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西湖组】误读37

@

误读37


青铜门里是什么?

胖子问道,古潼京的青铜门里是什么?

“你真的在乎么”吴邪叹气,他们面前是一扇巨大的青铜门。

“胖爷我不在乎。但你不让我跟着进去,我就有点在乎。”胖子道,“你和小哥一个两个都往门里钻,我很想知道里面祸国殃民的是什么玩意儿。”

“里面什么都没有。”吴邪淡淡道,“一片黑暗,没有光没有时间甚至也没有自己。”

尼玛咕哝了一句藏语。

“凡所有像,皆是虚妄。”吴邪道,“错了,其实没有这么神秘。门里只是布满了一种吸光物质。造成了视觉假象,因此这扇门和西藏的门一样,都是假的。”

三扇青铜门,只有长白山那扇来自于天外陨石的核心位置,在里面时间无限接近与静止。

汪家和张家是最早接触到秘密的人,因此在他们看来复制一扇和长白山效果相同的青铜门,间接也就解决了最关键的问题。

人是会死的,可是留在一扇虚空的门里,停留在一段永恒静止的时间里。这样的人生,算是活着还是死了呢?

“那这里面就是汪汪叫老家?”胖子问道。

吴邪摇摇头,“不,里面确实什么都没有。汪家喜欢故弄玄虚,把最重要的东西藏在最不重要的地方。”

“可你还是要进去。”尼玛说道,“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见一个人。”


人是种必须心安理得的物种,他们为了得到安全感会在心里不停安慰自己,给自己所受的苦所遭的罪找各种理由,为的就是每天能睡好吃好,为的就是不痛苦。为此他们不停催眠自己,洗脑别人。

这种自欺欺人的不痛苦,造就了更多痛苦。


梁湾的脸被火把熏得红红的,她曾天真得以为像沙海一个这么热的鬼地方,她的纹身是会被热出来的。结果她想多了,解雨臣还是用了最原始的方法。

但梁湾这次很聪明,她穿了一件运动内衣,没有像上次一样面临蕾丝内衣外露,在场雄性都不在乎的尴尬情况。

苏万和杨好沉默着站在梁湾身后,黑瞎子帮她举着火把,解雨臣站在她旁边。梁湾看起来像是在场最重要的人,然而她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她其实并不重要。

“我从来不知道这里就是汪家老家。”苏万轻声对杨好说道。

他们不知道,如果不是黎簇的消失,汪家人不会到这里来。白沙漠对汪家来说成为了一个未知的区域,汪家绝对不会冒险,千百年来家族的稳定建立在绝对安全的状态下。

吴邪是个异数,是混进大海的一条淡水鱼,他没有被大海吞噬,相反大海正在被他改造成淡水湖。

简直荒唐,汪家首领那个黑衣人死死盯着梁湾的纹身。

“汪家新首领诞生了”黑瞎子笑道,“你们怎么样?听她的就地解散吧。”

黑衣人依然死死盯着梁湾。

“任何洗脑得来的忠诚,都说明制度本身就不合理,正常人都会反抗。汪家用洗脑确保忠诚,说明汪家本身就不值得你们忠诚,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让正常人对他忠诚。这样的家族,泯灭就是进化。汪家已经走到了末路。难道你还想给汪家陪葬么?”解雨臣叹气道,“吴邪超度普罗大众,我要给他打个莲花宝座。”

“好的,解总我这就安排下去。”黑瞎子看了一眼黑衣人身后的汪家人,“想好了么?”


冒牌青铜门很好开,轻轻一推它就无声而启,没有阴兵借道也不需要鬼玺。

“和闹着玩似的。”胖子叹气,“我就在这里等你。”胖子的包里放着一大把雷管,他有信心如果吴邪不出来他就能炸了他丫的青铜门,连着汪汪叫和小汪汪们一起做一道炸糊雀。


吴邪点点头,走入了黑暗。

因为黑暗,所以青铜门后的空间让人感觉无边无际没有尽头,仿佛可以一直走下去走到生命终结走到时间静止。

吴邪没有带手电筒,他没有带旅行包也没有带任何补给,轻松得仿佛是去见一位故人。

他闭着眼走在黑暗里,往前走1000米,他为此特地量过自己的步距,经过黑瞎子的训练后他每一步都能控制在1米。他的步子比寻常人大,人却能走得比一般人更稳。1000步后,他停下原地向右转,又往前走了50步。


然后他毫无预警得消失了。



评论(1)
热度(49)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