖子和叶修拒绝了,用时不到一秒。叶秋打开手机APP,让大家选自己选,甚至他们都没发现连黑瞎子也凑过来了。

晚饭最后吃的火锅,6个大男人的跑到火锅店里点了一桌子菜和几瓶可乐,服务员大概觉得一般这么多男人吃火锅总会点几瓶酒,特地问他们需不需要酒水还特意说明他们店有代驾,服务员刚说完吴邪和黑瞎子的头就摇的和两个拨浪鼓似的。

大概是两个人摇的太卖力,服务员也意识到这几个人大概是真的不需要,又确定了一遍菜式就走了。这过程大概也就三分多钟,叶秋却出了一身冷汗;原本叶修正在看菜单,在服务员问酒水的同时他抬头看旁边的吴邪。原本叶修应该看不到——也不应该会去看和他隔着一个叶秋的黑瞎子,可他去回头了,而且正巧和对他尴尬笑的自己面对面。

所以自己是一不小心出卖了吴邪和黑瞎子么?叶秋一边吃饭一边思考这个问题;吴邪应该不至于忘和叶修解释他为什么会和黑瞎子一起出现,那为什么叶修会突然回头看黑瞎子呢?要不就是那个传言是真的,要不就是马上要东窗事发了。

不过也不关自己的事,说到底他不过就是个被迫知情的、被迫参与、莫名被牵扯的无辜人员,要算账找吴邪,不管他的事。

如果今天有叶秋最不想多搭理的人,吴邪算一个,现在再加上一个边吃饭边对着他笑的叶修,他还给自己夹菜!上一次他给自己夹菜的当晚,就拎着自己的行李离家出走,因此叶秋拒绝住他们家的客房,不知道吴邪有没有发现问题——叶秋感觉确实是哪个环节出岔子了。

一直到酒店大堂他还在为吴邪祈祷,更希望吴邪别把供出来,当然老爷子应该是肯定不会知道的,这当中的错综复杂叶秋不想多想,反正他明天早上一张飞机票就回北京了,就看过年的时候吴邪来不来北京。

 

叶秋一路上都在猜想可能发生的事,和引发叶修怀疑的可能性,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肯定不是自己的问题——可叶修到底为什么只对自己阴笑呢?!从前台一直到房间门口叶秋都没想通这个问题,不过在他开门之后就再也没没空想事情了。

 

房间里有一个人,叶秋承认他确实有被吓到,不过还好他没有叫出来。

“叶少~”

“你怎么上来的?!”酒店的电梯需要门卡,他也确定这个人没跟在自己身后,然后叶秋看到了开着的窗户“你TM不会是爬上来的吧?!”这可是二十五楼!

黑瞎子坐在地板上“我蹭卡上来的。”

“那你不能自己开个房么!”叶秋想把手里的行李扔地上,然后问一句怎么哪里都有你。

他也照做了,不过是把行李扔给了黑瞎子。

黑瞎子一把抱住叶秋的包,放在自己身边,“没身份证的人怎么开房?”

“补办”叶秋转身关门,脱下大衣挂到衣柜里。

黑瞎子不会回话,只对他笑。

说完叶秋自己都知道不对,他们这一行的人要么就和吴邪胖子一样,没什么案底,但不排除有些人是有案底在身,黑瞎子可能就是后者,身上还背着案子不可能有什么身份证。

 

“你洗澡去”叶秋最后还是收留了黑瞎子,按照他的说法是小哥和胖子住在吴邪和叶修家里——本来叶秋应该住在那里,小哥和胖子大概会去兴欣俱乐部宿舍,黑瞎子说胖子呼噜声太大,和张起灵住客厅肯定没有酒店舒服,兴欣他又不熟。

反正叶秋也不会赶他走,可在这个时候听黑瞎子唱他的《青椒肉丝炒饭之歌》(叶秋惊讶于黑瞎子居然真的给这么无聊的主题谱曲、作词、起名)不是凡人可以忍受的。叶秋第一件事就是从酒店的衣柜里拿出浴衣扔到黑瞎子脸上,让他赶快去洗澡。

