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误读

误读39


吴邪从梦中醒来,他看到胖子也在火堆前打瞌睡。等待总是无聊的,他在长白山青铜门前等小哥,不知不觉竟然做了一

个梦。他梦到了几个月前,他在白沙滩。

长久策划的事完全终结,吴邪有种空虚和失落感,像快速转动的马达突然被迫停止,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不真实感让他无所适从,他的身体停下了,思维却还在缓冲,大脑的条件反射依然紧张,很累,却无法停下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00:00


原来时间的长短在于人的感知,十年可以很短,一小时可以很长。彼十年此十年,可快可慢,那是否意味着人类其实可以控制自己的时间呢?


今天还是荣耀第十赛季总决赛的日期,吴邪惊讶于他自己的记忆力,他居然还记得。吴邪拿着手机发起呆,他发现自己不但记得比赛的时间,还记得他在报纸上看到,叶修搂着苏沐橙的照片。他看到苏沐橙躲在叶修怀里,他记得叶修队服上的水渍,他还记得十年前叶修的那个眼神,他都记得。

“想什么呢小天真。”胖子转醒伸了个懒腰,“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吴邪看着胖子,又看了看周围;他们身边环境昏暗漆黑,巨大空间中只有一堆将熄未熄的火堆。他们的影子在火焰摇晃的光影下、倒映在山石上扭曲,看起来像是群魔乱舞的妖魔。阴兵和人面鸟的尸体到处都是,里面还混杂着一些人类的白骨。

吴邪突然对胖子肃然起敬,在这样媲美鬼屋的环境里谈恋爱,有格局。“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聊人生大事?”

胖子叹气,“胖爷不和你谈恋爱,那你之后怎么打算?”

“我知道福建有个小村子,常年下雨,叫做雨村。”吴邪道,“那边空气好景色也好,传说在那边的山上还生长着一种能让人记忆力变好的植物。如果你和小哥都愿意,我们可以去那里隐居。”

“如果我们不愿意呢?”胖子问道。

“那我就去那里隐居。”吴邪道,“你们想起来的时候就过来看看我。”

胖子摇摇头道,“小天真,你这是在逃避。”

那我在逃避什么呢?吴邪笑了,“我只是想休息一下。”

“你在逃避。”胖子又说了一遍,“那你告诉胖爷,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想做的?等小哥出来,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胖子最近一直在说谈恋爱,十句话里五句不离题,剩下三句在暗示,吴邪开始还以为胖子有看上的姑娘了。

他当然是开心的,胖子虽然为人潇洒,但心底其实还是在意着云彩的,现在能走出来拥抱阳光当然好。

不过他也不傻,听着听着他就发现不光是胖子,连小花都在他面前提了几次。他不会傻到以为身边的人集体陷入了爱河。

他们在暗示他。

吴邪突然严肃了起来,“不行的胖子,小花和我不合适。”

“我呸。”胖子呸了一声,“吴邪你别和我装傻,你说你是不是看上叶修了!”

吴邪听到这个名字竟然愣了下,他又环顾四周,总觉得这种阴森恐怖的环境不太适合这个名字。

但这样阴森恐怖的环境,居然可以给他带来安全感和期待。因为胖子在,因为他们在等张起灵,因为他们是铁三角,什么阴森恐怖什么人鬼神佛他们都不怕。

可是,这里不适合叶修。他们原本就是两个故事里的人,能遇上纯粹因为写书的写串线了。

吴邪想他应该摇头,但他只是盯着胖子不说话,好像控制身体的神经突然坏死了。

“啧,小天真我们都看出来了。”胖子拿起吴邪的手机调出他的日常闹钟,“8月10号什么日子?可不就是叶修他们和轮回总决赛第一轮?”

“输了。”吴邪说道

“对,输了。”胖子叹气,“你忙得个陀螺似的,还有非洲时间记得这些事?”

