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骤夜003

苏万偷偷告诉胖子,吴老板好像恋爱了。

胖子的表情就像是见鬼,他想了一圈人;这几年他们认识的女性并不多,从最不可能张海杏开始想到花爷的未婚妻秀秀,最后他猜测。

“梁湾那丫头?”

苏万一口雪碧差点喷出来,“不是她。”

“谁?天真身边还有胖爷不知道的人?”胖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苏万道,“就是感觉。”

大概是因为苏万太过深邃,让胖子觉得大概是他高考之后触发的那什么什么综合征,闲来无事想给吴邪拉郎配,以至于连吴一穷都不再催促的、关于吴邪的婚姻大事重新被苏万提起。

“考完了是要放松放松,胖爷带你去快活一下?”苏万自然知道胖子再开自己玩笑,重新严肃的说,“相信我的直觉。”

他坚信吴老板心里有这样一个人,让他每次路过嘉世体育馆都会回头忘一下,就像是刻在身体里的密码,不言而喻的习惯。

“也许是嘉世体育馆的管理员”苏万说道,“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去天津上大学了,这件事困扰了我半个月,我一定要知道。”

结果一直到他上了飞机他还是不知道,他的自觉到底是真是假,为什么只有他在吴邪身边的时候,路过体育馆吴邪就会看一眼,至少他从来不觉得长得像个锅盖的体育馆有什么好看。他猜测大概是睹物思人,毕竟人对某样东西产生怀念感,大多是因为睹物思人,不是故人就是曾经的自己。最后他猜测是吴老板的文艺青年属性犯了,他在怀念曾经上大学打游戏撸啊撸的自己,因为他确信吴老板有文艺青年属性。

 

而有时候就是很奇怪,你觉得和一个人的相遇是偶然,她就会变成必然,比如曾经觉得只是一次合作的阿宁。人海茫茫中能遇见已经算是倒霉,谁知道之后会跟着倒过多的霉,从偶然变必然,人很多时候会形成一种惯性思维,感觉遇见一人原来这么简单,出去逛一圈就可能遇到一个认识的人。

但原来遇见一个人一次,就是一种小到不能小的概率,当你真的想遇到某个人,再想遇到某个人,概率就会显示他的威力。千万分之一而已,和一个人擦肩而过就可能是一辈子的擦肩而过,你以为这种机会能有几次。吴邪好像知道那个孩子是谁,那天那个孩子身上的队服是嘉世战队的,如果他不是从不露面的叶秋,就是嘉世里的一个练习生。但吴邪从来没去探究过,不过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只是遇见的时间不太对,谁知道只有他会接受费洛蒙。这一个普通的时间点,因为计划和费洛蒙打的影响变成了一个暧昧的时间点。嘉世三连冠的时候全杭州的宅男宅女都在大街上庆祝,叶秋退役那年整个网络都在讨论他。

大街上也有聚在一起哭的女孩子,还有连夜吵闹的网吧,身在杭州想不知道嘉世和叶秋也很难。

十几年过去了,吴邪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也许带一点故事的古董店老板,不管平时去不去店里,要不要做生意,该进货和对账的时候他还是得出现在盘口,自然少不了杭州古董店。他一直觉得大概这家古董店和他八字不合,开业的时候生意就不怎么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沦落到入不敷出的地步,就算是现在这家吴邪手下最早的店还是状况不断,光是核对账目就让他和几个伙计焦头烂额,更何况还有一些吴邪以前的老生意还留在这家店。等吴邪全部忙完走出店门,早已经星月高悬。他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现在是半夜两点,年终的时候忙到半夜两点也算是少见,更何况只是对账而已。吴邪在心里埋怨王盟平时管理的不到位,盘算年终的时候扣他一点年终奖就算是给自己的加班费。今天实在太晚了,作为老板的他明天可以偷个懒先不去其他店,但是伙计明天却还要去店里继续理货,因此他让几个伙计先回去。王盟今天去了长沙,也不在杭州,因此在长时间低头看账本和电脑之后,还要可怜他的颈椎和腰椎忍受这酸痛再开一小会儿车。

