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8

误读8

一直到叶秋和父亲回到自己的包厢,叶承山都没有开口说话,父亲不说叶秋当然也不会开口问。
那注定不是太平的一天,叶秋他们包厢就在霍家包厢对面,这大概也是霍仙姑事先安排好的。叶秋看到有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屁股坐在霍仙姑包厢右边的椅子上,然后一盏灯便送到了他手边。
年轻人看上去有些忐忑,叶秋心道,他不会是不知道点天灯的规矩吧?不过叶秋也不是很清楚,他只听说过有点天灯这回事,要说具体怎么点就不太清楚了。
因为这盏天灯的存在,拍卖会一下子就有意思多了,司仪的注意力有一部分要放在天灯上,拍一次看一眼,他看一眼整个饭店的人也看一眼。
这一眼一眼看的,叶秋当真佩服那个年轻小哥哥,如果是他大概已经坐不住了。那个小哥哥身边还有两个保镖,看上去的气派倒也不输霍当家,一个是之前他无意间瞟到的胖子,西装短了一截,一看就是勉强套上去的,不伦不类。还有看上去冷冷的,但不知为什么叶秋觉得这个人……感觉他并不存在在这里,总给人一种很遥远的错觉。

一直到那个看上去冷冷的男人从二楼包间跳下去,踩过三个保镖和解雨臣缠斗在一起的时候叶秋都是懵的。
原本拍卖会进行的好好的,天灯一直都半死不活的挂在那里,大家都在猜吴小三爷(中场休息的时候叶秋从其他人闲聊里偷听到的)不过是装装样子,哪知道最后会来这个大一出?
新月饭店的保镖倾巢出动,解雨臣也跟着跳下去和那个人交手。那边胖子和年轻小哥哥也加了战局,整个酒店乱成一团。首先冲下来的冷面小哥身手最好,好到叶秋都看不清他和解雨臣交手的招数,和他交手的保镖也几乎都被他一招放倒再也没站起来,两个人你来我往有种暴力的美感。剩下两个人就有点惨不忍睹,胖子抡椅子,小哥哥举钢管,完全是街头斗殴的架势。
叶秋赶紧低头翻今天的拍卖目录,他对古董半点兴趣也没有,听司仪介绍听的几乎要睡着,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今天有几件拍品是什么东西。最后一个是什么来着,他直接翻到最后一页。鬼玺?这什么玩意儿?
“秋儿”就在叶秋低头猛翻目录的时候,叶承山叫他了。
“什么……”叶秋抬起头,叶承山眉头紧皱,覆手看着底下一锅粥的战局,“那个人”他指着点天灯的小哥哥,“还有这个姓张的。”他又指向身手最好的年轻人。
“以后离他们还有解家和霍家的人远一点,记住了么?”
叶秋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他离他们远一点,但依然点头答应了。
“小修最近和你联系过么。”
没想到父亲下一句一个大转弯,直接拐到自己那个离家出走的混账哥哥身上,叶秋背后顿时出了一身白毛汗。
前不久他才偷偷把户口本给他那个混账哥哥,好让叶修办身份证,不要总拿着他的身份证招摇撞骗。不过他想来想去,也不会想到户口本这种重要证件,怎么会被他妈妈随意放在客厅里。
现在看来根本就是父母故意的,他们是不是早就知道叶修在哪?不会连其实他拿的是我的行李这件事也知道吧?!
叶秋觉得现在的场景很荒诞,楼底下是厮杀现场,精彩纷呈且战局已定,张小哥已经拿到了鬼玺。这边自己父亲却在问他离家出走的哥哥,和他还有没有联系,他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叶承山叹气道,“这么沉不住气…小修不在北京,但你是他弟弟…无论如何也要关照好他,懂了么?”
叶秋木然地点了点头,满脑子都是关照什么?关照今天的事么?叶修现在一天24小时恨不得有25小时打游戏,才没心思搅混水呢。

叶秋忽略了一件事,他父亲怎么知道知道冷面小哥姓张?

评论(4)
热度(79)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