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误读29

误读29


小张哥并不是张家人,他没有张家血统,是收养的孩子,张家对他们的要求是绝对忠诚,对张起灵忠诚对张家古老的传统忠诚。张家对这些孩子的训练极其严厉,对张家忠诚的信条就像烙印一样刻在他们的心里,哪怕张家早已分崩离析依然不敢忘记。

“当然我不是说你们有病。”吴邪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汪家比你们还有病,他们泯灭人性、令人发指。但是张海客,小张哥敢动叶修,我也马上令你发指。”

坐在轿车前排的张海客没搭话,他给胖子一个眼神,大致意思是:叶修是谁。

胖子撇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吴小郎君训话呢,你严肃点。”


张海客:………


“交头接耳什么呢?”吴邪道,“说出来给大伙乐呵乐呵。”

要别想好大家都别想好,张海客清了清喉咙道,“叶修是你相好嘛。”

他这一嗓子出来,车里人全都笑了。

“有前途。能把天真逗笑,张海客可以的。”胖子道,“花爷你觉得呢。”

“可以,张家人的幽默细胞靠吴邪脸再生了。”

张海客叹气,“我的意思是,叶修是谁。”

吴邪脸上毫无波澜,他回答,“一个不相关的人。”



苏万觉得现在自己知道的太多了,几个星期前他知道吴邪的计划里还有个叶家,几天前他发现吴邪在看荣耀比赛视频,当时他并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关联。

如果不是他偶尔发现吴邪只看几段老视频,视频都是一叶知秋,如果他没有因为好奇而去问胖子。

“信息量太大我无法接受。”留守儿童一号苏万道,“吴邪思想这么新潮?他还想投资电竞圈?”

“什么电竞?”留守儿童二号黑瞎子打开他的电脑——老式台式机,苏万就没看到过这台电脑除了扫雷还干过其他的事。

“我觉得老年人无法理解。”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介于大人和小孩之间,没有改掉孩子模仿大人的毛病,最喜欢的事就是自诩成年人,当他们得知有些东西他们熟悉而成年人不熟悉时,他们就会有种得意忘形的成就感。

现在苏万知道,绝大多数的成年人其实都在装,他们装着自己很重要,装着自己很成熟,实际上现代社的大多数成年人和孩子没什么两样,他们的故弄玄虚会让人忍不住发笑。

成年和成熟无关,并不是到了18岁就会成为一个成熟的人,于是成年人现在已经不再能吸引苏万。

苏万觉得吴邪就很成熟,对他们这种年龄的人来说,吴邪那种成熟气质让人无法抗拒。这样成熟的男人身边也许有酒肉朋友,但也一定会有不离不弃的兄弟。不像他爸爸,身边的都是狐朋狗友,悲哀的是他爸爸也知道自己身边都是狐朋狗友。

苏万又想到了黎簇,他和黎簇和杨好,原本他以为他们从沙海这样的地方走出来,一定会变成最好的哥们。可事与愿违,那天杨好和他说,他背叛了黎簇,黎簇也背叛了他们。

“我向他开了枪,我跟着霍道夫走了。”他们坐在沙漠上,杨好半边脸在篝火的照耀下,另一半在沙漠的黑暗中,他说,“我向他开了枪,他被九头蛇柏拖进了沙漠,他不会回来了。”

鸭梨死了么?苏万摇摇头,“他会回来的。”

“可我们回不去了。”

苏万发现他们都变了,鸭梨、杨好、梁湾,他们明明都是一起去的,却没有一起回来。

“黑瞎子”苏万开口问道,“如果吴邪骗了你们呢?”

“那就骗喽”,黑瞎子神经兮兮得笑了,“谁没骗过谁。”

大人的忠诚不是欺骗不是隐瞒,他们可以互相欺骗隐瞒对方一百次,可最危险的时候他们依然会在彼此身边,他们的背后依然有人守护。


张海客打电话给小张哥,问清了他们所在的房间号,张海客打头阵,他推开302房间门,“那个不相关的人”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小张哥毫无负罪感,半点犹豫都没有就报了房间号,也不知道是坚信张海客不会出卖他,还是出卖他他也不怕。

“你就是吴邪?”小张哥跳到吴邪面前,“看起来也就这样。”

“怎么说话呢!我们天真出水芙蓉,你赝品看多了吧?”胖子道,“又不是每个牛逼的人都长的和汪汪叫似的。”

张海客揉了揉自己的膝盖,他踢了小张哥一脚让他闭嘴,省得误伤友军。


叶修趴在床上,多年不见这家伙似乎又瘦了,脸上的婴儿肥都有消失的迹象,看上去倒和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很像。但他身上已经没有了少年感,有一种哪怕闭着眼都能感到的、复杂的感觉将它取而代之。吴邪没控制住,伸手摸了一把叶修的头发,他头发有点长了。吴邪抚开挡着叶修脖子的头发,毫不意外得在他的后颈上看到了两个小小的牙洞。

“你倒挺……”吴邪站起来看着小张哥,“要是他不是呢。”

小张哥耸肩,“那又怎么样,这点黑毛蛇的蛇毒不致命,他如果不是最多致幻。他如果是……”他笑了笑,“他自己会跳进来。”

“呵”,吴邪笑道,“你犯了两个错误。第一,张家怎么样与我无关,和我现在的计划也无关。第二”他指着叶修,“这个人是我计划中的关键,要是他出了事,计划约等于失败,你们张家就等着和我们一起陪葬吧。”

“现在把咬他的蛇给我。”吴邪收敛了笑,对小张哥伸出手。









评论(12)
热度(55)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