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4

误读4

吴邪的鼻腔很热很烫,到后来几乎半张脸都在发烫发热,但他并不疼。他发现他突然对叶家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其中有敬仰有恨意乱七八糟参合在一起全在他脑子里在他心里,压得他喘不过气。
吴邪睁开眼第一句话是,“查一下,九门里有没有姓叶的。”
出租屋里没有别人,黑瞎子举着吴邪的手机发微信语音,从微信里听吴邪的声音像个被黑瞎子糟蹋过的青年妇女。

这不是很难查,这个叶将军太出名,几乎是同时,王盟传给他了一份资料。
叶家是二月红底下的旁枝,叶将军是二月红的女婿——叶将军的母亲还姓张。
“他很早就脱离九门了。考古队的资料全部被销毁,照你的说法,叶将军就是考古队的牵头人?”紧接着小花也发来了一条语音。
“不止是牵头人,搞不好还是张家在九门的人。”吴邪愤恨的擦着自己的鼻子,从幻境里就感觉到鼻子热乎乎的,现在已经热呼呼已经彻底成为了火辣辣,并且开始流鼻血。
“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吴邪拉住黑瞎子,“如果一个人把蛇毒都解读了他会怎么样?”
黑瞎子难得正经起来,他说,“没人能做到。这些蛇里有无数人的记忆,时间长度跨越四千年。费洛蒙在生成时就承载了主人的情感,如果要解读所有蛇毒,可能你会发疯。”


我们需要无辜的棋子,需要无用的数据,但不需要无谓的牺牲。
吴邪在脑内默念着,所有牺牲都要有用。他不介意拉更多人下水,也许他会内疚,但轻微的内疚总比悔不当初好,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道理三岁小孩都该懂。
他们会原谅我的,阿弥陀佛阿门。
吴邪起身灭了灯。

屋外王胖子闲到蛋疼,平心而论这辈子他最讨厌两个地方,一个是长白山一个是墨脱。都是要人死要人活的地方,他两个兄弟还没命的要往里钻。
“胖子,走了”吴邪叫住他,破坏了他想从寺庙描金墙壁上扣一块带回家做纪念的想法。“上面的东西我看过了,里面的金不知道掺了多少杂,你把这喇嘛庙搬回家都提不出一克金子来。”
“呸,佛门清净之所胡说八道什么,你一个出家人说话注意点。”胖子一甩不知道从哪挖来的一块砖,“小天真想好了么。”
“你准备好了么。”吴邪轻声道,“汪家一群丧心病狂,要没准备好老子就以身殉国了。”
“阿呸,知道姓汪的都是疯狗,除了狂犬病疫苗胖爷我什么没准备?”胖子叹气,“我是说,你准备好了么。”
“当然。”吴邪摸着自己的光头笑了起来,“佛祖会保佑我的,阿门。”


隽永是什么?隽永是恒古不变的永恒。十亿年诞生一颗宝石,十五亿年抚育一颗琥珀,一山一水。死物永远比活人隽永,可他们的存在没有意义。
宝石被开采,第一个见到它的人将它占为己有,第二个见到它的人用金钱收买它。第三个见得到它的人以为自己已经拥有它。
时光变迁,主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宝石还是宝石。转瞬即逝的生命和隽永时间的造物,谁能轻易说拥有,谁又比谁有意义。

后来他们发现了这种黑毛蛇用处,黑毛蛇的毒液可以通过鼻子里特殊的器官解读费洛蒙。人类鼻子里的这种器官已经退化,因此你需要一场手术才能解读费洛蒙,手术会对你的嗅觉产生不可逆的伤害。
“还有一点副作用”黑瞎子说,“这种蛇的毒液含有致幻成分。因此,你要学会分辨那些是费洛蒙,那些是你自己的幻想。”
“怎么分辨。”
“经验。”黑瞎子笑着回答。

情感的依托是记忆。也许人类并没有意识到,其实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产生情感。
费洛蒙会困扰你,你的大脑会误以为这些事真实发生过,它自然会产生记忆里的情感。所以接受过多的费洛蒙,也许会让你疯魔。
比较,人类最浓烈的感情和执念是恨,是不甘。
“按照汪家和张家人的秉性。我也不指望这里面有多少好东西。”吴邪摸摸自己的脖子,上门有几个很小的洞,那是蛇的牙印。他自嘲道,“但愿我的运气好一点。”
“可惜。”黑瞎子摇摇头,“蛇矿里的蛇不存在分门别类,除了蛇语者谁也不知道蛇毒里存储的是什么,不过小三爷你放心,我们残疾人组合倒斗工资翻倍。躺下。”
吴邪心道,你们一个瞎子一个哑巴,我算什么?也没见闻不到味道给发残疾证的。

吴邪又见到了那位叶将军,他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看起来也比之前更老了。吴邪抬头看了看,发现他被关在一个玻璃制的瓶子里,他想自己现在大概并不是个人。
这个认识让他感到些许惊奇,毕竟长到这么大他还没有当过除了人之外的什么东西。
叶将军对着窗外发了半天的呆,转眼就盯上了吴邪。吴邪心里咯噔一下,差点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但很快他就反应他看的并不是自己。叶老身经百战,眼神里自然带着上位者的压迫和威严,盯着某个人的时候压迫感很强。
就在这时叶老卧室的门被人不紧不慢得敲了三下,来人不等叶老应声便开门走了进来。
是叶老的儿子,比第一次吴邪看到他的时候看上去老了一点,眼神却和叶老越发相似。
“准备好了。”他走到父亲身边,拿起了转着“吴邪”的瓶子,“父亲,都结束了吗?”
“结束了,都结束了。”老人叹气道。

噩梦醒了

评论(2)
热度(66)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