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长乐坊008-绣花针

亭子里的女子是烟云楼楼主楚云秀,能站在楚云秀身边的男人,自然只有李华。
他们两人都是绝顶高手,若是合力起来对付叶修,怕是今日吴邪和叶修都讨不到什么好处。
只是叶修半点没意识到他们的处境,信步就走进了楚云秀所在的亭子。

楚云秀正在绣花。
在夜色弥漫的街角,一座无灯的亭子里。

烟云楼并不是普通的江湖门派。
这个门派里只有一个男人,其余都是姑娘。
楼主楚云秀闻名江湖的是绣花针,只是她的绣工并不好,不说和顶级的绣娘比,就是和寻常姑娘家的女工比,也略逊一筹。
还好,楚云秀的绣花针不是为绣花,而是为杀人。
在死人身上绣的花,多数人是不会在意绣工的。

叶修走至楚云秀身边,低头看她在绣什么。

那边吴邪被两个双胞胎围攻却还占了上风,只是越打越发现这两个人并没有下死手,反而像是在试探自己的本事,疑惑之余抽空瞥了一眼那亭子。
只看了一眼,吴邪便觉得自己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毕竟大晚上绣花的女子不多,大晚上绣花还不掌灯就很少了,对着面前的打斗熟视无睹还在绣花的女子便是全天下也找不出来第二个。
这个女子身边的还站着两个男人,一个在女子身边站得笔直,脸上也全然是淡漠颜色,而靠在亭柱上没个正形的那个却是叶修——他脸上带着笑正低头看着一个清秀的女子绣花。

这场景不说渗人,也足够诡异。

“针脚歪了。”兵刃交接的声音中响起来了叶修的声音,正是在点评楚云秀的绣花针。
“哪里歪了。”却不想楚云秀并不在意叶修评论自己的女红,反而停下手中的针线仔仔细细拿去绣帕对着月色比照,看了半天又回头问身后的男人,“李华你说歪了么?”
“确实歪了。”烟云楼的副楼主叹气。
“而且从第二针开始就是歪的。”叶修补充道。
“那就歪吧,反正我也不用。”楚云秀放下手中的丝帕,抬手揉捏自己纤细的脖子,“站着低头绣了半天,你们才把他们引到这里,也不知道该说谁不好。”
叶修道,“你就当是我不好,叫可欣可怡停手吧。”

 

姑苏城是叶修最放心的城池,如果吴邪身上真带了什么要命的东西,姑苏城有可能比杭州来的更安全。

因为杭州还有着一个嘉世,但苏州却只有一个烟云楼。

“停手吧”楚云秀刚说完,那两个双胞胎便收了招式。吴邪自然也撤下了软剑上的真气,只是身法却没有停,只见他脚尖轻点改了原本的去势,一个翻身便落到了叶修的身边。

“好功夫”楚云秀赞叹道。

“我倒觉得还好”叶修道。

“可我也觉得不错。”吴邪看着叶修为自己争辩道。

 

若吴邪是一个骄躁的吴越王世子,被烟云楼莫名其妙来这一出,必然将怒不可遏。

楚云秀从来不怕得罪人,而今天她就打定主意要得罪吴邪。

可惜吴邪不骄不躁,还笑嘻嘻的反驳叶修。

“倒是真不错”楚云秀笑了,一张原本清秀的脸因为这一笑而惊艳了起来。

叶修却并不理会吴邪的目光,反而专注得盯着楚云秀,“你不会是要故意惹怒他吧”。

于是吴邪的目光也自然从叶修转向了楚云秀。

 

烟雨楼有个规矩;凡是要语烟云楼交好不管你是哪门哪派的掌门,还是江湖散客,都要与烟雨楼的高手交手,胜负暂且不论,只是交过手之后你究竟能不能和烟云楼交好,这还是得看楚云秀心情如何的。

这双胞胎也算是烟雨楼的高手,更何况吴邪并没有和烟云楼交好的意思,今夜的这一出连叶修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今日云秀一看便是心情大好的样子,就算她故意想惹怒吴邪也不是不可能。最多事后赔罪,倒霉的反正是叶修。

他和吴邪认识不过是第二天,同行第一天出的第一件事就可以算在他头上,着实不算是什么好开头。

“不是,我是在替沐橙出气”

叶修为何会如此放心烟云楼?甚至超过也算是他一手创立的嘉世?

这其中的缘由便要从苏沐橙和楚云秀的关系说起,十年前,楚云秀不过是烟云楼的一位女弟子,武功是不错,但也并非门派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十年前楚云秀若是没遇到苏沐橙,那今天世界上可就没有楚云秀了。

依着这层关系,烟云楼成了武林中和嘉世关系最好的门派。

可陶轩却不知个中缘由,一心自以为烟云楼是在仰仗嘉世天下第一大门派,却不想在赶走叶修之后,烟云楼成了第一个在武林中明确和嘉世势不两立的门派。

叶修是苏沐橙在世上最牵挂的亲人,而苏沐橙于楚云秀来说便是如同自己亲生妹妹。

对于一个从小失去双亲的姑娘来说,这便是天底下最最珍贵的情谊。

只要楚云秀在一日,烟云楼便不会辜负苏沐橙。

 

 


评论(3)
热度(46)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