半夜两点,长时间工作之后吴邪最想做的事不是睡觉,而是点一只烟。叼着烟一路开车回家,在按部就班洗澡睡觉,才是对他最好的放松。今年吴邪已经43岁,早已不再是年轻,现在他对烟的需要比年轻时候对睡眠的需求更大。也许你第一眼看到吴邪,会和黎簇当年看到他时候一样惊讶;他看起来还很年轻,不过是三十几岁的样子,处于男人最好的状态。他的头发早在几年前就长出来了,现在打理得干净清爽,胡子却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每天要刮,偶尔会留那么点胡茬,手臂上的伤口随着岁月而淡去。黎簇说过,现在的吴邪去他们以前的高中绝对是能吸引很多女孩子的,甚至会比年轻的时候吸引更多的女孩,在他们眼中吴邪是个成功成熟的男人,具有无穷的吸引力。

但只有吴邪知道,他已经老了;每个烟雨季节肿胀疼痛的关节,每个精疲力尽他走出古董店时候点的烟,还有连他自己都开始厌恶的,他身上像是永远散不去的烟味。他确信他已经老了,苏万黎簇都已经大学毕业,胖子的唯一爱好也变成了下棋,只有张起灵还年轻,但也开始停留在杭州过这老年人的生活。前几天苏万带了自己的女朋友来看他们,吴邪才发现自己可能已经不再需要女人,那些鲜活的美好的肉体对自己已经不再有吸引力。

再好的玫瑰也总要凋谢的不是么?还不如将最美的状态留在记忆里。吴邪摇摇头,感叹于自己终于彻底步入中年,会感叹这些有的没有。他在口袋里摸到打火机,但在拿出烟盒之后才发现今天确是过的不太顺意;烟盒空空如也,里面一支烟都没有。一瞬间吴邪有些不知所措,那些账目、琐事已经讲他的烟和他的精力一起,在古董店小小的仓库里全部烧尽。

他急切的需要一支烟,就想很多很多年前他淋着大雨的时候一样,不是身体需要尼古丁,而是在他心需要一支烟。但深夜两点,唯一一家有香烟的小店也已经关门,一时之间也找不到24H便利店。但吴邪突然想起来,就在那家自己一直去的小店旁好像有一家网吧,网吗最热闹的时间点大概就是这个时刻,而且网吧里一定有烟。

 

很少有人去网吧不上网,而是买烟。叶修并没有太惊讶,如果是陈果在的话可能会奇怪,但叶修自己也是个老烟枪,知道烟瘾犯的时候才不管这些。那人来的时候他没空抬头细看,因为副本就差一个BOSS,几句话就打完。

“要什么烟?”叶修在游戏里和队友打了一声招呼,问道那个客人。

“黄鹤楼”那人回答道。

“黄鹤楼”叶修头也没抬,重复了一遍就转身找黄鹤楼,找了半天才发现老板娘根本没补货,大概是最近叶修抽烟太凶,陈果提到烟就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自己的网吧搞成无烟网吧,所以上次叶修和她说没黄鹤楼了她还没来得及补货;大概也因为网吧的人大多抽利群和黄鹤楼,十几块左右的烟总是特别好卖。

“额...”叶修回头对来人说道,“黄鹤楼没了你......”叶修有些惊讶,因为这个人他居然认识;也说不上认识,不过是曾经他借了火给自己。

“上次我还没问你名字你就走了”吴邪在第一眼就认出了他,那个孩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在这个网吧里当网管,但却是和当年并没有太大差别,除了眼底下更加深的黑眼圈。“我叫吴邪”他向叶修伸手。

“我叫叶修”叶修干净和吴邪握手,他突然发现最近认识的人都喜欢和他握手,“黄鹤楼没了,不如就抽我的烟?毕竟上次借了你的火”

他递给吴邪一只烟,吴邪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给自己和叶修点上。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相遇。

 

 

 


评论(11)
热度(65)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