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20

误读20


“叶修,荣耀第一人!我们会永远记得他的名字!”

叶修坐在网吧里,他身边的姑娘哭花了妆身边到处都是嗷嗷叫的粉丝。

嘉世新闻发布会才结束不久,电竞平台就专为他打造了节目,这台词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写的,知情的人知道这是叶秋退役专题节目,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误入叶秋追悼会现场呢。


“叮——”,吴邪的手机收到一条推送。

“嘉世俱乐部今日正式宣布叶秋退役。”


他面无表情地将手机翻了个面,倒扣在桌子上。

他在一个女人的家里,他已经等了将近半小时,按照道理说如果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家里等了半小时,那他肯定会很急或者很着急。但吴邪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他甚至给自己洗了个杯子,用咖啡机给自己煮了杯黑咖啡。

他泡好咖啡,端着咖啡在窗帘后看向楼

下,他看到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少年走到了大门口。


黎簇跟着梁湾回家,他也只好跟着她回家。如果在几年前这件事会让他兴奋很久,哪怕什么也没发生他也会欢欣雀跃添油加醋得和苏万杨好吹嘘一天。

可现在他是没办法,企图绑架他的人知道他家地址,他回不去。虽然家里有一个喝酒打人的父亲,但好歹那是他家,家代表着安全感。但现在他父亲失踪,他在自己家被绑架;他也不能去母亲家,因为绑匪看起来不会顾及到他母亲;当然苏万家也被别想,苏万会被他爸打得三天下不来床。



梁湾打开房门,从里面飘出了女性身上特有的一种香,很淡,这种味道让黎簇感到安全,这是人类对母性的本能反应。梁湾的家就如同她所说的一般简单,除了一把沙发之外几乎没有家具,地上到处堆着丝袜和衣服。梁湾打开灯后突然尖叫了一声,因为他们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他面前还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那是个年轻人,看着不超过二十五岁,戴着皮手套穿着棕色夹克衫。

他淡淡得看着他们,对他们的到来完全不惊讶。

“男朋友?”黎簇心想这女人到底有多少前男友,现在还能解释得清么?大半夜带着一个年轻男孩回家,怎么看现在都是抓奸现场。

不对,他反应过来,如果是男友,梁湾不会尖叫。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邪。”


“谁?”黎簇轻声问梁湾。

“王盟的老板。”梁湾定定看着吴邪,“九年前我在医院看到过他一次。”

黎簇很想对吴邪喊,你手下是个盗墓贼你知道么?他还绑架未成年人。然后他马上意识到,盗墓贼的老板肯定是盗墓头子。

他第一反应是想拉着梁湾转身离开,但几乎就在他拉住梁湾同时,电梯间和楼梯口响起了很多凌乱的脚步声,他们背后出现了几个大汉。

“我觉得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吴邪开口说道,“我时间比较紧,底下人理解错了我的意思,让你受惊了。”


小孩子总以为自己独一无二不可取代,随着年纪的变大,他们慢慢发现自己和其他人穿着同样的校服、上同样的学,这世界不会因为多了他而变得更好,也不会因为少了他而变得更糟。他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于是他们希望有一天他们的生活能脱离常轨,脱离“日常”。

可不代表他们喜欢被人按在地上用刀子在后背画地图,然后被绑架,听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最后被邀请前往吉林沙漠去证实那个荒诞的故事。

黎簇儿时希望自己有超能力,长大了希望自己有钱,现在他面前堆着十二万现金,如果他能回来那个叫吴邪的男人还会给他十万。在他手上捏着一张他小时候的照片,上面是他和他的父母。那时他才几岁,父母还没离婚,一家三口笑得很幸福。

他可以逃,但他不可能带着父母一起逃,先不说他强势的父亲,他的母亲也有了新的生活。

在他们眼中自己只是个不服管教的未成年,这么离奇的经历,他说出来没人会相信,只会讨来一顿毒打。

“现在黑社会都这么肆无忌惮了。”吴邪讲完故事就带着他的人走了,留下黎簇和梁湾,似乎不怕他们逃走也不怕他们报警。

吴邪的行为告诉他,报警没用。

黎簇叹了口气,将照片紧握在手心。

他做不了任何决定,他的所有决定都已被人决定,他只能任凭事态发展。



评论(3)
热度(53)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