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18

误读18



两年前,吴邪在见过叶修后解决了两个汪家人。那次他损失惨重,皮包坎肩呲牙咧嘴了半个月,才养好他们的伤。这两个还不是汪家本家人,吴邪看着满屋子包扎伤口的伙计,觉得这届队伍不行。

汪家的人都经过一种类似洗脑的家庭教育, 认你严刑逼供尔虞我诈死活不开口,最后吴邪搬了两张椅子,和胖子在他们面前你捧我逗说了一个小时废话。

当然不是说,说骚话还能骚死他们,纯属汪家张家老九门一堆陈年往事给他的压力太大,适度嘲讽对家有利于身心健康。

两条小汪最后有没有屈辱寻死吴邪不关心,他只关心这两个人是跟着他的还是一直跟着叶修。

“不管哪里你们都回不去了,那美丽的家乡。”吴邪唱到。

“那遥远的地方。”胖子和声。

汪家人的脸上充满着绝望。


那天开始他就在叶修常在杭州出现几个地方安插了自己的人,叶修是个宅男,吴邪自信没拜黑瞎子之前的自己都打得过他。但这个人也不是善茬,他的反侦察能力极好,有几次他的人都差点被叶修发现。

因此吴邪很不忿的得出结论,虽然体力上曾经的自己都可以痛打叶修,但在哪里上曾经天真无邪的自己还真的不是这个心脏的对手。

没想到踩到自己地雷的人是胖子和小花。

“叶修太聪明了”吴邪夹了一筷子番茄炒鸡蛋,“他不适合。”

“不适合?”解雨臣冷笑道,“你手上的疤适合么?”

吴邪的手臂上曾经有六道道疤,代表着六个人和六次失败,其实胖子他们都知道,无论失败成功吴邪都要隔自己一刀,把信息交出去。这六次他们都没有找到沙漠里的入口,损失惨重。现在他的手臂上有十六道疤,错落有致的疤有向纵横交错层层叠叠发展,看着人头皮发麻。

“吴家和叶家交易的代价是不动叶修,但没说解家不能动,恰恰相反现在解家动他还可以和我们撇清关系。”解雨臣对黑瞎子做的菜有些不满意,总觉得味道不太对,“你的理由再说一下?”

“他年纪太大”吴邪说道,“他都26了,现在带他进沙漠,以他的体力不出半个月别给累死了。”

“那两年前呢,两年前他年纪可不大。他有能力是你说的,又是九门的后代,总比那些无辜的人好用吧。”

胖子在厨房里做菜,黑瞎子不靠谱他们四个大男人他只做了一道番茄炒蛋和一碗青椒肉丝炒饭,完全不够吃。

黑瞎子蹲在椅子上,看看吴邪看看解雨臣,笑得十分开心,在他面前摆着一碗青椒肉丝炒饭,吴邪真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喜欢吃青椒炒饭,这个上辈子八成是个青椒。

“那都不一定”,黑瞎子开口,“底牌总要留一张的,我们小三爷留着必胜底牌。留着留着,这底牌就不好用了。”

“小天真,你想用他当吉祥物啊。这吉祥物也太高级了,一击必杀。”

吴邪心道,我就是想留个吉祥物怎么了,叶修当吉祥物那绝对是吉祥物里的南天霸。

“我给了他一张名片。”解雨臣说,“如果他自己来联系我呢。”

吴邪抬头看着他,“他怎么会联系你呢?”

解雨臣笑道,“吴邪,你让叶家真傻么?”

为什么叶承山会带着儿子去新月饭店,那一天九门现存的后辈悉数亮相,他是带着儿子认人去的。八成让儿子之后离他们几家远点,这些年在酒会上叶秋可从来没和他们打过照面。

“这么巧么?叶家大少爷偏偏每次都缺席我和秀秀出现的酒会?”

叶承山嘱咐叶秋,据吴邪猜测叶修又和叶秋一直保持着联系,用脚趾猜他也不会不和哥哥说这件事。

“我提醒一下啊”胖子从厨房里端出来两个菜,“叶秋刚换好的身份证,上礼拜可又掉啊,胖子我怀疑这身份证长脚坐火车到杭州了。”

“如果叶修知道这件事,他会自愿参与的。“解雨臣说道,“叶家的孩子已经够幸运了。”

“他的运气还没到头”吴邪轻身咕哝了一句,“我有一个人选。”

第十七次,这句话说出来连黑瞎子眉毛都在抽筋。有奸情哦,胖子向黑瞎子挤眉弄眼,黑瞎子回“我懂。”也不知道黑瞎子戴着眼镜他们是怎么用眼神沟通的。

吴邪懒得理他们,“那个孩子叫黎簇,他的父亲欠了赌债,他告诉了我们一件黎簇身上的怪事。”







评论(21)
热度(6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