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误读33

误读33


清明节


南山公墓是杭州最好、离市区最近的公墓,吴邪当初给潘子选的墓地,是这片公墓里最贵的地段。他生前挤在出租房里为三爷小三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死后必须有自己的独幢别墅。

其实这只是个衣冠冢,吴邪没有办法带出潘子的尸骨,墓碑上的字是吴邪刻的瘦金体,但是吴邪只知道他叫潘子,三叔叫他潘子他自己也叫他潘子,但是潘子到底姓潘不姓潘,没人知道。

于是墓碑上无名无姓,只有潘子两个字。


他还记得潘子桌子上的那碗面,他一个电话潘子连饭都来不及吃就赶到他身边,从此留在张家楼再也没回来。

“这是最后一个清明节,大潘啊保佑你家小三爷,顺顺利利解决汪汪叫一家,顺顺利利回家,从此去他))妈的沙漠,阿弥陀佛。”胖子双手合十拜了拜。

“潘子”,吴邪把点着的烟插在香炉里,他的外套已经遮不住手上的疤了,“如果我能从古潼京回来,我们就能一起去接小哥了”。

“结束了”,吴邪笑道,“都要结束了。”

“古有赵子龙七进七出长坂坡,今有小天真六进六出古潼京。”胖子勾着吴邪的肩膀,他们转身往山下走。


南山公墓是造在一座山上的公墓,人呢,活着的时候阶级分明,死了照样分三六九等。山顶的墓地地势好价格高,墓碑大过道宽,吴邪带着几个伙计一同祭拜都不会显得挤。越往下,墓碑就越小,过道也又小又挤,勉勉强强能站两个人。

从山顶看下去,密密麻麻都是墓碑,一个墓碑就是一个人的一生,不管山上山下峥嵘岁月还是默默无闻,人渣还是人杰,都挤在这座山上成为了过去。

人就是这样,活着挤在人堆里,死了依然挤在人堆里——墓地也是这样,清明冬至,活人挤死人也挤,挤来挤去就是扫墓了。

山上过道再宽,祭拜完也要一步一步走下去,到山腰已经人满为患拥挤不堪,吴邪和胖子勾肩搭臂和在自家花园里逛街一样,吴邪让几个伙计提前回盘口做准备,留下他们慢慢领悟人间悲苦。


其实是因为他无意间看到了叶修和苏沐橙,他想起了最初的那个梦。

梦里的叶修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他怀里搂着苏沐橙,一步一步走过马路,和自己插肩而过。

叶修的表情很像那天他在电脑上看到、兴欣和嘉世比赛时他的眼神,那天他同样搂着苏沐橙。

不同的是,电脑上的叶修眼神里是一种愤怒,而梦里叶修的眼神中流露出的却是一种坚韧。

吴邪停下脚步,这是南山公墓最便宜的区域,墓碑都很小很单薄,但对当时的叶修来说已经算是天价。

“哎呀,是小修。”胖子顺着吴邪注视的方向,也看到了叶修,“上去打个招呼?”

“打招呼?”吴邪一怔,“他不认识我们,我们也不能认识他。”

胖子脱口而出,说完也觉得不太对头,他们的认识是单方面的,叶修根本不知道吴邪王胖子是田里哪根葱哪瓣蒜。

他们停在原地不多时,叶修就和苏沐橙离开了,吴邪目送他们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慢慢走远,融入人群。

“走,去看看。”


吴邪走到叶修苏沐橙方才站的位置,其实根本不需要找,一眼就能看到他们祭拜的是哪块墓碑。苏沐秋,和苏沐橙一字之差,是苏沐橙的哥哥。从照片和生卒时间上来看,他死的时候只有19岁。

“哎,可惜了这孩子。”胖子感叹道,“19岁。”

“你是不是年纪大了”,吴邪吐槽道。

墓碑上只有苏沐秋的名字,亲人也只有苏沐橙一个,吴邪猜,这对兄妹可能是对孤儿。

现在,关于叶修故事的最后疑点终于得到了补足:15岁的孩子离家出走,从北京到杭州,最后这对兄妹收留了他。哥哥当时可能也就刚满16岁,带着妹妹和叶修,生活肯定很辛苦。他们一起打游戏,可能嘉世就是那时候他们和陶轩一起创立的……

嘉世俱乐部转卖的时候叶修心里肯定很难过吧?吴邪蹲在墓碑前,用袖子擦了擦墓碑上少年的照片。他知道有些事不能强求,忠诚、初心还有梦想。一个人随时都在变,当初立下的誓言可能只有一个人坚持到最后。而死去的人,离开的朋友,最后成为了执念,留在心里变成了走下去的动力。

也许我该说声谢谢,吴邪站起身,他想他该说一声谢谢,却不知道该对谁说。




评论(2)
热度(4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