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5.20/24:00】

23:59
 
荣耀官方为5月20日活动准备了无比丰盛的奖励,广大荣耀玩家对此十分满意,不管他们是不是一只骄傲的单身狗。荣耀活动奖品永远是那么丰富,那么动人,BOSS永远是那么那么那么难,如果每次情人节活动都带着自己女朋友男朋友组队,大概分手二十次都不一定够——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不管什么活动,文案再煽情策划再用心,归根究底只是抢BOSS、走地图和打副本,联机游戏玩家最终玩的还是游戏里的人际关系和竞争这件事本身。
 
0:00
 
5.20副本开启。
 
 
王胖子隐退了。
自从上一次从雷公斗回来之后他再也没有下过斗,现在他一个人住在雨村每天种菜钓鱼偶尔会在自家院子里捡到从不知道哪个山沟沟里爬出来的张起灵。村口发廊的老板娘时常会来,帮着胖子洗洗衣服整理一下屋子,再坐下来一起吃顿饭,有时候她会带一点自己做的小菜,大多是一点耐放的腌菜或是时令的蔬菜。如果张起灵不在,老板娘也会懒得走一里地在胖子这过个夜。胖子对此很满足,他时常感叹到底年级大了,岁月不饶人,现在小日子过的挺太平不管什么雷公云母,除非是铁三角没人能让他再出山。
第一次他和吴邪发誓隐退,两个人大张旗鼓,一连宰了两只鸡一只鸭子,吃了三天才把一桌子的菜吃完。吴邪说算了倒掉吧,胖子不肯,坚决表示这是他们的隐退宴不可以如此亲率。三天之后胖子亲自把再也吃不掉的红烧肉倒进了垃圾桶。
不久他们一起下了雷公斗,隐退时长不超过一个月。
但这次不同,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隐退宴,在吴邪回杭州善后的几天内,胖子就彻底不想下斗了。仿佛他是在这几天突然安定,突然就没了对下斗的热衷和兴趣。如果以好奇心来界定一个人的心理状态,那王胖子毫无疑问已经符合他的真实年龄。
也可能只是他有点累了,更可能是因为该死的焦老板让他想起了什么。
但这次隐退应该不是一时的冲动,或者谁和谁打的赌,他就是突然累了。每天只想安安静静种菜、钓鱼、睡觉和定时定点打电话嘲笑吴邪。
顺带一提,因为吴邪拐走十三仓管理员,现在他正在和他的二叔向白家道歉,毕竟吴邪先是害人家闺女春心荡漾后来又拐走小白下斗,送回来的时候差点没命不说,最最最后还深情款款的告诉人家妹子:你会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白昊天热盈眶,说对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太好了我终于和偶像成为朋友了,你等我一下我手机呢我要和你合影留念。
白家家长在吴二白身边嘴角抽搐,透露出一种不想搭理吴家人和“我家这是什么倒霉孩子啊”的沉重心理。总的来说因为吴邪在吴二白计划之内的乱来,十三仓管理员目前身体抱恙需要静养因此就劳烦小三爷再看两天仓库吧。
吴二白做事滴水不漏,在领教过自己侄子有多能折腾之后,索性直接掐了电脑,吴三省的货也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留下吴邪一个人每天在十三仓里扫雷都玩不了,拿着自己的手机妄图在QQ上骚扰叶修。

无果,又是叶修不理他的一个礼拜。

叶修和吴邪的恋爱十分成年人,成熟的人谈恋爱总能谈得比较舒服,幼稚的人在你死我活卿卿我我的时候,两个成年人可以直接将日子过的有滋有味。他们都很忙,没时间浪费在这么多争吵和好分手再和好的戏码上,需要的时候他们总会在彼此身边。这是两个人不需要言语的默契——如果吴邪没有做出第一个错误决定的话,那么这份默契就会一直存在。
吴邪连夜带着小白和胖子下斗的时候为了避开自家二叔连手机都没带,叶修一大早上被敲门声吵醒打开门发现黑着脸的吴二白,和他带来的消息。
不理吴邪很正常,真的不是在闹脾气或者冷战,只是单纯的不想理他。
吴邪在这点上很清楚叶修,因此短信以检讨和忏悔为主,用词考究语气真诚态度诚恳,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吴老板的口才再一次被吴邪使用的淋漓尽致,然而这么多天他的力气全打在棉花上了。他也不是没想过找场外援助,但看看自己这边,找胖子怕是一起被怼,找小哥想都不敢想,秀秀和小花只会看戏,还有个黑瞎子不把事情搞砸就不错了。再看叶修这边的场外援助,苏沐橙绝对拥护叶修,叶家人目前也就叶修妈妈比较喜欢自己,告诉他们简直就是自杀。
场景宛如季后赛吴邪刚成立的新战队遇到三冠王叶修,个人赛全军覆没,团队赛惨不忍睹。目测战况3-0,1-0,最后一轮团队吴邪战队这边仅有队长吴邪还在坚持。现在大家看到吴邪血条仅剩最后百分之20,身处场地中央的他身边毫无防护,而他的对手君莫笑目前血量百分之一百,胜负已定!但是我们的吴邪选手极具体育精神,在对面兴欣战队全员围剿,君莫笑满血的情况下依然没有打出GG,他还在坚持!
对此吴二白先生你怎么看呢?
吴二白:“他活该”。
胖子总说叶修的嘲讽很可怕,那他是没体会过叶修的被动技能沉默,更可怕。吴邪作为唯一一个体验过的人觉得这是他这辈子体验过最可怕的状况——叶修生气的效果,无声胜有声,仿佛五十根雷管放在压力锅里同时爆炸。


胖子感觉有些不对劲,虽然日子还是一样的过下去,但他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或许是因为张起灵又不知道去哪里面壁,或者是好像生活里少了什么人。雨村的气候很好,清新舒适,没有大城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和工业污染,胖子不止提议过夏休期吴邪可以带着叶修一起养一段时间老。每次说到这里吴邪不是扯开话题,就是直接沉默。胖子直觉不太妙,不过年轻人谈恋爱偶尔闹点矛盾也很正常,以他对叶修和吴邪的了解……
以他对吴邪和叶修的了解,他们好像没吵过架啊?

