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27

误读27


梁湾这样想,也就这样做,她背离了轨道,走向未知的道路。

三十分钟后,她又回到了地图上的路,因为她又看到了一扇门。

和之前的门一样,这扇门依然很矮。梁湾不高,这扇门则更矮,目测不到一米五,只到梁湾脖子那边。门没有门框,这让他像是人有在甬道上挖了一个洞,随意装了一块门板。梁湾试着推开门,她看到了并排放着的十具棺材。

棺材没有盖子,里面躺着十具一模一样的女尸,她们每根手指都比正常人长很多,让人很不舒服。

梁湾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她发现女尸不仅仅是手、衣服一模一样,她们的五官,长相也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差别。

世界上再像的双胞胎,在五官上也会有极细微的差别,而这十具尸体完全就是一个人的复制黏贴。

梁湾想起,黎簇曾说过他见过和吴邪一模一样的人。“只有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吴邪说他不是他的双胞胎兄弟。”

她是医生,她见过很多很多尸体,但没有哪具尸体比现在她所见到的这些更诡异更可怕。她甚至怀疑,有人在这座巨大的建筑物里做人体试验,也许下一秒就会有疯狂医生冲进来把她改造成机械姬。

梁湾没有再向尸体靠近,她转身离开,回到了黑瞎子给她的地图上的路线。

虽然她觉得黑瞎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做人体试验的疯狂科学家。


苏万已经在甬道里走了两天,好在杨好只昏了半天,不然三天的路程他可能要走上四五天。杨好说,霍道夫的伙计折了大半,后来他们发现血腥味能吸引黑毛蛇,就选了三个倒霉蛋放血当饵,好让其他人撤离。

很倒霉,杨好就是三个饵之一,要不是黑瞎子他现在就是黑毛蛇的家。

“啧,再遇到霍道夫…”

“别了别了大哥”苏万阻止他,“师父什么都没留给我,我身上最有杀伤力的就是一罐可乐和几条牛肉干。”

“师父?”杨好愣住,“谁是你师父?”

“黑瞎子,我们是友爱师徒三人组,现在大师兄被妖怪抓走了,我师侄不知所踪,师父深入敌营,我门的复兴重担压于我身,可谓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黑瞎子收你为徒了?!”杨好惊讶,“霍道夫对黑瞎子很忌讳,你小子以后要发达。”

发达不发达现在还不知道,看黑瞎子穷得叮当响的样子他们可能以后还得上演北京街头苏万卖艺葬师桥段。


爱转角遇到了谁

梁湾遇到了苏万和杨好。


三天后,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熟悉的沙漠和开着越野车的黑瞎子。

“各位游客,您报名的沙漠三日游已经接近尾声。”黑瞎子说道,“现在请上车。”

“我拒绝”梁湾拉着车门,“我看到了尸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十具一模一样的尸体,她需要解答,需要有个人解答这片沙漠和地下的古潼京。

“我师侄也没找到!师父!他可是我们师门最后的血脉!大师兄已经被妖怪抓走了,我们不能弃黎簇于不顾啊师父!”

杨好捂住苏万的嘴,“霍道夫他们呢。”

“他们永远留在这里了,和谜底一起。”黑瞎子笑道,“你们要谜底么?”

“我想知道黎簇去了哪里?”

“用吴邪话来说”黑瞎子看着沙漠,“你们已经完成任务了,黎簇去了他该去的地方,对于你们来说一切结束了。”

“什么意思?”梁湾爬上车,“我们什么都没干!”

“你们已经做了。”黑瞎子趴在方向盘上,张开手做了个拉伸动作,“你们出现在这里,这就是计划。”



解雨臣觉得,他们都是疯子。


黑瞎子本来就是个疯的,吴邪在计划开始的时候也疯了,现在他陪着他们一起疯。

胖子开着车,他们在北京的街头流窜,等待一个时机。

到目前为止,牵扯进计划的人和势力引进远远超过解雨臣预想,这不是一个人能操控的赌盘。

在沙海中的建筑究竟是什么?解雨臣去过,他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南宋皇陵”。

当年他爷爷解九爷发现的那具尸体,被狗五爷藏在杭州地下的南宋皇陵中,但实际上更多的尸体被张大佛爷藏到了沙海下的地下建筑里,入口是沙海六十多个海子其中的一个。建筑工程极大,建筑结构设计复杂。吴邪说,那就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没有地图很容易在里面迷路,最后葬身于沙海。


“这是地图。”黑瞎子从包里掏出地图塞给解雨臣,“麻烦花爷复印两份,我买不起打印机。”地图被复制成了三份,一份在吴邪身上,还有两份给了黑瞎子,之后黑瞎子会把他交给苏万和梁湾。

