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22

误读22


古潼京

黎簇默念着石碑上的字迹,原来真的有古潼京。在古潼京石碑后有一扇大门,青铜制造,上面有着繁复的雕花,这扇大门少说也有五十米,根本不是人类能制造的。如果挖出去,还能评上个世界历史遗产什么的。那世界第九大奇迹发现人,就是他黎簇了。


门,在人类概念里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城门、山门、柜门,每打开一扇门代表新生,每走进一扇门代表改变。每一扇门后,都是未知的世界。

黎簇讨厌门。

虽然完全不同,但这扇门让他想到了梁湾的家门。梁湾家门打开后他看到了吴邪,这扇门后是什么?

也能看到吴邪么?

他不知道,吴邪失踪了几个星期,在沙漠里失踪就代表死亡,也许吴邪已经死了,突然黎簇在石碑“古潼京”三个字下面看到了一行小字,他弯下腰凑近看。

那是一行小小的瘦金体,上面写着:


吴邪到此一游。


苏万在篝火下写着王后雄,他想有时候答案其实并不重要,丢了命寻到答案又如何?疑问是引领人向前的动力,是世上暗藏的哲学。

他把这几句记在本子空白处,决定下次写作文的时候用,然后翻过那道他解不出的题,将疑问留在了心中。

苏万看了一眼手表,距离黑瞎子离开已经过去了五小时,距离黎簇失踪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

就目前他还活蹦乱跳着,因此鸭梨应该也活着,在某个海子下面,或者在古潼京。

该坐以待毙,还是行动起来?苏万放下习题册,打开了自己的背包。

背包价格非常贵,因此质量特别好,买书包的介绍说这包容量特别大。确实,这个背包是多拉A万的口袋,神奇的四次元空间,来之前苏万把他觉得需要的东西都塞进去了。

沙漠里的雨有腐蚀性,苏万猜之前帐篷被腐蚀可能是因为帐篷比较薄,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背包,把东西一样一样塞进小背包里。

然后他把背包套在自己的左脚上,把黑瞎子留下的外套撕成条裹住自己的右脚。他在石壁上写下自己的移动方向,确保如果黑瞎子回来能找得到他。石洞中很潮湿,到处都是积水,苏万尽量避开。王后雄还在他的书包里,上面记着他作文要用的金典名言,原本他父亲想让他考经济管理之类的专业,不过现在他决定了,他要学医以后当个医生。

苏万是行为主义坚定者,他觉得每个人的行为轨迹被环境和人为因素所决定。不管几次,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就是命运,因此很多人的命运是被他人所决定的。

苏万和黎簇,杨好不同,他们是被迫,他是自愿。他父母为他铺平一条顺风顺水的道路,他要做的就是按照他们的要求一步步走下去。

前方的道路一再变矮,苏万从直立行走变成了四脚着地,他在洞里爬行,像一只大号的土拨鼠,好在地上的积水已经满满变少,他的双手只是有些微痒。

父母要自己的孩子平淡平安平凡的活下去,但孩子总不以为然。

平凡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但苏万不后悔,他要找到黎簇,找到杨好。苏万费了很大劲才能和他们成为朋友,和他们在一起他很开心。

也许这次从沙漠回去后,他们再也不能回到从前半夜翻墙出门撸串的日子。也许平凡无奇的生活从此在于他无缘。

苏万不后悔,这是他一个人的决定,这就是他决定的人生。也许有一天他的决定被他摊在父母面前时,他们会理解会微笑,会鼓励着他继续走下去。


这是他的积累,也是他的反抗。




评论(18)
热度(44)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