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吴老板,酒疯不是这么耍的



酒量这个话题,说起来就有点伤人。在叶修他们圈子里,看上去能喝的肯定是孙哲平和韩文清,先不说其他,光从面相上来看,他们就是纯爷们的代表。

如此豪迈的纯爷们,看上去一个能打三个的纯爷们。酒量表现如下:韩文清半杯红的,孙泽平一瓶啤的。

庆功会上,两个人豪迈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豪迈得倒地不起。还是张新杰和张佳乐一人去拖一个,把两个不省人事的爷们扔到休息室。

如果不是这一出,众位职业选手是真不知道他们两个力气这么大,尤其是看起来文弱的张新杰,拖着一米八一,体重75公斤的韩文清,气都不带喘的。


“真不愧是提着十字架抡人的牧师。”叶修这样评价道。

不过全场最没资格发表感想的就是他,都没人敢敬他酒。在接风宴上,作为代表队领队被体育总局局长敬了一杯酒,一杯啤酒,笑容还在脸上就“啪唧”一声倒在地上。

留下一群人不明所以,以为叶修突发疾病急得团团转,只有苏沐橙和方锐一脸淡定,淡定得背起他淡定得送他回房间,淡定的解释。

“没事,叶修哥就是酒量有点差。”

那叫酒量“有点”差么?体育总局局长感觉自己衬衫后背都是湿的,唯恐差点就无法向组织向人民交代。

主要是,差点他就以为自己一杯酒把叶家大公子喝死了,从此仕途一片灰暗。

所以灌谁酒都不能让叶修喝。

加上酒精对人体精神可能照成的影响,可能造成手抖等原因,除了两位豪迈的爷们,其他人都是开心管开心,秉持快乐肥宅基本素养,快乐肥宅水就是我们的香槟,维他柠檬茶就是我们的生命。

总结一句话,电子竞技,不相信酒精。


吴邪在他们圈子里酒量也不算很好,当然这些年还是练出来一点的,后来在雨村闲来无事,他和胖子不知道又整什么幺蛾子,偏要自己酿酒。酒曲、粮食、坛子,为了好好发酵,他们还特地搞了一个酒窖。忙活了好几天,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气候,封坛入窖。


酿酒最主要的其实不是发酵的粮食,抑或酒曲, 而是水质。雨村瀑布上的泉水,纯天然无污染是酿酒的最佳选择。但瀑布看上去平易近人,走两里地就到了,他的泉水却要人提着水桶来来回回爬半座山。这个任务张起灵同学当之无愧,上山下地挑着水桶来来回回跑了七八遍,终于把胖子和吴邪的缸灌满了。

再看看他们,宛如一百八十几斤的孩子,眼里充满着哑儿子长大了的欣慰。如果叶修在,会告诉他们,其实小哥眼里也有对胡闹儿子的无奈。

男人的友谊,不是你是我爸爸就是我是你爸爸。


总的来说,就是父子关系没毛病。


封坛的时候叶修不在,他去北京开会了,

开坛的时候他也不在,他从伦敦刚回国。其实他在不在的意义都不大,虽然私酿的酒度数不怎么高,但对他来说大概一口就是极限了。

实际上,一开始吴邪对私酿酒是存在质疑的,因为酿酒其实是很讲究的事,稍许有点疏忽酿酒缸就会变成大型细菌培养皿,他还不想看到他们三个上新闻头条:

三男子私酿白酒,饮用后食物中毒。

“有点吓人。”吴邪看着胖子过滤酒液,不得不说其实他们私酿的酒还不错,酒香

浓郁,离瓶装酒就差一个酒液清澈。“真的能喝么?”

