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长乐坊-001兰芝楼

杭州萧山官道边上有一座酒楼,它不出产杭州最好的酒,也没有全杭州最好的菜,更没有杭州最好的小曲儿。实际上,酒楼连唱小曲儿的姑娘也没有,杭州城的公子哥要寻欢作乐是断不会来这家酒楼的。

说这是酒楼,倒不如说是一家客栈。

 

但它却是全杭州最热闹的酒楼。

可它没有好酒,也没有美人,怎么就成了全杭州最热闹的酒楼了呢?

原因自然是有的,那得先从酒楼的老板娘说起;酒楼的老板娘是个寡妇,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个寡妇到也不是一般的寡妇;她17岁被娘家一顶红轿嫁到了杭州,不到三个月丈夫就病死了,就在街坊可怜她的时候,一个人开了一家酒楼,就在杭州萧山的官道上。

一个寡妇必定是要被人欺负的,一群平时游手好闲的男人闯进酒楼想调戏老板娘,才开口说了两句就被老板娘打了出来。

老板娘是寡妇,寡妇是女人,偏偏这个寡妇还是一个自视清高的女人,一个自视清高的女人自然就不允许别些不相干的男人来自己地盘撒野。于是这个女人不酿酒,不卖唱,甚至在这酒楼里连个上等的雅座包厢都没有。管你是皇孙贵族还是三教九楼,全部都要挤在大堂里,喝三个铜板一壶的烧刀子,听一个半瞎的老头子说书。

一个半瞎的说书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杭州醉仙楼的仙儿,异梦阁的秦香那个不是温香软玉情意绵绵,酥到你骨头里?谁会放着红袖盈招不去,跑去听一个半瞎的老头子说书?

 

偏偏还就有人爱来,这大堂里闹闹哄哄大半是为了这个半瞎的老头子,还有小半是为了那些听老头子说书的人来的。

跑大半得杭州来听说书的人是什么人?大多是无聊的公子哥,可到这兰芝楼来听说书的人中,还偏偏就没有一个是公子哥,全是一群江湖客和一群看江湖客的好事人。兰芝楼就靠着这个一个半瞎的说书人,和一群消息灵通的江湖客火起来的酒楼。

说是酒楼,但更多的人把它看做一个散步消息的好去处,杭州城乃至整个江湖上的消息,无论真假,在这楼里散布的最快,能听到看到的事情也最多。

 

今日那个半瞎的老头子正在说这个月在杭州城内发生的大事,也是江湖最近发生的大事。

事关江湖第一大门派嘉世。

嘉世这个门派由三人创立,一个斗神叶修一个千机子苏沐秋还有一个财神爷陶轩,去年的时候老爷子也说了一件嘉世的大事。那半瞎子道,不过都说有因才有果,这事情的源头倒也不是去年斗神叶修被逐出嘉世,留下神兵却邪,而是十年前千机子苏沐秋病死。

 

都说这三个嘉世的元老情深义重,却不知是这叶修和苏沐秋情深义重,陶轩不过是有钱而已。可要在江湖上闯出名号,光是有钱可不行,于是陶轩也就不得不对和叶修苏沐秋情深义重。去年,陶轩找到了武学奇才孙翔,不出三日就道叶修行为不检把他逐出了门派,还强令留下千机子给叶修的神兵却邪。

 

老爷子说到此处,台下已经有些不安分的人在窃窃私语,都说这孙翔确实是个好苗子,可惜得了却邪之后得意忘形,竟然找被逐出门派的叶修切磋。却不想架还没打成,就被叶修一句“堂堂一门之主找一个镖师切磋”的话气得不轻,说到底年轻人还是沉不住气。

又有人道,什么门主不门主,叶修在嘉世的时候也是门主,那有门主被长老一句话就逐出门派的,说到底嘉世还是在陶轩手底下,老东西看叶修这门主当的惬意;嘉世这个门派却从一个大门派变得不温不火,去年武林大会还被轮回压力一头,心里恼火不过,才找了由头打压叶修。

又有人道,我看也不是,叶修这个人我见过,长得算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就是坐没坐相站也没站相,一张嘴还损的很。陶轩能忍他十年,也算是看在苏沐秋的面子上了。

还有人道,哎,说到苏沐秋就可惜了,英年早逝。但你们听说没有,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那可是武林第一美人,嘉世逐叶修的当天晚上就毅然决然得和叶修一起走了。

难不成是因为苏沐橙他们才决裂的?有人猜测道,这苏沐橙可是个美人,当年武林大会我在一个茶楼的见过。当时她在雅座之上,我在大堂,恰好一阵清风拂过,吹起了雅座的纱帘,我就看到了苏沐橙,那眉眼.......

 

台下从十年前的往事聊到去年叶修被逐出师门,再说到江湖第一美人,眼看着话题越来越不对味,台上的半瞎子才慢吞吞的敲了下惊堂木。

“就在昨天”半瞎子故意停顿的一下,等底下的喧闹停下才继续道说,“昨日,嘉世放出消息,陶轩死了。”

“就死在他的卧房里。”

 

陶轩死了?!这半瞎子说了四个字,就如同扔了一块石子到水里,惊起的水花也许乍看不大,但是泛起的涟漪却绝对不会在一时半会儿平息。

嘉世是昔日的武林第一大门派,长老陶轩死了,还是在自己的卧房里。毫无意外必然是嘉世内的人所杀。

这兰芝楼中的消息,你听别人讲的可信可不信也可半信半疑,可这老瞎子讲的消息却是不可不信。

他说陶轩死了,那必然陶轩就是死了。

问题是,谁能在嘉世杀的了陶轩?就算是没有斗神叶修,时下的门主孙翔也算是江湖数一数二的高手,更不用说嘉世里还有邱非、刘皓、沈夜辉等一干好手,要在他们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杀了陶轩还能全身而退的人物.......江湖上并没有几个,但全都是响当当的武林高手,要真是他们恐怕江湖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各位”忽而台下有一看似平平无奇的灰衣人站起,提了提嗓子,“在下乃嘉世刘皓。”刘皓名号一出,无异于在暗潮汹涌的兰芝楼中又加了一把火,不少刚才还在窃窃私语的人都停下话语,回头看他。

“在下现为嘉世代门主,现有一事相求。”

“请各位相助抓回杀死我门长老陶轩的凶手,原嘉世门主孙翔,取其首级者嘉世必然重谢。”


评论(8)
热度(6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