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21

误读21


微博、电视、报纸到处都是电竞选手叶秋退役的消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杭州下了一夜小雪。天亮后,叶秋就像雪花一样迅速融化、消失,旧人离去新人登场,再寻常不过。


吴邪早就把盯梢的人撤了,现在他身边缺信得过的人手,不能再浪费资源。杭州说到底也不是吴邪一家独大,除了吴家外,杭州还有不少游离在九门外的人。这几年他们折腾得厉害,树了不少敌。在再次前往巴丹之前,他需要清理一下手头的关系和旧帐。就目前而言,解家和吴家损失惨重,如果这次依旧无功而返,对底下人也不好交代。

吴邪刚接手吴家时,用的就是这种办法,让几个盘口同时运作,几笔生意同时做。让人摸不清他究竟比较看重哪笔生意,哪个盘口。不知道从何下手,稍许犹豫就让吴邪占得了先机。

他的布局像张网,陷入其中便是盘根错节无法自拔,不知不觉就成了网的猎物和网的一部分。

向朋友挑战,向对手学习,吴邪的做法是经年累月向汪家学习来的。

猎物在不知不觉的间也成为了网,必要时便吞噬网,因此网里的人不得不防———这是吴邪本人的经验之谈。


威胁好小朋友的吴老板打发了手下,一个人在北京夜色浓重的街道上溜达。他现在的心情说不上好坏,如果非要形容,那应该是: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深夜不关门的除了24便利店,还有网吧,北京三里屯凄凄凉凉的小网吧里鬼哭狼嚎。所有人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屏幕嘤嘤嘤。北方大老爷们爷们起来爷们,哭起来也爷们,十几个爷们加起来,音效让人惊悚。

原本只是路过的吴邪被北方大老爷们的悲戚所感染,走进网吧和他们一起看叶秋退役节目。节目编排一般,剪辑也匆忙,在叶秋历届比赛里排出个一到十,放完介绍介绍完解说加煽情,然后再分析叶秋退役原因。

吴邪听来听去,电竞主播所以的观点都是“有迹象”、“听说”、“好像”,“我猜”。


猜你个大头鬼,网吧不禁烟,吴邪有滋有味抽着烟,听隔壁大叔又哭又叫。

“叶秋啊!”

叫魂呢……吴邪周围烟雾缭绕,对天翻了个白眼,叶秋这倒霉孩子哦,不知道今天晚上得打多少喷嚏。


今天最难过的是谁吴邪不知道,最开心的是谁吴邪心里大概是有猜测的,大概是嘉世俱乐部的老板陶轩。

吴邪真心觉得,这个人能当老板八成是运气好,从生意人的角度看,用一个商业价值几乎为零的队长,换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新星听说长得还很帅。代言产品是肯定的,他们还有苏沐橙。配合炒作一下最佳搭档,创造创造绯闻就能赚得盆满锅满。

当他忘了电竞可不是娱乐圈,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吴邪夹筷子夹到了张起灵和黑瞎子,于是获得盗墓圈粉丝无数。可到底粉丝不是冲着你吴邪来的,这时候发现张起灵黑瞎子都不肯为吴家盘口代言,于是吴邪就把他们踢出去了,又招了年轻的小黎簇为自家盘口代言。

请问后果是什么?

后果是从此吴邪屡战屡败,被他二叔拎回去洗脑子。


说白了,倒斗和电竞比赛是一码事,代言和粉丝基数都是以实力为根本——叶修的实力不用说了吧。而且叶修作为战术制定者,这是刚出道不久的孙翔无法取代的,目前看来嘉世整个队伍里就一个很好的代替者。

苏沐橙可能可以,不过叶修被逼退役后,她和嘉世肯定有了隔阂,很可能会成为继叶修后第二个在团体赛中被排外的人。

吴邪知道叶修肯定不是自愿退役的。十五岁离家出走的男孩,有一种不撞南山不回头的气势,他认定的东西这辈子也不会放弃。

更何况,叶修值得一个冠军。


“我说小天真!大半夜夜不归宿在三里屯浪什么浪!哀家管不住你了是吧!”

吴邪在一片鬼哭狼嚎中勉强辨认出自己的电话铃声,知道这个手机号的人没几个,这个时间点他猜都能猜到是胖子。

网吧里喧闹的很,他起身准备走出去听电话。

“叶秋啊!你怎么就丢下我们走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吴邪刚走到网吧门口,那位刚才就哭得不行的哥们儿中气十足得吼了一句。

“………”

“………”

得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别人坑爹,叶修坑弟。


“小天真,大半夜的你在哪儿?参加追悼会呢么?”

