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误读34

误读34


“混账哥哥!”叶秋在语音里咆哮,“姓解的就是解雨臣,你不记得了吗。”

“我一年要记这么多事,不重要的就不占内存了。那什么,打听到了么?”

“……没。”叶秋摸摸鼻子,“解家的事问我那群朋友最多也就打听个八卦,没什么用,要问老一辈才能知道个一二来,不过……”听说叶秋要打听解家,他身边的人就纷纷表示不知情,用脚趾头都知道怎么回事。

“这么多年了,还是太上皇听政呢?”叶修笑道,“那我们的小皇帝有什么八卦?”

“……八卦是,解雨臣死了。”

“死了?”叶修皱眉。

“死了,听说开始解家本家的伙计还想瞒,瞒了几个月瞒不住了,后来就说他失踪,再后来解家的那些人就起了歪脑筋,现在他们家乱的很。”叶秋道,“倒是霍家的小丫头坐稳了脚跟。”

“霍家的小丫头?”叶修一头雾水。

“嗯,霍家的现任当家霍秀秀,听说是解雨臣的未婚妻。我就打听到这么多,还都是一些富二代聊天时候说的,不确定对。”

“霍家的小丫头,好像比你大几岁吧。”电话那头叶修提醒道。

在叶秋记忆里,霍秀秀的形象还是十几年灵动活泼的小姑娘,再说霍秀秀看起来确实显小,“好像是比我大。”

“你还知道什么如实招来。”

“混账哥哥你讹我!”叶秋才反应过来,他叹气道,“我只是觉得老爷子说的没错,我们应该离他们远一点,解家霍家都是道上的,他们的生意不干净。”

“老爷子什么时候和你说的?”叶修啃着油条,他这弟弟还是这么好骗,马上就要卖爸爸了。

“就上次……”叶秋支支吾吾,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次?你和我转达的那次?为什么老爷子要我们离他们远点呢?尤其是我,我不保守估计百年内都接触不到他们。而且是叫我们离他们远一点,老爷子好像很确信他们会主动来接触我们?”

“……反正我觉得老爷子说的没错,离他们远一点比较好。”叶秋发现今天他一直在叹气。


叶秋这边拿不到更多有用的线索的,叶修扔了油条袋子,坐到书桌前。他的书桌其实很干净,因为上面除了电脑鼠标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他拉开乱七八糟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本笔记本。

叶修有记笔记的习惯,每场比赛后他都要自己先复盘一遍,记下团队每个人的失误和需要调整的地方。他的笔记很详细很干净,除了团体一本笔记本外,还有专门针对兴欣成员训练的笔记本。所有笔记本上面记录的内容大概只有叶修自己能看懂,因为大多都是很简短的几句话或者几行字。

但他拿出的这本不一样,这本笔记本很薄,但上面记录得密密麻麻,像是一篇文章。

这本笔记本上记录着叶修的一个梦。

很奇怪的梦。一般来说梦境是人的潜意识,很多梦都是由人本身见过或者看到过的东西组成,打个比方如果你今天在电视上看到雪山,那你今天晚上做梦就可能梦到雪山,但同时梦里还会出现你偶尔见过的什么东西。七拼八凑,成为一个毫无逻辑毫无关联的梦境。

可他做的这个梦却不是,这个梦逻辑严谨层层关联,他成为了梦中的一个参与者,并且梦给他带来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情。

沉重、绝望以及更复杂的感情,在梦醒后他们依然盘踞在他的心里,在他的脑海中,和他本身的情感浑然天成。

但同时,这个梦本身很碎片化,他是参与者本身却也是梦的决策者,他在梦里策划着什么他却并不知情,他只能感受到他承受着什么。像雾里看花,镜中水月,你明明好像知道却又不知道,挤在心里难过的要命。

叶修怀疑,这根本不是个梦而是某个人的一段记忆。

叶修在笔记本上的“蛇”字上画了一个圈,关键的就是蛇,他在做梦前看到了一条黑色的蛇,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后颈上确实有蛇的牙印。

大胆的预测下,这种蛇的分泌物可以传递记忆,这个梦主人公的记忆就以这样的形式被他接受了,然后他代替了这个梦的主人,用第一视角体验了他的记忆。

叶修在笔记本上写下他的疑问:第一、梦的主人是谁。第二,蛇不会自己坐电梯,是什么人带着蛇找到他的。第三、为什么是他。第四、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到梦境,还是他是特例。

叶修现在唯一的线索是解雨臣,在他离开嘉世前有一个人来找过他,给了他名片。叶修叹气,当时他穿着嘉世的队服,是一件比较厚的卫衣,卫衣没有口袋因此名牌被叶修放在裤子口袋里了。

悲剧的是,他离开嘉世时没有带任何行李,所有的衣服都是由苏沐橙给他带来的,当他再次看到那张名片的时候它已经在洗衣机里滚过,被太阳晒过成为了一团废纸。


那张名片是解雨臣的,但他却不能确定他见到的人是解雨臣本人,当然如果是解雨臣本人这件事就好玩了。

原本应该死掉的人,或者是诈死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是为了什么?

解雨臣又为什么要诈死?

一个谜题后紧跟着无数个谜题,叶修在笔记本上写上今天的新线索———


霍秀秀。




评论(3)
热度(50)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