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10

误读10


在吴邪的认知里,姓张的除了张起灵其他都不是好人,姓汪的则都是傻逼。

汪家已经感觉到了,羊群里的狼也好,海洋里的淡水鱼也好,对他们来说都是异数。

吴邪一直说,汪家人的智商不高,做事简单粗暴,完全不过脑子。汪家自以为掌握着世界的公式,但这个公式所能接受的不安定因素有限,当不安定因素超过公式所能接受的变数值,汪家就会将这个不安定因素彻底抹杀。

吴邪就是个超过变量的不安定因素,他们派出了人确保吴邪从今往后的人生都要在墨脱雪地里度过,和被雪地吞噬的雪花一起永久长眠。

至此,吴邪的消息断了,但他们派出去的人也再没有回来。


吴邪醒来发现自己从墨脱穿越回了杭州。他本身就是个资深蛇精病患者,更何况这一切都由他本人策划,因此对于穿越的几千公里半点不在乎。

空间算什么,几千年的时间来回一圈都习惯了,吴邪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干干净净完好无损。

杭州正是夏天,西湖行道树上的蝉叫得撕心裂肺,来来往往的游客络绎不绝,他手握着自行车龙头,在热闹的西湖边上骑行。从零下负度到零上四十度,时间空间温差三位一体全方位发展。吴邪骑着车,资深蛇精病患者对自己目前的状态作出评估预测,他记得杭州夏天一直很热但很少这么热,而且这段路他记得——是回自己店铺的路,有一段时间他闲的无事想锻炼身体,买了一辆山地车自行车,每天绕着西湖骑几圈,那是2005年的事了。吴邪能控制这个梦境里自己的身体,说明这段记忆属于2005年夏天的自己。

具体是哪一天呢?吴邪百无聊赖骑着自行车自嘲,难不成闷油瓶来道别这件事对自己影响比想象中大得多?以至于自己被蛇捕捉到的费洛蒙里都充满着怨气?

不过还能是哪一天?

吴邪在杭州强烈的阳光下丝毫不觉得热,那几年的每天都让人印象深刻,每段经历都可以写本书。故事的转折点也许是他接到三叔短信的瞬间,也可能是他和张起灵插肩而过的刹那。但真正影响到计划,或者说计划的开端却是2005年夏天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有一个人千里迢迢跑到杭州和他说,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吴邪有些恶作剧地想,如果在幻境里他止步不前,在这里呆到晚上会怎么样?张起灵会不会就在他的铺子前面等上一天?

反正这是我的梦,是我的费洛蒙,我的梦里我最大。于是他真的将车停了下来,自己坐到马路边上点上了烟。

抽到第三根时,他注意到马路对面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他觉得男孩子有些眼熟。

两个孩子长的都很漂亮,女孩子很瘦弱,看起来最多初中,眼睛又红又肿穿着一身有些宽大的校服,走起路来跌跌撞撞,完全由男孩子撑着才勉强没有摔倒。男孩子也很瘦,脸上有点婴儿肥还挂着两个厚重的陈年黑眼圈,不过这倒也没影响自己对他的评价。

男孩边走还在女孩子耳边轻声说着些什么,面容温柔。这样的两个孩子走在路上难免会有些目光追随,看向女孩子的或是不解或是探究的目光皆被男孩不动声色的挡住。

他们两个过了马路,迎面就向吴邪走来。


我见过他么?吴邪盯着男孩子想道,我见过这个孩子么?为什么这么眼熟?

对于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男孩熟视无睹,丝毫不在意,仿佛他们看的并不是他这个人。

因此吴邪的注视也被他无视,他的眼中似乎只剩下了倚靠着他的女孩,需要他支持才能走过短短的,不到3米的横道线。

吴邪就这样看着他们和他擦身而过,那一瞬间吴邪听到了男孩轻柔的声音。


他说,“沐橙,别怕”。


评论(10)
热度(34)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