“大半夜开什么追悼会,你也不怕起尸。”

“指不定哪位大爷口味独特呢,你在三里屯乐呵也不带着胖爷,真不够意思。”

“好的胖妈妈,是的胖妈妈,大爷我马上回来。”

“亲爱的小郎君,哀家等你哦~”

吴邪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由觉得北方爷们内心大概都住着小公主,平时不显山漏水,暴露起来吓死你。


吴邪要装逼,要思考人生,还以为自己在杭州,从西湖区走到萧山区也没几步,大晚上溜达溜达也就到了。从三里屯要走到王府井,怕是他走到天亮都到不了。他站在马路牙子上妄图打车;他说自己需要静一静,叫王盟先走,现在实在不好意思破坏自己的逼格,再打电话叫王盟来接他。按道理说三里屯大晚上出租车应该很多,但实际情况是他在马路边上站了半小时,愣是一辆车没看到。

吴邪自认是个佛系中年人,打不到车就继续走,边走边思考边打车,听上去也很风雅。


吴邪想到了蓝庭,和黎簇说的故事并没有骗他。蓝庭在看了他拍的照片后和朋友叨叨去吉林沙漠采风,误入古潼京。回来后不久,叨叨在家自杀。蓝庭为了解开友人的死因,决定再次前往找寻沙漠的秘密,最后消失在了沙漠深处。


他们在沙漠里经历了什么?看到什么?为什么叨叨从照片上消失了?吴邪一行人前前后后去了沙漠不下五次,为什么他们始终无法找到的古潼京会出现在蓝庭他们面前?是他们的方法不对?还是说他们缺乏触发的因素?

有因才有果,因随人而起,果随因而变,如果他们之前带去的“因”都是对的,问题是出现在他们自己身上呢?如果他们本身就是导致“果”的“因”呢?


吴邪依然希望蓝庭还活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已经变成了奢望,因为吴邪知道蓝庭肯定死了。他想也许他不该把沙漠的照片给蓝庭。或许在蓝庭第二次去沙漠前,他还有机会拉她一把。本质上他还是希望大家都好好的,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是一种本能,怎么改也改不掉,以至于道上都叫他吴小佛爷。

这既是恭维又是讽刺,绝境中能带着队伍全身而退是吴小佛爷的本事。天真的希望大家好,又不得不狠心决断,这是吴邪的悲哀。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别牵扯黎簇他们,可是命该如此,他自己的命数原本什么样,连他自己都没看清,就被推到另一条预设好的命数上。因此在可预见的命数发生前,他选择将某人的命运从预设好的道路上剥离,推到无人知晓的道路上。

命运推着人在跑,不知道谁是谁的主人,谁又是谁的奴隶。


思绪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叶修退役这件事上,他想起小花和他提过的嘉世副队长刘皓。现在他是不是很得意呢?

也许他会以为叶修走了他就会成为队长,可惜孙翔当了空降兵,以后怕是还得继续宫斗。

刘皓他们的勾心斗角,在吴邪看来就和闹着玩似得,以他的技术他当不了队长,以他的脑子和胸襟,更当不了队长。

又不是官场,挤掉上司,谄媚权贵就能上位。就算是当个土夫子,也要努力钻研盗墓技术,提高文化水平,提升身体素质。

刘皓玩的是办公室政治,吴邪最不屑于此,这是计谋中最低级的一种,上不了台面,却又最恶心人。自古有多少英雄好汉死于此,就有多少小人昏君乐此不疲志得意满,最后结局大多是亡国灭种。

也不排除刘皓就是看不惯叶修,只要叶修滚蛋他就能开心好几天,并且坚信叶修走了哪怕他现在不做队长,也总有一天能等到自己的出头之日。


批评的声音消失了,监督的双眼不见了,所有劣迹就不复存在、无人知晓。因此指出问题的人必须消失,只要他消失了,龌龊的地方就会人遗忘。就算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就算所有人都深陷其中,你不说我不说,大厦便永远不会崩塌,嘉世就还是三连冠的嘉世。

解决问题的最简单方法,就是让提出问题的人消失。


一阵寒风吹过,吴邪心道:天凉了,让嘉世破产吧。

大街上没有人,没有车,北京,深夜安静得吓人。吴邪今天只穿了件皮外套,胖子和他一起去选的。剪裁设计都很好,非常能体现他被黑瞎子摧残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

缺点是,这件帅气逼人的皮外套,既不抗风也不耐冷。可见耍帅是有代价的,不是谁都可以像黑瞎子那样,一件黑色皮衣走天下,沙漠雪山都不怕。

吴邪已经走了一个半小时,他估摸着再走两小时大概也就差不多。如果要快一点,他倒是可以快跑回去,顺便看看自己锻炼的成果。

想是这样想的,吴邪拿出了手机,拨打了王盟的电话。


“喂,睡着呢?起来接老板了。”








评论(5)
热度(40)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