最安全的地方不一定安全,最危险的地方恰恰最安全,最不重要的人往往是最重要的,比如梁湾,比如尼玛。


“卧槽!尼玛!”黄压压的沙漠里,穿着蓝袍的藏人各位显眼,苏万在吴邪身边见过这个人。

他有感觉,尼玛出现必然在吴邪身边,吴邪出现黎簇就一定会出现,他到这里的根本目的是黎簇,这一点他不会忘。

“徒弟不可如此,见尼玛不说卧槽说卧槽不叫尼玛,珍爱生命远离你我他。”

什么乱七八糟的,杨好不想理他们,旁边的梁湾露出同样表情,他们很想离苏万和黑瞎子远点。

杨好也不知道自己的同学怎么一个一个都魔怔了,他原本和黎簇不是很对付,到沙海来的目的一半是为了苏万他们另一半是因为霍道夫,他个人觉得就是离他成为正式黑道的那一大步。

杨好从小就想当个黑二代,他在学校里和黎簇苏万都不一样,他们代表了三种人。苏万是老师眼中有点调皮但总体很乖的三好学生,他不用老师多担心功课都能好好完成,偶尔违纪也只是在自习课上下棋聊天这样无伤大雅的小问题。黎簇则是个刺头,他会犯错会顶嘴,但老师依然会找他家长管教他。而杨好,不管他犯什么样的错,去不去上学老师都不会管他。

一个不用管,一个还在管,另一个则被放弃。

杨好以为自己很厉害,现在才知道原来觉得让老师放弃就是厉害,这个想法的存在表明他本身就很幼稚。

对比霍道夫,那人放血就放血,当饵就当饵,他的父亲充其量只能算一个小流氓。而对比吴邪,霍道夫的手段和格局又显得不上档次。

虽然他们只是吴邪计划中的一部分,看到的也不过是计划的一角。

可他依然不能理解,黎簇和苏万的魔怔。


车开到尼玛面前,黑瞎子几乎没踩刹车,苏万没看清车门是什么时候开的,等他回过神尼玛已经在车上了。

“哦哦哦哦”黑瞎子为他打call,“搞定了嘛。”

尼玛没有答话,梁湾看到他的衣服上有血,她发现那个蓝袍藏人正在看着自己。



解雨臣走进一间出租屋,这间出租屋所在的区域位于北五环外,地理位置极其偏僻,周边交通复杂环境污染严重物污水横流。他走进屋子时抽了抽鼻子,出租屋空气极其糟糕。

“花爷忍忍吧。”胖子在他身后,“给吴邪擦屁股嘛你懂的。”

“不懂”解雨臣说道,“这是你的任务。”

“好好好,你们都是我屁股行了吧。”

“吴邪才是你屁股。”

“大老板都是我屁股。”

他们就屁股来屁股去,打开了出租屋。

出租屋里面比外面更加脏乱差,满地生活垃圾,肮脏不堪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肩膀塌陷,浑身上下如同烧黑了的人,像是一团活着的肉糜。


苏万的感觉没错,他每次见尼玛必然会见到吴邪。果不其然,他们在2000米后见到了他,吴邪正在海子边45度仰头望天,呈现一种忧郁的美感。

梁湾翻了个白眼,她发现自从坐上车她就一直在翻白眼。蓝袍藏人盯着自己看了很久,安静如鸡,一直到苏万问她,“他是不是暗恋你。”

梁湾又翻了个白眼,藏人明显是个大叔,就算他看上自己又怎么样?她喜欢的类型从来是小白脸型,吴邪解老板都可以考虑,这个?没门。

然后她在蓝袍藏人手上看到了和自己相同的凤凰纹身。

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着,都在找自己的答案,她的谜题来自于自己身上的纹身。纹身只在她身体温度高的时候出现,她父母都不知道她这个纹身的存在。小时候她还怀疑过这是天生的,代表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选定人什么的。至于选定了她干什么,成为什么,还需要等待时间解答。

她就这样等了二十几年,今年她总算是摸到了谜题的一个边,然后发现自己并不是主角。

他们这里所有人都错过了当主角的机会。

这个纹身代表什么?代表这个蓝衣藏人和她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梁湾仔细观察了一下尼玛,觉得他们是兄妹的可信性无限接近于零。


解雨臣重新坐上suv,他们就目前为止做的一切都很零碎,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一开始他们以为自己会面对墓室,怪物,回来发现其实他们面对的是城市、是沙漠,是人类。

但他们真正的敌人是什么样的,只有吴邪知道。

他们这群人都是疯子,吴邪是最疯的那个,他们陪着吴邪一起疯。聪明人知道明哲保身,知道好奇心害死猫,知道怎样的选择对自己最好。

聪明人够聪明,所以他们缺乏智慧,他们也不会活得很开心。


毕竟聪明人的梦哪有疯子的梦来的美妙。



#今天西湖组出场了嘛?没有#





评论(7)
热度(42)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