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中秋贺文

中秋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睡眠都不太好,经常不知道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半梦半醒间总感觉自己在沙海的帐篷里,一会儿又到了青铜门外和胖子背对背对付人面鸟。


开始,我以为这是费洛蒙的后遗症,瞎子那个赤脚医生当初做手术的时候信誓旦旦,结果做完手术全是后遗症。

“你是潜意识里紧张”黑瞎子赤脚坐在我们院子里啃西瓜,“大脑皮层太活跃,和手术没关系。”

虽然是我打电话叫他来的,但却不是我叫他别走的,这家伙借着“探望徒弟”、“给徒弟看病”的由头前前后后蹭吃蹭喝了将近一个月,田里的西瓜都快被他啃完了。

胖子说他八成又是来躲债的,也是,他那个眼镜铺子一年到头看不到半个顾客。欠秀秀小花的债已经不知道堆到多高了,不过我三叔好像也欠着他尾款没结,算来算去还是解家放贷,吴家欠债。这可恨的因果定律,什么时候我也能当一次债主呢?


黑瞎子和胖子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啃瓜啃得香,咔咔咔咔的背景音有点类似网上说的什么颅内高(好了我知道你是敏感词)潮,很催眠。

他们两个白天胃口好,晚上睡得香,张起灵就更不用说了,随时随地能入睡随时随地能跳起来。

最后只有我,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因此精神特别差,全身懒洋洋得,只想躺在躺椅上晒太阳,不想动也懒得动。

有背景音催眠后,不知不觉我就躺在躺椅上睡着了,手里还握着手机。


手机,其实也算是我另一个失眠的原因,某人去苏黎世带队打比赛,基本上每天晚上三点钟开始到凌晨五点左右结束,有时候睡不着我就拿出手机看比赛,恶性循环之下我就更睡不着了。


目前,我和叶修最大的进展就是没进展,单身了快四十年,女朋友都没有,实在不知道怎么追男朋友。胖子他们是一如既往的不着调,向他们征询意见,八成一实施就会把人吓走。

叶修沉着稳定,我们不说的他坚决不问,我猜他这次回家八成已经和叶承山通过气,该知道的肯定已经知道,不该知道谁也不会告诉他。但我有种直觉,不该知道的这家伙好像也知道。

胖子说,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不该知道的,问题是吴邪你想让他知道的到底什么时候准备让他知道。

“你想急死我们是吧?”胖子道,“一群大老爷们看你们八卦连续剧呢?”

他和瞎子小花秀秀苏万他们拉了一个群,我无意间看到的,群名叫“吴邪八卦拉郎中心”,好像把小哥也强行拉了进去,用脚趾都知道他们里面在瞎逼逼什么。


尤其是胖子和瞎子,大概是太闲还给我起草过情书,看起来像是叶修后援会出品。情书看起来老土又害臊,按照叶修的个性,最后我可能会被嘲讽到挖坑埋自己。

最要命的是,我在5月29号,荣耀官方为叶修举办的应援网页上看到了这封所谓的“情书”,不知道是哪个货投的,洋洋洒洒几千字全篇彩虹屁,楼下跟帖的姑娘都在感叹这是什么真爱粉。

然后我就看到,洋洋洒洒几千字后大明大方的署名:吴邪。


我还是刨个坑把自己埋了吧。


我猜叶修八成是没看到,因为那段时间他很忙,忙着训练、研究国外先进技术,日日夜夜忙得脚不着地,QQ都更少回。当时我的心态有点像等约会的少女,怕男友不来又怕男友乱来,我是怕他看见又怕他看不见。辗转反侧了一个月,风平浪静无事发生,应援到期撤下了主页。

我松了一口气,叶修没看到,但心里又有点遗憾,叶修没看到。

忐忑的感觉像是临刑的犯人,或是浪迹天涯的逃犯,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落下。

或者这辈子他都会悬在我头顶,一直到这把剑不再锋利,随我进坟墓。不过追悼会上,我的棺材上吊着一把剑,想象一下也是有点搞笑。


这觉睡得有点长,直到吃晚饭小哥才叫醒我。今天是中秋节,其实到我这把年龄过什么节都没什么大所谓,中秋节也不过是人情往来送月饼的节日。按照旧历,伙计送的月饼几个盘口调剂一下,再送回去。然后我爸妈二叔,还有秀秀小花那边的月饼要特殊准备,今年还得加上叶家。每次过节都要准备纸和笔,算一笔人情帐。

月饼其实不是中秋节最好的吃食,胖子今天准备了中秋五件套,鸭子汤、煮毛豆、蒸芋艿、桂花酒和小花送来的大闸蟹。

我们四个人搬了桌子,露天坐在院子里,福建山里空气比大城市好太多,能见度极高,在院子里也不用开灯,借着月光就行。徐徐晚风里啃蟹腿、喝桂花酒、赏月亮,大约古人的诗情画意就是如此吧。

苏黎世的月亮也一样圆么,我给一桌子菜拍了照,附上福建山里的月色,发了一条朋友圈。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一发出去就收到不少点赞和评论,有店铺伙计的祝福,还有小花秀秀他们的调侃,我想了想,还是用QQ私信给叶修,说了声中秋快乐,附加一桌子菜和月亮。

也许刚买手机的人用不惯微信,也不注意朋友圈呢?我这样想了一晚上,QQ上还是寂静一片半点回声也没有。

半夜我躺在床上,今天睡了一下午,早就做好了晚上睡不着的准备,但今晚我控制着自己不要再拿手机。


其实我特别想看手机,虽然手机的提示音一直没有响,虽然月已西沉。

但我还是忍住了,今天没比赛但是要开会,要复盘,叶修很忙,没时间看手机回信息,很正常。

为了让我太活跃的思维彻底死心,我还是拿起了手机,发现上面竟然有一条未知号码来电,时间是一秒前,大概手机铃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对面的人就挂了电话。这电话打不回去,因为那是掺杂着字母数字和各种字符的国外电话。

我愣怔的一秒内,就收到了QQ提醒。


叶修:中秋快乐,早点睡呵老大爷。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笑了,但那一天我确实睡的很好。


梦里只有月色。




(《误读》背景)



评论(4)
热度(72)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