 

叶秋倒在床上,感觉一天下来不光身体疲惫,心也很累。他慢慢闭上眼睛,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极富有规律的水声带来了催眠效果,叶秋感觉自己快要睡着,意识却还在清新的地方流离。
然后水声停了,叶秋睁开眼回归现实,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很容易发懒,每次躺在床上就不想动。

他听到浴室门被打开、黑瞎子关灯的声音,叶秋终于伸了一个懒腰爬起来——他看到浴室灯亮着,刚才黑瞎子不是在关灯而是在开灯。
他洗澡不开灯的么?叶秋皱眉,然后才想起来从他走进来到现在,房间里一直没开灯,昏暗的让人想睡觉。
“要开灯么?”叶秋把自己挪到床头,回头问黑瞎子。
黑瞎子只围了一条浴巾,露出肌肉发达匀称的上半身,看起来赏心悦目,但真正吸引叶秋注意力的是——黑瞎子没带眼镜。
“不用。”黑瞎子摇摇头,“我看得到。”
他的眼睛很特别,叶秋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睛,瞳孔居然是灰蓝色的。不是色彩鲜艳的那一种,而是灰蒙蒙的蓝色,像是被什么东西覆盖住。
“你眼睛怎么了?”叶秋皱眉。
“从小就这样。”黑瞎子说起眼睛的时候依然笑着,但他眼里并没有笑意,“在亮的地方它不行,但在黑暗里给我一把枪我一打一个准。”
“你看过医生么?”叶秋依然皱着眉头,这可不是好事,说什么在黑暗里看起来方便,谁知道它是单纯的奇异还是其他疾病的征兆。
“看过看过。”黑瞎子点点头,话里竟然带了点温度,听上去像是在安慰叶秋,“吴邪也找过治它的东西。”
“然后呢?”叶秋挑眉。
这次黑瞎子的眼角终于染上了点笑意。如果忽略这双眼睛的病态,叶秋也许会觉得这大概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一双眼睛。
“这是身体里带出来的毛病。”黑瞎子指指他的眼睛,“吴邪的药很管用,它好了那么一点点然后又变成了这样。”
叶秋眉头更紧了。
“但医生说不妨碍的,手术治好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但不动手术也不妨碍什么。做手术万一失败我可是会瞎的。”
这话被吴邪听到大概他会得到一个白眼,因为谁都知道他的情况。解雨臣那天给他的地址——现在想来花爷应该早就去过了,不然不会把地址交给他。
叶秋去洗澡了,黑瞎子躺在床上;原本他说睡沙发就好,叶秋说反正床这么大你就睡着吧。
“对了你睡相怎么样?”叶秋问他,有种如果他睡相不好马上给他被子躺沙发上的气势。
“很好。”黑瞎子回答道,他们这样的人可不会像叶秋醒过来还会犯迷糊,从熟睡到完全清醒玩玩只需要零点几秒的事情,因此大多数睡相都不错。

他的思绪再度回到地址和在那里发现的东西上,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如果花爷一开始就告诉自己那是什么他可能根本就不会在意。
但亲眼看到又是另一种感觉。
所有人都努力过了,花爷、吴邪、苏万乃至黎簇。
黑瞎子的一生轻松而愉快,只有一个小小的遗憾。


叶秋洗完澡出来黑瞎子已经睡着,躺的四平八稳一动不动,看上去和他的性格一点儿都不搭。他在床的另一边轻轻躺下,很快就进去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叶秋醒来的时候黑瞎子已经不见了。
永远这么神出鬼没,叶秋想到,鬼知道下一次在遇到他会在什么时候。

 




完结OTZ但不确定还有没有接下去的短篇,嘤我再也不要写长篇了。

评论(6)
热度(36)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