“哪来那么多破讲究。”胖子稳着酒瓶,张起灵抱着酒坛,将酒液倒出过滤,“胖爷我以前在乡下,乡下哪来的罐装酒卖?都是农户自己私酿的,也没见谁喝的食物中毒。”

末了补了一句,“要中毒也是酒精中毒。”

吴邪对此不置可否,但耐不住酒香,加上之前身体不好被强行禁烟禁酒,现在身体恢复得不错,才被允许喝点酒,但依然不许抽烟。

私酿看上去卖相实在不太好,但入口却很醇厚,颇有点“入口柔、一线喉”的意思。和罐装白酒不同,这样的酒卖相不好,但酒醇酒香,度数也不高,属于很容易喝的类型。

也是很容易醉的类型,他们三个酒量都不错,尤其是胖子,多年驰骋酒场,酒量深不见底。

但酒这个东西,有时候醉不醉和酒量好不好其实没什么大关系。

酒精作为做好的溶剂,把人类的情绪、感情全都融化的很好。一杯入喉,堵在心里的苦闷或是欢畅都被融化得七七八八,和酒液一起冲到胃里,化为暖或者烫。

不止是苦闷难解醉人,当所有算计、人心叵测都成了过往,心里的沉疴痼疾一并抵消,无远虑无近患。这样的心境,也是很容易醉的。

尤其是私酿的酒。

自己酿的酒和生活一样,看似平淡无奇,一杯接一杯完全意识不到已经喝了多少,过了几年。但越是这样的酒,后劲越大,等吴邪意识到自己喝多了,他早就意识不强全靠毅力坚持,才能勉强在自己失去理智前,让自己躺到床上去。


叶修终于结束了第三场庆功会,其实庆功庆多了也挺没意思,尤其是作为官方代表出席的庆功会,先作为领队发言,然后领导发言,发完言吃饭。吃饭还不得安生,吃到一半可能还有领导过来聊天递烟,无趣得很。

只有今天有点意思,今天没有什么官方人员,连冯宪君都不知道他们几个伙同俱乐部队员,摆了好几桌。没喝酒的比喝酒的还能闹腾,玩到最后非要周泽楷上台唱歌,可怜周泽楷憋红了一张脸,唱完了一首两只老虎。回到房间,叶修还在和方锐笑到肚子疼。

笑着笑着他就听到了手机铃声,方锐送给他个白眼,光明正大得“悄悄”溜出门,不知道找谁吐槽他们领队去了。半夜十二点,用脚趾头都知道是谁的电话,他才不想做那个被闪瞎的单身狗。

叶修接起电话,却没听到吴邪的声音,只有雨村哗啦啦的、终年不停的雨声,和吴邪厚重的呼吸声。

“喂?吴邪。”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是翻动了一下,他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

“叶修。”吴邪一开口,他就知道这位大爷喝多了,连舌头都有点大说起话来有点听不清。作为批准吴邪不禁酒的“家属”,叶修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你什么时候回来?”吴邪问道。

叶修在心里默算了自己的行程,发现归家之徒可谓遥遥无期,“最快下个月吧。”

“唔…”电话那头的吴邪发出意义不明的一声叹息,“还要一个月么?”

“对啊。”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软化了吴邪,现在听上去他可不像是驰骋疆场十余年的小佛爷。叶修愣是从他声音里听出了些许撒娇的意味,语气也带上了哄人的感觉。

他在哄吴邪,叶修意识到,多难得啊。

“不能快点么。”吴邪说道,“我好想你。”

“……”叶修拿着手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吴邪和叶修都是极具内敛的人,这样的话吴邪清醒的时候从来不会说,从相识到现在,都是如此,好像他们真的就不会想念一样。

“我好想你啊。”吴邪还在电话那头喃喃细语,配合着雨村的雨声。

“嗯,我知道了。”叶修轻声说道,“你快睡吧……”

电话那头吴邪的声音慢慢被平静的呼吸声代替,空余下雨声,叶修感觉他通过雨声听到了瀑布的声音,听到了家门口西藏璜小小的呼噜声。

哦,还有胖子大大的呼噜声。


叶修像着那些细微的声音,笑了起来,对着无人回复的电话说道,“我也很想你呀。”














吴邪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月手机费要300块。



评论(9)
热度(135)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