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长乐坊003-镖局非局

彼时,吴越王的世子吴邪还不知道自己正在离这里不远的一家酒店里成了别人的谈资,他现在只琢磨一件事。

 

就是这斗神叶修所在的镖局究竟什么时候开门。

 

这镖局算来也蹊跷,它就开在嘉世对面,不偏不倚隔着一条青石板街。原本这条青石板街并非如今这般,在十几年前它还是一条泥路。和全杭州的千千万万条泥路并没有什么大区别,无论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杭州夏天的大雨,这雨水一浇下去就成了软踏踏泥泞,马蹄快速踏过自然是一路飞泥。当年镖局的镖师,也就是现在镖局主人陈果的爹,并没有闲钱给他修路。

于是路还是泥路,镖局也是半死不活的生意。

知道来了嘉世,陶轩看不惯这条泥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非常。像是现在初夏的晴天,暖暖的阳光一洒便能问道泥土味,于镖师来说这便是自然的味道,于从小养尊处优的陶轩来说,便是一股子泥腥味。于是嘉世创立的那一天,陶轩就命人把这条泥路铺上青石板。等到嘉世成了名门大派,来来玩玩的马蹄一踏,不过几年,青石板路上就布满了裂痕。

如今嘉世已不是当年的嘉世,镖局倒也不是当年的镖局了。

 

嘉世的门主换了人,镖局的老板也换了人,现如今这个镖局到成了江湖上名气最大的镖局。只因为它有一个全江湖名字最大的镖师?自然不是。

这镖局里有武林第一高手叶修,有武林第一美人苏沐橙,还有俏修罗唐柔、气功师方锐,神鬼手莫凡,有神算罗辑,还有包荣兴和另一位隐退江湖的高人。谁人敢说他只是一座镖局?

就连镖局的老帮娘陈果也不敢说这里只是镖局。

这家镖局以前没有名字,自从收了叶修它才有了名字,它叫兴欣镖局。

原本说到这条青石板路,那是嘉世的路,如今嘉世式微这条青石板路到快成了兴欣镖局的石板路。

 

镖局的老板娘是个聪明人,镖局今日不是不开门,而是不能开门。

 

整个镖局的人都在大堂里等着,等吴邪走,或者等叶修来。等吴邪走,是因为吴邪的生意,这朝廷的生意他们不接,等叶修来是为了赶吴邪走。

是了,兴欣镖局的规矩就是不接朝廷的生意,管你什么人,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不开门就是不开门。

 

只是这吴越王的世子也并不是什么软柿子,陈果从门缝里看去这吴邪一身白衣,称着腰际青白玉的腰带挂坠自是潇洒无比。一张脸也是英俊非常,眉眼间皆是温和笑意惹人欢喜,是道公子如玉。于大家闺秀来说,此等公子自然是世上最好的良人。只是陈果从小在镖局张大,自然是看不上这等温润公子,于是断定看吴邪的样子也不能在镖局门口等上几个时辰。

只是三个时辰过去了,这吴邪却能在镖局门口一动不动的等着,若不是时不时抬头看看日头,陈果只会以为他是入定了。

“他有功夫在身”苏沐橙在陈果身后说道,“再拖下去,恐怕要糟。”

陈果自然也知道,吴邪不走他们不开门,一时还好,不过是你我心中计较。可现在三个时辰过去了,吴邪像是咬定了要他们接单子,若是还不开门,恐怕这和吴越王府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骑虎难下之时,救星回来了。

 

叶修昨日上午说要去蓝溪阁看个朋友,今日这个时候陈果算着该是时候回来了,于是陈果和苏沐橙在门缝里看吴邪,其他人眼巴巴的看着西边的窗子等叶修回来。从远处看就像是望穿秋水的一群鸭子。

 

路卷西风,马蹄疾;叶修老大远就看到有一位白衫的公子等在镖局门口。这初夏的日头不算太毒,但也绝对不算清爽,只是从远处便可看到这位公子白衫翩翩,并无困倦之感。等到了那人身前,叶修勒住缰绳才发现哪里是“无困倦”这么简单;这位公子分明周身上下清清爽爽,英俊的脸上一滴汗珠也无,而眉眼间分明带着笑意。

脸是英俊的脸,公子也是养眼的公子,只是他现在大抵并不是叶修想见到的人。

“你是吴邪?”叶修问道。

“你知道我是吴邪?”公子说道。

“不知世子说来是为何事。”

“叫我吴邪”吴邪笑道,“你不知道?”

