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2

吴邪一个人坐在禅房里,他满头秀发已经完全和他脑袋分了家。

室外是墨脱终年不化万年不停的大雪。

禅房里点着一盏油灯,豆大的火苗起不了什么作用,还不如窗外风雪反光来的亮。桌子上放着一本开着的《愣严经》,翻到“今汝所言。见在汝前。是义非实。若实汝前。汝实见者。则此见精。既有方所。非无指示。”佛祖和阿难辩驳的那一页,炕上的人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看上去像正在冥想,又像已经睡着了。

计划生成需要契机。

每个契机下,按照人不同的处境、性格和想法大致会有几种处理方式。不同的处理方式,势必会有不同的结局。
吴邪只要一个结局,他需要一个框架,一个公式,这个公式下的每个人都是一条代码。代码可以有意义可以无意义,他需要很多条无意义的代码来掩盖真正重要的代码。他要让对家觉得最重要就是最不重要的,而最不重要的恰恰是最重要的。

一个公式,包容万象的公式,无论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在这条公式下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汪家和张家暗中操控了上百年的公式,吴邪则要创造另一个暗藏在公式下的公式。
没人知道他的计划,又或者其实他根本没计划。
吴邪只负责告诉其他人一个大致的行动方向,接下来怎么做由他们自己决定。


吴邪睁开眼睛,第一次他思考整个计划的时间是整整三天,第二次是69个小时。今天他用了半小时回想完整个计划。计划在他脑子里,没人知道他所策划的一切。
在这半年里,吴邪的记忆力被训练到了巅峰。

六个月前


“你想好了么”黑瞎子又问了一次,他动作很利落,戴手套推注射器的动作快到不可思议,比起做手术他更像一个用人体做实验的疯狂科学家。
“想好了”吴邪的回答毫无意义,注射器里的麻醉剂已经有一半在他身体里。
手术室很乱,堆在角落的杂物里什么都有,不过还算干净。
黑瞎子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在他这里做手术肯定不会被感染致死,其他死法暂且不做保证。
还有什么死法?吴邪迷迷糊糊想着,要是吴家小三爷做个鼻腔手术大出血死在黑瞎子手上,传出去老九门的脸就算是彻底丢干净了。

黑瞎子做手术依然带着墨镜,吴邪可以清楚地从反光里看到自己鼻孔里被挖出
一大块血肉模糊的东西,于是赶紧闭上眼睛。
手术做得很快,但第一次蛇毒注射却不怎么顺利。
之前携带蛇毒的人里什么东西都有,感情人类脑海里除了坏点子就是黄色废料。
吴邪醒来就看到黑瞎子蹲在角落里对自己笑的猥琐。
“什么几把东西。”吴邪还没从幻境里缓过劲来,赶紧低头看了看,还好没硬。
“定力不错。”黑瞎子点点头,“这个徒弟有前途。”
有你大爷,吴邪一脸无语。“敢不敢来点有用的,你大爷筛选一下不行么。”
“我没有自残的爱好,汪家也不会对实验用小白鼠负责,你委屈一下。”黑瞎子麻利的拎起蛇,“徒弟啊,世界万相皆为虚妄。”
虚妄你大爷,要每个梦都尼玛是黄色废料,我就把你打肾虚。

评论(3)
热度(79)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