“那又怎么样?”吴邪低头自言自语。

“你就是看上人家了!”胖子道,“看上了就去找他,装傻充愣追呗。我们出水芙蓉小官人明天起就再出道了,叶修那么好的品味加上天降系吴哥哥,他不会不珍惜的。”

“胖子”,吴邪叹气道,“我们不是一路人,我觉得我看着他就很好,不需要再进一步了”。


喜欢有很多种,相伴相守或者烟花刹那,那都是喜欢。前者是慢慢淌过的流水潺潺,后者是轰轰烈烈的一瞬心动,之后可能是岁月静好,也可能是相忘江湖。

但有一种喜欢,是最好这个人和自己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可以不知道我是谁,可以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喜欢他的人存在。最好,能看着他找到一个很喜欢他、对他很好,他也很喜欢的人平安又平凡得度过这一生。只要看着就好,最好他永远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什么乱七八糟的。”胖子急了,“天真你之前这样胖子我支持你,觉得我们小天真长大了。可现在什么屁事都没有了,汪汪叫安静太平了,你再这样干嘛?”

“结束了么?”吴邪惨笑,“每天晚上我还会从梦中惊醒,之前的记忆、那些费洛蒙都会回来找我,缠着我,看起来我现在还很年轻是吧?但其实我知道,我现在的心态就像是一个千年老妖精。对我来说,没有结束,永远也不会结束。我何必再去耽误别人?”

胖子没来得及反驳他,因为青铜门开启了,他一直觉得青铜门那些什么外星的鸡吧玩意儿很讨厌,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讨厌过。



“卧槽,小哥拦着他!”吴邪差点跳起来,“胖子你要干嘛。”

“胖爷我她娘的炸了它!”



一个人最难过的事,就是自己和自己博弈,感情和理性博弈。身心都叫嚣着想要亲近某个人,但大脑冷酷得表示不行。于是向往和憧憬就撕裂灵魂,人在冰里火里煎熬,渴望之人就成了上瘾的毒药。

吴邪蛇毒晚期,甘之如饴,上瘾上着上着也就习惯了,他摸着自己的脖子,那道可怖的疤痕正在渐渐淡化,可再怎么淡下去疤痕也不会消失。

黑瞎子点评的不错,他就是个自虐狂。


杭州广场大屏幕前,电竞少男少女们又哭成了一团。吴邪按着太阳穴,他感觉有某种即视感,只不过上次大家都在哀嚎,这次大家又哭又笑。

夺冠还没庆祝完,叶修就宣布退役,这家伙……吴邪摇摇头,笑了。

你看多好,我在人群里,你在屏幕里;所有我希望他们好的人都好好的。

“来,你的奶茶。去冰七分甜加珍珠椰果冰激凌。”胖子带着张起灵从一点点买好奶茶走过来,“又退役了。”

“第一次不是退役,是重新开始。不过这一次怕是不会复出了。”吴邪接过奶茶把吸管狠狠插到奶茶里,搅拌均匀后咬着吸管,“你说过,如果喜欢一个人,又知道他要什么,你给不给?现在我有答案了,我现在什么都给不起,他要的我自然也给不起。”

“你都tm不知道他要啥。”胖子道,“别说胖爷没提醒过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你以为有缘千里来相见,该爱就爱没意见。实际上人的缘分都很淡薄,现在我们三个都没带手机,大花瞎子铁定找不到我们,只有我们自己跑回店里。缘分就是这么单薄。”

“是,顶着38度太阳走回去,你大爷的少买一杯奶茶我们就能打车了。”

“胖爷我是在以身作则今朝有酒今朝醉,懂不懂?”

吴邪没理他,他们三个并肩走在街上,威风凛凛,回头率百分之百———百分之八十在看张起灵。吴邪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他刚在重播视频里,叶修差点没举起奖杯。吴邪的眼神这些年被瞎子训练得无比敏锐,因此他看到叶修的手竟然在轻微得颤抖。

叶修最后三秒操作精彩至极,大大小小只要和电竞搭边的节目都在无限回味这三秒。

也是这最后三秒,耗尽了叶修的十年,从此之后叶修再也不能达到巅峰手速了。

吴邪突然想到古龙小说里的武林高手,怎么说来着?


