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5 (我想改名求征集)

误读5

“叶老太爷九年前就去世了。”解雨臣递给吴邪一个档案袋,“他儿子现在在军队任职,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叶秋和叶修。”
吴邪打开档案袋,小花手下的人做事很认真,档案很详细从叶秋的生日年月到星座血型,甚至连他上学校时候得过的奖状、实习单位的工作评价都有。相比之下叶修的档案就比较稀松了,初中过后的档案几乎空白。
“九儿做事不道地”胖子咕哝了一句,“双胞胎就给一张照片?这叶修初中后干嘛去了?上火星开会去了?”
“叶修初中的时候离家出走了。”解雨臣说道,“听说到现在还没找到。”
“青少年教育问题。”吴邪说道,“我一直在想,十年浩劫整个大环境都很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叶将军将九门的后人整合起来对外宣传是考古队……”
“他在保护九门。”解雨臣说道,“也在利用老九门,他是张家的人?”
“像话么?利用自己族长打零工。”胖子摇摇头,“社会主义毒瘤。”
“叶老也许是老九门和张家的媒介。当初考古队里的人都是老九门的,领队是陈文锦。”
小花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上面显示着一张照片,是一个泛黄的档案袋,上面的红色字体极具时代特色。
“文化遗址考古研究计划”解雨臣手指一划,划到下一张照片,手写的字体经过几十年时光的洗涤依然保留完好。
“这是份保密文件。”解雨臣道,“里面有人员详细资料,上面的总负债人写的是一位叫叶良的研究员,这个人曾经是叶老的警务员。”
“我在想。”吴邪默默得把手机还给解雨臣,勾起嘴角,“叶老是不是蛇语者?”



吴邪的思维跳脱的有点快,解雨臣和胖子一时间没跟上。
“什么?”胖子不解道。“什么鬼?”
“我在叶老房间里”吴邪想了一下他该怎么说,我在叶老房间里变成了一条蛇?听上去怎么和白蛇传一样?
“额,变成了一条蛇。”
“然后你们演了一出白蛇传?你喝雄黄酒了?天真你口味不轻啊?叶老年纪大了,可能不好这口。”
“什么乱七八糟的。”吴邪一甩手打断胖子的瞎扯蛋。
“你是说,你是以一条蛇的角度看到了叶老。”解雨臣替他解释,“他房间里有一条蛇。”
蛇收集人类的费洛蒙,转而交换给人类。叶老为什么在房间里回放着一条黑毛蛇?在他亲手结束一切之后?

小包厢里沉默了一阵,因为三个人都意识到他们错了。
叶老急于结束一切,也许他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找到长生,也并不是为了代表张家在幕后操纵九门,更不是为了保护九门。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只有那一天,靠一条蛇传递一个消息,传递一个他已经叫停一切、考古队再也不会回来的消息。

“汪家人。”

吴邪坐着墨脱的雪山上,在他身后有一个人,雪地上却只有一个人的脚印,“你出现在这里,说明我对了。”

“你快死了。”那个汪家人开口道,“对错没有意义。”

“你们tm是不是都暗恋张起灵。”吴邪笑骂道,“一个两个说话都是这个风格。”
难道你们汪家人都是张起灵粉丝?妈的这年头最可怕的不是粉转黑,而是私生饭。一群丧心病狂的疯狗子,得到一个人的方式就是把人撕成一片片的吃下去,吃饱之后心满意足,转身留下一具白骨一地鲜血。
“占有欲。”吴邪说道,“太可怕了,小哥私生饭战斗力惊人。”
雪花落在雪地上,几千亿片雪花落在雪地上,组成雪地被雪地吞噬,静谧无声,雪花来不及发出尖叫就已经失去了自我。






评论(7)
热度(80)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