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长乐坊007-烟云楼

初夏的江南并不是太热,只是最近天气奇怪,早晚凉气不散,到了饷午却闷热难耐。吴邪和叶修在房间里也是无事,于是便想着逛一逛姑苏城。

吴邪出门前,除了腰际上放着银票的荷包和手上把玩的扇子之外什么都没拿。倒是扔给叶修一个淡紫色的荷包,和他腰上的蓝色荷包看似出自一人之手,针脚平整不说,荷包上的荷叶、莲花、水波光斑皆是栩栩如生,搭配淡雅的颜色和柔软的锦锻,怕是出自杭州哪位手艺极好的绣娘。叶修掂量了一下,荷包里放着的是一袋子碎银,大抵是怕等下人多两人走散之时叶修也不会身无分文。

这世子倒是真会照顾人,叶修心想,吴邪大约是照顾哪家的姑娘照顾惯了,如今倒是把他当小孩子照看。

不过这说是照顾回过味来也有些不对劲,想他和苏沐秋苏沐橙相依为命的时候,难得逛一次夜市,身上只有五个铜板,却恨不得全用在苏沐橙身上。

两个未来的武林豪杰全程在夜市上上蹿下跳,唯恐走丢了他们唯一的宝贝妹妹。于是这仅剩的五个铜板,苏沐秋会将它们全放在自己身上,就是怕苏沐橙看到好玩的东西入了神,忘记了身后还有两个哥哥。

但是等她想买的时候总会想起来身后还有两个哥哥。

这样一来,苏沐橙就会不时的回望两个哥哥是不是在身边,如此他们三个人必然是不会走丢的。

可吴邪扔一袋银子过来的意思倒是简单粗暴了,大意就是他不会管你去哪里,要什么自己在荷包里拿钱用就好。他逛他的,你逛你的,互相不用照顾理会。

不过现在叶修算是吴邪雇的镖师,自然是不能离吴邪太远。叶修倒是有些好奇,如果是个姑娘拿到这一袋银子,不知内心是作何感想。

但他猜,要是苏沐橙或者陈果,肯定会生气。别说逛夜市了,可能直接把这带银子扔吴邪脸上,然后自己回房间伤心去。而唐柔,怕是要从此和这人了断。

说到底,女孩子可不在乎你的银子,苏沐橙五个铜板也能开心的和哥哥逛一晚上夜市。

最难得不过就是有人怕你走丢的那份小心翼翼。

吴邪这看似体贴实际上却一点不体贴的做法,到和他这个人像了七八分。

 

他们入城之时在官道上用的午餐,官道上的餐饮一般来说好不到哪里去。对于叶修这种江湖人来说自然是可以,毕竟初入江湖时吃得了粗茶淡饭,当门主时也吃过山珍海味。加之叶修并不是什么在吃食上特别讲究的人,给他佳肴也好,馒头也罢,不过就是填个肚子。但吴邪到底是在王府里长大的正经世子,从来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官道上淡而无味的阳春面不过是无奈之选,到了姑苏城自然是要将这姑苏有名的小吃佳肴都点上一遍。

初夏之时入夜慢,江南的斜阳还未从天空卸下,夜色倒是急匆匆的准备布置小桥流水了;于是便有了江南独有的初夏傍晚颜色,一份清明一份暮意,争艳之下整个姑苏都被布上了一层幽兰颜色。

 

如此便是江南水乡最美的时节了。

 

吴邪带着叶修踏着这样的景色上了得月楼。

得月楼自古便是能和杭州楼外楼相媲美的酒楼;楼外楼讲究的是杭帮菜的大气,而这得月楼讲究的是姑苏城的精致。那些寻常的点心,在得月楼师傅的操刀之下也能变成栩栩如生的动物,或是花草船舫之类。

得月楼以船点出名,吴邪出手阔气非常,当下点了一个往常只有姑苏大户人家办大宴时候制作的船点,菜也是挑着姑苏城独有的藏书羊肉、银白鱼炒蛋、白水鱼、四腮鲈鱼、白水虾等一干太湖独有的河鲜特产,一顿饭下来只觉得鲜美无比却无半点油腻之感。太湖风过一吹盈袖,只觉得周身清爽轻快,到时迎合了得月楼,春风得意月倾楼之意。

