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场林】假如王龙芳好小男孩这口的话………

#假如王龙芳好小男孩这口的话”

“男孩子呢?”林宪明问道,“王龙芳对男孩子感兴趣么?”
“啊咧”敲键盘的声音停下来,白金蘑菇头在椅子上转了180度,“听说了哦。”
“什么?”
“听说王龙芳曾经和一个男孩子的事呢。”榎田重新面对电脑,在键盘上啪啦啪啦调出一张照片。
照片看起来像是从摄像头里截取的,像素很模糊,但也能看到照片上是王龙芳本人,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男孩,怎么看都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十分稚嫩。
“这个孩子是王的小情人吧。”榎田补充,“听说他们鬼混了很久,不过最后这个孩子还是被打发了就是了。”
“打发?”林不明白这算是什么意思,是说玩好之后就被杀掉了,还说有其他的什么意思?这样的小男孩一看就是拐卖来的吧,说到底王龙芳就是个人渣。
“你情我愿用钱解决了吧”虽然用的是猜疑的口气,但听上去榎田对此事是很确定的,“听说这孩子缺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勾搭上了王,算是被包养了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龙芳给了他一笔钱。后来这孩子就去东京了。”
这算什么?包养的关系么?还是说……“不会是私生子吧”林猜测。
“嘿。”榎咬着吸管怪笑了一声,“不是哦~~~不是私生子~而是~情人哦。”
那也太差劲了……不过林的重点并不在这里,“也就是说男的也行?”计划似乎有了可能,王龙芳喜欢小男生的话,自己就有了机会。不需要假扮女人,想他这样的只要稍微乔装打扮,改变发色剪掉长发,已自己的姿色还是没问题的吧。林忽然想到之前俱乐部小姐说的话,王龙芳喜欢长发,也许并不需要剪头发拜托次郎换个发型染一下头发也许就可以。“男的也行的话…你是想怎样呢。”计划在林的脑子里大抵成型,看上去只要考虑武器和方法的问题就可以了。
“当然是去……”林说到一半发现蘑菇头回头看着他,嘴里叼着吸管,杯子里的饮料已经喝完,发出呼呼的声音。
“友情提示哦,这话也不是我问的。”

山笠祭结束之后马场顺道就去击球中心,趁着这个时间稍微偷懒一下也没有关系,但棒球还是需要训练的。这样想着,他便更加坚定了自己去击球中心的决心。
等他从击球中心出来已经很晚了,还未从击球的欢乐中走出的他突然想起今天拜托大和的时候大和也同样拜托了自己一件事,“要去找榎田君哦”大和是这样说的呢。这些天忙着山笠祭的训练,完全就把这件事忘了呢。
榎田所在的网咖在距离市中心不远的购物中心里,算是他的据点。从网咖的饮料茶水续杯机走进去就是一排包间,榎田习惯坐在倒数第二个包间。马场走到门口,还未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无比熟悉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林林的声音呢。
“男孩子呢?王龙芳对男孩子感兴趣么?”


“所以呢!你是想怎么样!”林已经忍耐到极限,从网吧出来一路上马场都在叨念林的计划。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转身发现马场在自己身后,提出这样的疑问又皱着眉头盯着自己,而自己居然会产生类似被抓包的感觉。但说到底,一开始刺杀王龙芳的计划就是因为他们盯上了马场吧?!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为什么最后烦恼的反而是自己啊?!
“我说了这样的计划不行的”马场提着运动包跟在林身后,在林摔门的瞬间拦着他,把自己从事务所门框和门之间狭小的缝隙里塞进去。“林酱你的身板赤手空拳是杀不了王龙芳的,更何况王龙芳的保护措施那么严格万一被发现什么完全没有办法冲进去。”
什么嘛,说到底还是质疑自己的能力,林宪明转身不理马场直径走向生活区。
“而且林林,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色诱什么的………”
“谁说要色诱了!”林宪明实在受不了马场一路上不停的叨念,“你是我爸爸么!?”说完也不管马场,直接冲进了厕所把门锁上了。

被淋浴水声掩盖,马场的说教总算告一段落,之前在事务所中安装浴室其实并没有争得马场本人的同意,完全是林自作主张。不过事后马场也没说什么就是了,为了更好的观察自己的肌肉和身材,林特地在浴室里安装了一面全身镜。
现在林站在镜子面前,被水淋湿的金发软趴趴的粘在身上,显很狼狈。其实马场说的没错呢。林宪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平时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林都是一个大美人,但只有完全赤裸的时候,无论是谁都可以一看看出他的身份。
腹部上有几条难看的伤疤,其中的一条和其它都不同,粉红色的新肉刚刚长出来,但再过不久也会变成褐色的丑陋的伤疤。在靠近胸部的地方,有一块烧伤的痕迹,这是在“工厂”里被拷问的时候留下的。最显眼的都不是这些丑陋的伤疤,在他的肩膀上还有着一条条形码样子的刺青。
其实马场说的没错,这样的一具身体,早就已经刻上了杀人的印记,无论怎么掩饰在他脱下衣服的一瞬间都会原形毕露。
结果可想而知吧。
但最关键的,还是今天马场已经在自己身后,不知道听到了多少他和榎田的对话,可他却一点都没感觉到马场的靠近。
就算是仁和加武士,自己的警惕性也已经弱化到如此任凭对方靠近自己的身后也感觉不到了吗?
林探向自己的后背,与腹部不同在他后背上只有一条疤痕,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已经谈化到几乎看不到了,但这也是林在背后的第一条吧。
背后的疤痕往往是因为错信了某个人,或者是被偷袭,不管如何,都是一次失败的教训。
无论如何也不能遗忘呢。


“所以说!我到底哪里做错了!”被林关在门外的事情到不说无法释怀,反而有一种无处可说的难过。
但也没办法,本来林只是说说的计划被马场当了真——就算是榎田一再提醒这只是一个未成型的想法,马场依然无法放心。因此出门之前特地把林为数不多的男装藏到迷你宾利里这样的事情,马场也还是做了。
“确实,林这样的孩子要赤手空拳面对王龙芳还是太勉强了”在源造的面摊上,马场向他说了林的事,也许是正在饭点大和榎田都来点了面,当然也可能他们根本就是约好的。
“但也是个想法,如果你们一定要干掉王龙芳的话。”大和说道,“再说一个男孩子……”
“就是因为是男孩子!”马场将的啤酒喝完,重重的将易拉罐放到桌上。“所以不可以!而且林还没有成年!”
“安拉,林还是太大了,王龙芳的小少爷才十几岁出头而已,林怎么看都将就二十了,所以行不通的。”榎田吸溜这面。
“不是这个原因!”
“所以马场你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呢?”源造收起马场面前的空碗,“山笠祭的训练很快就要开始了哦”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么?”马场匆匆结账,走出几步又转头对源造嘱咐,“老爷子这几天多给林林几个委托吧,省的他再去想什么刺杀的事。”
“知道啦”
“马场先生到底在担心什么呢”大和不解道,“不管怎么样林都是大人了呢。”
“呐,他到底在担心什么呢”榎田笑的高深莫测,“老爷子,我再要一份关东煮,要萝卜,鸡蛋和魔芋丝。”
“好嘞”



#不知道有没有后文的短篇#

评论(7)
热度(183)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