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11

误读11


“嘿,你来听听天真在说啥。”胖子俯在吴邪身上,恨不得和他跳个贴面舞。

他们在墨脱喇嘛庙的一间禅房里,房间里除了被包成粽子的吴邪和胖子之外,还有一个蓝袍藏人。

“妈的说什么呢?”墨脱大雪纷飞的天气,胖子却是一头一脑的汗,“你们下手有没有点准数,他不会是在交代遗言吧。”

蓝袍藏人没理他,他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摊放着几部藏语佛经。吴邪脖子上被绕了十几层纱布,最外面的那一层依稀可以看到些粉色。“他不会死。”蓝袍藏人用藏语说道,“藏海花会带他回来。


距离吴邪所在禅房的不远处还有间门窗皆被黑布贴死的黑屋。里面除了一把椅子外什么家具都没有,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一个死人。地上有些许打斗的痕迹和血渍,这都是胖子的杰作,但这并不是他致死的原因。他死亡原因是在他脖子上的新鲜血洞,那是来自黑毛蛇的吻痕。


“我还需要一点线索。我要再去一次墨脱。”吴邪说道,“藏海花会带我回来。”


藏海花是一种很奇特的藏药,它能让将死未死之人延续三天生命,在这三天中五感尽失,三天过后回天乏术。因此对胖子来说,这是种没什么鸡吧软用的草药。它所能给人带来的,仅仅是三天虚无缥缈的美梦。在吴邪被割喉坠崖之前,蓝袍藏人为他注射了藏海花。吴邪不需要三日寂静,更不需要三日的美梦。他这些年的梦境已经太多太多,以至于差一点他就忘记了他是谁。

如果注射藏海花的人没有死呢?吴邪这样问道。

它确实可以救人,藏人回答,藏海花在藏药中也是极其神秘的草药。

来吧,吴邪袖子一捋,露出上面有几条疤痕的手臂。

“如果三天后他还没有醒。那对他来说一切就都结束了。”蓝袍藏人用生硬的汉语说道。


吴邪在第三天下午才醒来,睁开眼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墨脱黄昏的夕阳斜斜照到屋子里,洒在地板上。

胖子说,之所以你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我,那是因为胖爷急着帮你报仇雪恨。

“尼玛呢?”尼玛就是那个蓝袍藏人的名字。

“刨棺材去了。”胖子刚追着尼玛跑了三条街,喘得不行。“黑瞎子他们已经走了,现在被办法把你运出去。”

吴邪小心翼翼得点点头,他还不敢大声说话,怕刚缝上的伤口再裂开。

“把蛇给我。”既然他还能醒过来,那说明汪家的小蛇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咬死他的那条或那些蛇需要吴邪来解读,“就差一点点了。”

胖子转身拿蛇,却罕见得迟疑了一下。胖子知道,所有人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可当他把那条蛇给吴邪的时候,又在想,他们这样算不算在帮助吴邪慢性自杀?如果吴邪不是蛇语者,等到今年的冬至差不多也要过两周年了。

他就这么稍许踟蹰了一下,手上的蛇就被一个人拿走了。

“卧槽,尼玛”胖子被吓了一跳,“你tm属猫的么?”

“埋好了。”尼玛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名字完美镶合国骂,也有可能他的汉语词汇量还不足以理解国骂的精髓。


他把蛇给了吴邪。

评论(4)
热度(6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