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9



这样说来,七年前吴邪和叶家还算有一面之缘。大闹新月饭店之后吴邪他们三个人在他们圈子里不说家喻户晓,也差不多人尽皆知,这些年敢点天灯的只有他和张大佛爷,跳下去抢鬼玺的从新月饭店开业至今也只有他一个。
“胖爷英姿飒爽,小孩子念念不忘很正常。”胖子说道。
“怪不得我觉得这孩子有点眼熟。”吴邪拿起叶秋的档案,档案上的照片应该是叶秋现在拍的,看上去和他小时候有些细微的差异,“我确实见过他。很少有人会带着半大不小的高中生到新月饭店,留心了一下。”
吴邪放下档案,“先别管他们,在用得着他们之前,我还要再去一次墨脱。”
胖子一听就不愿意了,“你这几年怎么有事没事就去墨脱,上次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一呆就是大半年。胖爷我连你死了活了都不知道。”
“这次不一样。”吴邪点烟,“这次你们都和我一起去。”

“太可怕了,小哥私生饭战斗力惊人。”
汪家人行动了,吴邪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只派了一个人,怕打草惊蛇?汪家人的速度很快,快到吴邪看不清他的动作更不用谈躲开。汪家觉得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吴邪捂着脖子,从人体内流出的血在冰天雪印照下显得特别暖,他用尽最后的气力翻身让自己掉下悬崖……

“庄公梦蝴蝶,还是蝴蝶梦庄公。这个问题有意义么。”吴邪捏着一条黑毛蛇自言自语,他要提取黑毛蛇的毒素,这对他之后的计划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狼群里混进一头羊,羊群里混进一只狼,狼可能是羊羊也可能是狼。分不清,没法分清。”他一手捏着蛇的下颚,将蛇牙里的毒液收集到试管里,在他右手边的桌子上,有好几个试管架子里面放满了这样的试管。

吴邪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如果觉得还不够遭的话可以在这个状态前加个定语。他,吴邪,处于被人一刀割喉,从至少十米的高空中下坠的自由落体状态。那个汪家人可能是怀疑吴邪就这样还死不透,站在悬崖边上漠然目送他掉到雪地上,鲜血因为自由落体而洒了一地,从高处看有一种凌乱血腥的美感。
原来人体掉落到雪地上,和一片雪花掉落的效果是一样的。
在确认这个人死透了之后,他转身准备离去。

他发现自己背后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蓝袍藏人。
他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出现的,这几乎不可能的事。

蓝袍藏人冷冷得看着他,面无表情。


评论(3)
热度(56)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