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误读46

误读46


那本写满了线索的笔记本被叶修留在了杭州,后来他细想看一下,觉得这件事可能关系到的不仅仅是家族往事。但再怎么精彩、匪夷所思的往事都已经过去。


“你才跑了几圈?就坐下了?”叶承山看着才绕着公园跑了一圈,就一屁股坐在石凳上休息的叶修。

“我以为您有话要说。”叶修气还没喘匀,“不然您老人家哪会来公园晨练?”

“老人家也是需要锻炼的。”叶承山做到叶修身边,“不然容易和现在的某些年轻人一样,骨质疏松。”

“叶秋都骨质疏松了?他还这么年轻啊。”叶修道,“你打算说什么?解雨臣是不是告状了?”

“都几岁的人了,还要人告状。”叶承山看着远处的人工湖,叹气道,“都几岁的人了,有什么事不能直接和我说么。”

叶修没回答。

北京夏天早晨七点多的空气状态还是很好的,公园里只有一些早锻炼的老年人,空旷又安静,远处传来一声声自行车的铃声,是早上赶着返校的中学生从公园里抄近路了。

叶修叹了一口气。

“先告诉我,你怎么知道青铜门的。”叶承山说。

“之前我来过北京一次,在酒店里作了一个梦。但我觉得那不是梦,因为醒来后发现脖子上好像有蛇的牙印。”叶修摸摸自己脖子,两个小洞已经消失了,他却感觉好像他们还在。

“嗯…我知道了。”叶承山不咸不淡地说道,“关于这件事,我一直是这样想的。什么都不知道,和什么都知道都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是一知半解,吴二白就犯了这个错误。”他笑一下,继续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一点,那索性我就都告诉你。”

“这个故事很长,也很久远。”


那是个又精彩又无聊的故事,从古至今人类的追求没变,人类的心也没变。人类一直说,不会变化的只有变化本身,但抛却伪装,抛却虚伪和做作。人类的欲望,才是一直没有改变的东西。再匪夷所思的故事,归根究底也不过是某个人的一个念头而已。

曾经他们可以是参与者,甚至是牺牲品,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有个人替他们结束了。

“六年前,有个人找到我,他提出了一个交易。”叶承山说,“这个交易关乎于你,现在你决定要不要去找他。”

叶修点点头,“我当然要找到他。”

“好吧”,叶承山点点头,“孩子大了就要让他们自己做选择,自己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点你在很小就学会了。”

“是啊”,叶修道,“没想到我还猜中了这么多。太优秀了,我都佩服我自己。”

“……我觉得这个由我来说比较好。”叶承山叹气,“在你的七点钟方向有一个孩子。他叫黎簇,从你回家开始他已经在附近出现了三次。”

“他是谁?”叶修问道,“他为什么来找我?”

“他是吴邪的棋子。”叶承山起身,“你们聊聊吧,很多内情他知道的比我多。我就在附近。”


评论(5)
热度(33)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