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逼几句

大长篇写完了总要絮絮叨叨说两句


想写《误读》的时候,我正在一位盗笔圈退圈大佬家里吃饭,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因为那天我们打算吃意大利面,结果他没买面。


我说我想写西湖组,他在厨房里掂锅。

他说:写

我说:我想写沙海背景的西湖组

他说:啥?

我说:我想写沙海原著向西湖组

他说:吃饭了……你先吃饭

我说:干嘛!不能写么。

他说:能能能,你能把黑瞎子和叶秋写到一会儿,你什么都能写。


然后我们吃了意大利面酱涂面包配西班牙火腿汤。

那天的西班牙火腿汤真的太好吃了。


以上,就是误读的创作背景。


对于这西湖组来说,《沙海》之前我深爱叶修,《沙海》之后我爬墙了。

读《全职高手》的时候我在实习,负责审核整个签证部的资料和登记,每天都很辛苦,一天最开心的事就是打开手机看虫爹更新。看叶修一步步走向结局,看他退役看他复出。

结局的时候我实习正式结束(其实是上司偷偷帮我敲了公章,我辞职去旅游了……),捧着手机却没有再看一遍的勇气了。这一路太累了,我陪叶修走一遍便没有了回头的勇气,他却还有从头再来的气魄。

因此我佩服他,发自真心的喜爱他。

(翻译一下就是谁敢轻贱他我咬死谁。)


而看《盗墓笔记》的时候我才高中,一开始我觉得我会喜欢强大的张起灵同学,后来发现却是小天真更合我胃口。

我也不甚明白,这是为什么。

也许哪怕是个菜鸟,吴邪身上那种气质已经吸引了我,他在墓道里碎碎念三浅一深、我在书外哈哈大笑的时候,我就感觉他不一样。第一次下墓道里、和大部队走丢,看着粽子做仰卧起坐还能开玩笑的人,不会是个弱者。相比之下,我其实更喜欢沙海邪超过盗笔邪,资深吴邪研究员(?)退圈大写手同学莉莉曾说过,沙海邪比盗笔邪更加任性、盗笔邪反而更理性。那种无法言语的东西(也许这就是蛇精病吧),让我更感觉到吴邪是个强大的人,他强大到去推翻无数人想逃离的掌控。

他像什么?那天我和莉莉坐在公交车上,路过西湖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吴邪很像西湖。

看似风平浪静、烟雨朦胧,柔和细腻,实际上在西湖平静的水面下,暗潮汹涌,水草随时随地都准备吞噬来人的生命。多美的烟雨江南,美到让你忘记了危险的存在,美到让你忘记其实他是个很强大的人。所谓出水芙蓉小官人,不过是胖子的一句调侃,谁当真谁傻逼。

而叶修更像是京杭大运河,平稳安定,不管你往里面扔石头、金块、原子弹,他都会很快调整好自己,往自己的目标走去。

(你以为我会说叶修是钱塘江嘛?)

(说着说着不小心开了辆车?!)

如果同样是跟随他们,吴邪也许不会告诉你他的目的,不会手把手教你,但他会告诉你你要做什么,而我就是不管他叫我去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我都会去做。因为这个男人本身就是个匪夷所思的存在,这么大的局,那么多人被当成棋子,唯独这颗棋子不干了。他成为了下棋的人,和汪家和命运下一局棋。

下完顺便把棋盘掀了。

而叶修,他会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你,毫无保留的细心耐心地教给你,然后你要自己努力去做,他会在背后保护你。

如果,叶修在局里他会怎么样呢?我相信他会和吴邪做同样的选择,他也会坐下来为自己赢得一场属于自己命运。不同的是,叶修会比吴邪更稳的走每一步,他没有吴邪那么疯。


他们会殊途同归。


这样说来,他们其实是一种人。不喜欢被安排好的命运,巨大的不甘命运,和绝对的强大。拨开迷雾之后,他们不过都是一捧烫手的冰。


“那你告诉我,西湖组的组在哪里?”

杭州一座满是桂花的山上,莉莉这样问我。避雨廊坊下,她在看我手机中的《误读》,滴滴答答的雨声加上满鼻桂花香,我几乎要睡着。

她这样问我,“西湖组西湖组,重点在组,所以他们什么时候谈恋爱?”

我:“他们没有谈恋爱啊。”

莉莉:“啥?”

我:“暗恋不是恋爱吗?”


作为一个旁观者你会喜欢叶修嘛?会的,读过他的前半生,知道他为此付出了什么,为什么要付出的情况下。

反正我笔下的吴邪是对他有好感的,但也仅仅是好感,是一种“有点可惜”的好感。

有点好感,越来越喜欢,但也仅限于此,距离爱情还有20几章的距离。(但我不想写了……咕咕咕咕

是属于可以追求,然而就算错过了,也很美好,只要回想起来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就很好了。


喜欢、爱什么的并不是一定需要在一起才能体现……如果三年前的我这样说,不用你们动手,我先打死我。

可秋池毕竟已经不是那年能写出《秋风秋雨正秋时》的小秋池了(感慨

“如果有人这样对我,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我也会去想见见他”

知我者莉莉也,懂就可以了。

有时候我写东西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摸头


关于题目,从头到尾没有点题,有人会觉得这个题目也是用脚打出来的

我为什么要说也😂

不是的不是的


在这篇文里,从头到尾叶修都是吴邪的备选方案之一,但斗地主没人上手就出王炸。综合利弊之下,叶修就目前而言不是吴邪最好的现在。

如果是黎簇是备选0018,那叶修就可能是备选0019备选0020。不同的是,对吴邪来说叶修有家族牵制,万一出点事叶家就是不确定因素。

文里说到,黎簇的父亲因为欠了吴邪伙计钱,将黎簇背后的秘密告诉了吴邪,之后黎簇的父亲和霍道夫一伙人一起死在了古潼京。

如果吴邪没有带走黎簇,那么死在古潼京的人里也许就有他,也有可能他会直接落到汪家人手里。

谁也不知道他的命运会怎么样,所以吴邪带走了更合适的人选黎簇,将叶修作为自己永远的备选方案。

所以吴邪认为他身边的人,误读了自己对叶修的感情,他们想的太好,深层次的很多东西,吴邪自己都说不清。

然而也许最后,吴邪会发现自己也误读了自己的感情,毕竟来日方长。


但相信我,爱情不用在一起,不用让别人知道。爱情可以有杂质,也可以有算计,甚至可以有欺骗,但本质上那不会影响爱本身。

爱的成分很复杂



总有一些话是写给自己的,悦人不如悦己


很久没有写的自己那么开心了


评论(5)
热度(75)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