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

吴邪身下剧烈挣扎的人停止了活动,如同一条死狗般垂下了手臂,重重落在地上,“咚”得一声,在空旷的地下室回荡了一会儿。失去支撑的脑袋歪在一边,在他脖子上,有一条鲜红的缎带。


吴邪松开了咬紧的牙关,肌肉群随着从喉咙呼出的那口浊气一起放松了下来,他抬手,把垂下的刘海和额头上的汗水一起捋上去,露出英俊柔和的眉眼。


他的眼神恢复了年轻时的明亮。


“吴邪”,他听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熟悉的声音,他的背影随着声音,神经质得轻微抽搐了一下。

叶修在他身后叫他,“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很好。”他从尸体上翻下来,起身看着叶修,轻轻笑道。


“我从来没感觉怎么好过。”






西湖组



黑道AU



强强


大佬和大佬的博弈




这个寒冬



没打算写😂

评论(8)
热度(30)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