“自然是不知道”叶修从马上翻身而下,头也不回得往镖局走“兴欣不接朝廷的事”

“兴欣不接不代表你不接。”

叶修闻言脚步一停顿,刚要回头说什么,就听见镖局门开了。一位绯衣女子从里面探头出来,乌黑秀发衬着一张脸蛋越发俏丽,不是苏沐橙又是谁?

“叶修哥”苏沐橙如银铃一般的声音响起的瞬间,一根白色丝带就缠上了叶修的手腕;门里看是弱不禁风的姑娘收手一拉,毫无防备的就将叶修整个人拉进了门里去,吴邪也没想到这一茬条件反射伸手就想拉叶修一把,可惜吴公子出手再快,也抵不过那条几乎有着全兴欣功力的白色丝带。只是反手一抓,手掌一合的瞬间,叶修就被拉近了兴欣的大门。

大门就像是没开过一样迅速的合上了,只剩吴邪站在原地傻愣愣地兴欣紧闭的大门,脑子里想的却是;斗神叶修的手,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那边叶修也被这一拉拉的措手不及,不自觉就用上了内力。等到他被拉进门,丝带那头的苏沐橙唐柔方锐包荣兴等人收力不及,又加上叶修的内力,七零八落倒了一地,倒是叶修本人气闲神定正在门口。

“叶修,世子在门口站了三个时辰了”陈果和罗辑赶紧手忙脚乱的扶他们起来,陈果还不忘解释现在的情况,“你先别和他说话,等会儿他以为你同意了呢”

叶修也搀起苏沐橙,替她拍落衣裙上沾染的细小灰尘,“他说什么了么?”

“什么也没....”

陈果话音未落,只听到一个男音从远及近、清亮温存,“我要叶修当我的镖师,只要他一个人。”

 

千里传音。

 

当真声如其人,叶修想道。

 

“原来真的会武功啊”,躺在贵妃榻上的“避世高人”魏琛说道,“偷听别人说话到现在不算,还显摆内力,当真.....”

魏琛原本是蓝雨下蓝雨堂堂主,可惜十年前一场祸事一身内力尽数被废。不过此人极其豁达,内力被废之后不但没有郁郁寡欢,反而过的越发滋润。在来到兴欣之前,自己成立了一个小帮会,整日靠卖武林秘籍招摇撞骗攒了一大笔钱,如今在兴欣当着财主混吃等死。

“当真什么?”那声音“说道”,这四个平平无奇的字硬生生被吴邪“说”的带上了一丝恨厉和半分笑意,听上去更是邪魅的很。

“当真....”魏琛想到之前一句无心之言说的声音很轻,更像是自言自语。即便是屋子里的几个人,若像罗辑、陈果一般并无半分内力也是不一定能听到的,可见吴邪并非江湖人口中游手好闲的世子,而是一个内力高强的年轻人。

思及此处,魏琛硬生生把“不要脸”三个字咽了下去,“当真....内力高强。”

 

不远处的方锐翻了个白眼。

魏琛不是很服这个气功师的白眼,挤眉弄眼传递的意思大抵是:有本事你说啊。

方锐眉峰一挑意思是,说就说我还怕了不成。

“是啊,当真....”方锐才开口,却发现叶修正眉眼带笑的看着他,不知怎么一下子感觉自己有点气虚,“....少年豪杰。”

 

于是魏琛也翻了个白眼。

 

 


评论(7)
热度(53)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