胖妈妈不放心,收拾了行李给小哥留下了纸条,千里迢迢从福建坐绿皮火车跑到杭州,内心隐隐约约觉得吴邪的爱情道路道阻且长,娘家人不管不顾他二叔还告状告到对象这里。婆家也就婆婆心疼一下,公公和大舅子完全不同意这门婚事。
尤其是大舅子,胖子重点吐槽叶神这位又成熟又幼稚的双胞胎弟弟,比爸妈还积极的反对,相比之下叶修身居高位的老爷子可以说是很开明睿智,大气谦和。吴小郎君只有一个胖妈妈,整天为他的操心。

胖子留在江湖的传说还留有余温,之前吴二白把吴邪和胖子的信息链全部斩断,逼得他们剑走偏锋。圈子里有不少人都在围观这一次吴家叔侄的博弈,场面堪比叶修单挑周泽楷,所有懂门道的不懂门道的都在等着看吴家热闹。整个九门都压吴二白,偏偏吴邪就是有这种本事,一次次不走寻常路,每次都能反败为胜。
这一次的动静不比上一次小,围观看戏的人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之前站错了队,于是围观不下去乖乖得再叫吴邪一声小佛爷,这次换吴邪冷笑了。
三十年风水轮流转,胖子摇摇头。他才出山没多久,鉴于这次是没通知吴邪自己跑过来多管闲事,胖子还是先联系了目前还在吴二白手下潜伏准备随时听吴邪命令下手夺回吴山居的王盟。
王盟在火车站看到胖子仿佛看到了亲人,冲上来握着胖子的手,热泪盈眶。
“胖老板!老板死了!”


吴邪死了?

胖子才不信,他们上过长白山下过南海墓,扳倒过汪汪叫一家,炸过西王母老家。从雷王斗里出来明明吴邪的肺已经好了,现在怎么死了?
胖子才不信,“怎么回事?吴二白还能让吴邪死在杭州?叶修呢?”胖子坐到副驾驶位上,行李被他随便甩在后排。
“胖老板您先别激动”王盟将手交叉在胸前护住自己,“老板说了见到你就这样和你说,现在关注吴家的人很多所以你的反应最直观,反正吴邪就是死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扯什么鸡巴蛋,快带我去见小天真。”
血量仅剩百分之一的吴邪选手苟延残喘正在写检讨,深刻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之后的处理结果和目前处理结果的进度。胖子走进书房的时候吴邪正好写到最深情处,慷慨激昂热情高涨完全没注意到体积庞大的胖子。他在吴邪旁边站了一会儿,看完了整张检讨书,感叹道:“活几把该。”
隐瞒病情、玩失踪、背地里不管不顾招呼不打一声去拼命,最后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人,他的情况还是二叔找上门说明的。
说真的胖子觉得叶修只是冷处理真的太好了,如果理性一点应该直接分手再附加一套散人快打。

吴邪检讨书上写满“近乡情怯”,四个字明里暗里翻来覆去写了满满一张纸,看得胖子又替自家小邪邪憋屈。最后吴邪写道:自己打定主意不再出山,道上之后只会当吴邪死了,再也没有幺蛾子了。
胖子摇头,吴邪听到声音捂着自己的检讨书抬头准备讨伐胖子偷看自己的书信。
“我回去了”胖子拎着压根就没放下的行李,转身就走,“家里的鸡要喂,菜要浇水,还有个哑巴儿子等胖妈妈烧饭,没闲功夫管你了。”
“你tm才来就要走啊。”
“最关键是”胖子捂着腮帮子妩媚转头,“老娘牙酸。”

比赛到最后吴邪战队也没打出GG,大明大方的站在君莫笑面前,说,“来打死我吧!”
“所以胖老板”胖子坐上车,王盟赶在胖子开口之前问道,“老板是不要我们了么。”
“不要了,都不要了。重色亲友的娃,白瞎了胖老妈子一把屎一把尿喂养着长大了。”



兴欣战队一整夜都没人睡觉,0点一到荣耀新副本地图就被成千上万组队的“情侣”霸占,系统推出的材料极其稀有,各大战队恐怕都派出了精英队伍,鉴于所有人都知道叶修肯定会亲自上阵,因此不少战队大神都是组队出现。当天副本外是单身狗地狱,也是cp党天堂,玻璃渣白砂糖伴着尖叫齐飞,叶修微微一笑来一对杀一对。
一大早战队老板,也是唯一一个睡过觉的陈果出门给战队各位祖宗买早饭,刚出门就收到一个快递。
一封信外加一大束红玫瑰,陈果捧着花,想着这到底是粉丝送给沐橙的呢,还是某轮回战队队员送给柔柔的呢。
信封反转过来,上面秀丽好看的瘦金体写着:叶修亲启。
由于太过震惊,陈果把买早饭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捧着花一个百米冲刺跑到训练室差点把大红玫瑰扔到叶修脸上。
在训练室新人旧人一片“卧槽”声中,叶修淡定从容地撕开信封,在沉默中读完信件,然后完成下线折信放口袋起身离开一系列动作。
“你去哪……”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的陈果拉住叶修。
“回家”叶修翻了个白眼,“再不回去明天花圈就要送到吴邪家门了。”

评论(11)
热度(148)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