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6

误读6

吴邪说,他不想打草惊蛇。
解雨臣回答,“晚了,你们早在七年前就惊到蛇了。”

七年前叶秋刚刚高二,是个依然有点天真幼稚但已经对社会有模糊印象的年轻人。
他上的中学很不错,虽然他对学校并不是很满意。叶家每天起床睡觉都有规定时间,哪怕休息在家,他还是得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晨练,7点半吃早饭,严格遵守军队作息。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个作息十分反人类,现代社会没有几个正常的年轻人还能遵守这样的作息。好在叶秋已经习惯了,一直到他上大学,哪怕上午没有课他也会早上5点起床,21:30分熄灯睡觉,不打游戏不熬夜,作息规律到像个行将就木的老年人。
他们家家教甚严,阿姨在7:30准时将早餐端上餐桌,但如果家里人没到齐是不能开饭的。那天叶秋父母到餐厅的时间比平时略晚,叶老爷子坐下之后阿姨开始分粥点,就在这时叶老爷子对叶秋说了一句话,“晚上有安排么?”
平时叶老爷子不怎么管他,一般午饭晚饭如果有安排也多是和阿姨或者母亲说一声不回家吃饭就好。因此,叶老爷子突然问他,倒让叶秋有点意外。
“今天晚上没有安排。”叶秋回答道。
“那晚上和我出去一趟。”叶老爷子不咸不淡说了一句,示意叶秋吃饭吧。
叶秋有点不解,因为他们父子关系很淡漠,他记得小学之后父亲就很少和他们交流,更不用说带他出去应酬。一年到头,除了年夜饭和平日的早餐,他们都很少能坐在一起吃饭。
叶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就算是有满肚子疑问在饭桌上也不能问。好不容易等到早饭吃完,还没等叶秋开口叶老爷子就离席出门了,只吩咐阿姨给叶秋准备一件西装,晚上7点他会叫司机来接他。

一直到叶秋坐上汽车,他依然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卫叔叔。”叶老爷子的司机姓卫,是个从新兵蛋子开始就跟着他父亲的警卫员,小时候他和他哥哥周末回家都是由他接送。“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新月饭店。”卫叔叔回答道。
新月饭店?叶秋一怔,他听说过这个地方,是全北京最大的饭店,他没有去过,但听说过新月饭店的一些小道消息:新月饭店定期会拍卖一些古董,叶秋不想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不过想来也不会太干净。新月饭店开业这么多年,办过不知道几场拍卖会,因此在北京很有威望。听说,之前有个叫张启山的军阀曾经在新月饭店连点两盏天灯,烧了半年收成只为博夫人一笑,自此之后再也没人点过天灯。
他对张启山这个人印象深刻。他哥哥小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个故事,回家闲聊的时候被他父母听到了。他那从来对他们淡淡的父亲,罕见的将注意力从党报转移到他们身上。

父亲坐在他惯坐的那把红木椅子上,抬头淡淡得说了一句,“谁说他是军阀?张启山这个名字也是你们能叫的?”



评论(4)
热度(69)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