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25

误读25



时间是人类最大的宿敌,它像洪流,推着人往前走,退不了回不去。在他的淫威下,所有人都只能向前,前往相同的结局。所以只有在死亡面前人是平等的,有人搞了一辈子特权,对平等的惧怕常人无法想象。


想在生死上搞特权,是人类最大的愚蠢。


欲望不能被满足,就会变成执念。

欲望被满足,便会产生更大的欲望,妄想通天的欲望。


汪家人以为他们战胜了时间,赢了天,便开始策划更大的计划。他们赢了天,意味着他们就是天,天赋人权天赋人心,天本该如此。

他们要的不是长生,长生只是过程,不是结局。


他们要一个公式,一个掌控命运的公式。


沙丁鱼群中的每一条沙丁鱼,都以为自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游动,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但每一条沙丁鱼游动的轨迹都大同小异,异常相似,沙丁鱼群的动作总是整齐划一。

就算有鲨鱼突然造访打破了整齐的队伍的,他们也能迅速归位。

人类知道,控制沙丁鱼群游动方向的是看不到的洋流。

那控制人类社会运转轨迹的是什么?


这就是他们寻找的公式,是天人合合的梦想,是无欲者的大欲望。


吴邪道,一个人活在世上要吃要喝要首饰要包包要豪宅豪车名牌表,他要任何东西都很正常。说明他是个有理想有追求的好少年,欲望是好东西。有欲望的人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没有欲望的人,他们不在乎吃喝,对他们来说那只是生存下去的必需品,如果可以他们最好不吃不喝。

他们不在乎一切,不在乎自己更不会在乎众生。

比起人他们更像一块石头。

好在这世上没人能做到真正的无欲无求,因为想无欲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大欲望。


“你在说什么?”黎簇抓住吴邪的肩膀,他发现吴邪的眼睛并没有对焦在他身上,而是在他身后。

难道我身后有什么东西?黎簇转过头,他身后什么都没有。

“吴邪?”他盯着吴邪的眼睛,想从吴邪瞳孔的反光里找寻他看着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吴邪的眼神犀利得盯着什么,可他瞳孔里什么都没有。

“走到这里,我们的计划就已经成功了。”突然,吴邪收回目光看着黎簇,“我很抱歉。”

抱歉什么?黎簇想抓着吴邪的肩膀大喊,他有一肚子的疑问。但他吴邪突然消失了,他的手还维持抓着吴邪肩膀的姿势,可吴邪却在他手里他眼前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黎簇睁开眼睛,从自己脖子上抓下一条黑毛蛇。在他面前站着一群人,脸上无波无澜看不出悲喜情绪,像是一群活死人,一群雕成人形的石头。


“汪家人?”黎簇冷笑道,“来接我回家么?”


评论(4)
热度(46)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