叶修出手了,他面对的是三个人。

而他只有一个,他孤独得站在原地。

他在微笑,为什么叶修在微笑?任凭谁在这个时候都笑不出来。

可他在笑,因为他是叶修。

三人对望一眼同时冲向叶修,三对一,他们无需害怕。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对决,结局早已注定。

叶修依然站在原地,刀锋离他的喉咙越来越近。

突然他动了,没人看清他的动作,但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只有叶修依然站着,他身旁躺着三个人。

叶修的手在颤抖,那原本是一双极为稳健的手,世上没有哪一双手会比它更稳比它更快。

可现在它竟在颤抖。

叶修大笑,他赢了,可他也输了。

他赢了今日,可从此之后他再也使不出从前那样快的剑法。

他赢了今日,他无怨无悔。


结局是什么?吴邪想着,结局并不重要,他们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事,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至此结局如何就已经不重要了。叶修拿着他的剑消失于江湖,吴邪忘却一切归隐于山林。

不是所有事都要求一个结局,留个执念给自己当礼物也挺好的。


吴邪想着想着居然笑了起来,连胖子和张起灵何时落后于他半步也不知道。

“魔怔了,”胖子摇摇头,“小哥准备好。”

张起灵点点头。

如果是半个月前的吴邪,此时应该已经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的意料。但现在计划完结,胖子和张起灵又都在他身边。所以,那些被黑瞎子好不容易训练出的警觉已经退化,敏锐的观察力和直觉也被一杯七分甜的奶茶消磨殆尽。

吴邪在看到他店门口的黑瞎子和苏万,还有坐在轮椅上的黎簇时,才感到不对。

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心脏突然被拧了一下,又好像心尖尖上被细针轻轻扎了一下。

更不对的是因为,苏万在吹萨克斯,黑瞎子在拉小提琴,他们都在演奏《今天是个好日子》。

吴邪突然停下脚步,他觉得这一切都很不对,很长一段时间里吴山居那扇他每天进进出出的大门,他却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随后吴邪就发现自己的肩膀已经被胖子和张起灵搭住,一人一边,好像在防止他逃跑。

“你们干什么?”吴邪被推着走进大门,回头对着胖子叫到,“强买强卖强抢民男么?”

“咳咳”,解雨臣及时咳了一声。

这声咳嗽像某个开关,吴邪突然就不说话了,但也不愿意把头转过去。

“啧”,张起灵按着吴邪的脖子,让他正视前方。


吴山居的老板椅上坐着一个人,他手撑在桌子上,坐像十分随意,霍秀秀和解雨臣站在他两边,他们都在看着吴邪。

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人说话了,但不是对着吴邪,而是对着霍秀秀,“他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坐在椅上的人笑了,“好像之前没什么傻。”

“哪个之前?”吴邪放下奶茶,“你还记得我?”

“很少有粉丝会对战术这么有研究,又对技能设定那么陌生。”那个人手上玩着一张照片。

吴邪仔细看了一眼,觉得现在要不是身后两个猪队友按着他,他可以直接表演土拨鼠钻洞。那是张叶修的明信片,过年的时候荣耀官方出的限定版,他叫王盟排队买的。没想到这小子自己私藏了一份,现在它就在本人手上。


“我记得你,吴邪。”



“可以了别吹了”,黎簇坐在吴山居门口,他和黑瞎子苏万三个人很像是“身残志坚出门卖艺为治傻孩子残疾”三人组,很不巧他就是那个残疾傻儿子。

“怎么样现在舒服了么?”苏万说道,“亲自来带你来看吴老板吃瘪。”

“呵呵”,黎簇冷笑,“我和他的账还没算完呢。”

苏万在心底叹气,但他知道黎簇就是这辈子都不原谅吴邪也是可以的,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作为兄弟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好了,下一首。”黑瞎子笑道,“今天我要嫁给你。”

“谁要嫁给谁?”杨好和张海客走到门口,看到他们三个。

张海客看起来很不好意思。

他往黑瞎子面前的碗里。

扔了三块钱。







评论(22)
热度(7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