等到一桌子菜都吃的差不多,吴邪点的那个船点才被两个小二合力抬到桌子上来。

船点,顾名思义是当年富贵人家带入船舫游玩之时的点心。如今发展成一种姑苏独有的特色,倒也是放在形似船舫的器皿之中,由下而上是花卉瓜果、虫鸟、动物、有月季、玫瑰、蜜桃、青梅、喜鹊、杜鹃、八哥,亦有小羊、兔子等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动物,皆是手工而做,精致非常,十分惹人喜爱。

吴邪在皇宫里也不是没见过船点,不过料想,叶修平日里大抵是不会有这份闲情雅致,吃一个口味和寻常豆沙包并无多少不同的船点,如今毕竟来了得月楼,自然要叫上一份赏玩。只见叶修挑了一只小兔子,捏起来看了老半天,才小心翼翼一口吃掉。

“花半天捏一个兔子,吃起来还是豆沙包,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无聊?”叶修搅着兔子说道。

“好看就够了,皇宫里的赏玩之物,黎民百姓的充饥之粮。不过如此而已”吴邪摇摇头,在桌子上留下一锭银两,带着叶修在得月楼一群唱曲儿姑娘娇淋淋的声音中走出了得月楼。

 

夏日入夜晚,这个时辰的夜色还没完全蔓延开,但那一层幽兰确实是越发浓烈。

趁着夜色尚未浓,路边夜市的小贩开始抓紧时间摆起了摊子,有卖珠花首饰玉石宝石的,还有卖衣裳胭脂粉花簪,更有糖葫芦等小零食。一眼望去热闹非凡,多是女孩子相约出来逛夜市,也有青年男女情侣,更有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叶修和吴邪两个大男人自然就是夜市里的另类。

他们并肩走在夜市小道上,来来往往的女孩子大多都在偷打量他们。吴邪一如邻家哥哥一般英俊好看眉眼都带着笑意,而叶修英俊之余则带了一些潇洒江湖气,故而偷看吴邪的姑娘有之,偷看叶修的倒也不少。

吴邪叶修倒是保持了良好的默契,都当没看到就是了。

 

对两个大男人来说,夜市上自然也是没什么东西好买,不过就是兜兜转转消磨些时间。但叶修却在悄悄注意着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东西,如果回城之时还能路过姑苏,必然是要带一些回去好哄兴欣那三个女孩子。

吴邪倒是没这个心思,夜市人实在太多。他又是一个不喜欢和人拥挤在一起的人,于是就选着人少的地方走。

终于他们走到了一个无人的街角。

吴邪不是有意的,叶修自然也不是,一路上姑娘悄悄的打量他们可以忍受。

可从得月楼开始就跟着他们的女子便是两人不能接受的。

总不能在人声鼎沸的夜市上和人动手,跟着他们的人也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他们在等吴邪叶修走到无人的街角。

于是吴邪就随了他们的意。

 

“姑娘跟了一路,不知在下有什么可以为姑娘效劳?”吴邪回过身看着眼前两位长得一摸一样的姑娘说道。

“自然是有事”

“自然是大事”

两个姑娘一人一句回道。

这两位姑娘不但长得一模一样,穿的衣服戴的首饰乃至于手上的配剑也是一模一样,连同声音也是一模一样。

话音未落,两人便施展轻功飞止吴邪面前。一左一右配合的十分好,相同的两人加上鬼魅般的轻功剑法,一瞬间确实让吴邪眼花了一下,宛若自己在于同一个人的影子缠斗。这一下眼花便露出一个破绽。

高手过招往往就败在这一个破绽。

右边的姑娘眉眼一挑,两人并无交流却同时出剑攻向吴邪腰际,吴邪退无可退,只得从腰带中抽出一把泛着寒光的软剑。只见他只有两根手指夹着软剑,手腕一甩,那把软剑如同无骨的蛇甩向那两把剑;这两下碰撞看似力气并不大,却将两个姑娘的剑攻势巧妙化解。

 

奇怪的是,既然江湖交战,恐怕这个时候两个姑娘最要堤防的是叶修。

不管什么人,在这时都只会更关注叶修。

可这两个姑娘却好似叶修并不存在,专心只攻吴邪一个人。

而叶修也并无插手这场战斗的意思,仿佛吴邪不过是一个陌路人,而非自己的雇主。

但他的脚步也没停,伴着三人打斗的兵刃交战之声慢吞吞的往街角尽头走,到了路口转身就可以看到一个临水的凉亭,里面有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他们和这两个姑娘都来自一个门派。

 

素手染花釉,姑苏烟云楼


评论(4)
热度(51)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