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长乐坊011-风中叶

叶修自从有记忆开始就是住在山上的一栋木楼里,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却知道自己有一天全天下最好的师父;她是一个温柔的女人,从小叶修就是跟着她识字读书学习武艺。

那些日子每日他吃的都是师父从山上捕到的野味、山上河水里的河鲜和师父种的菜,还有些时令的野果,日子过的很是清苦,但也别有乐趣。

他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随着师父去打猎他布置的陷阱,还有第一次去河里抓鱼;他一叉子下去没叉到鱼,反而自己失了重心一屁股摔倒在河里,被师父笑了整整一个下午。

乐观开朗、博学的师父,武功高强却比他这个小孩子还还孩子气的女人,张大之后他才醒悟过来,通常像他师父这样的女孩子都出生在大家大户,不是武林世家就是哪个门派里的高手,但师父却从未和叶修讲过她的事情。

直到叶修十五岁。

那天他们如同往常一般吃完午饭,躺在木楼前的小院子里晒天阳,小时候是叶修躺在师父怀里懒洋洋的睡午觉,等到睡醒就要开始扎马步练剑了。小孩子当然是不愿意的,但如果不愿意师父就不会让他躺在怀里晒太阳,而且连晚饭可能也要两个人一起啃烤土豆,但若是叶修乖乖的,等练完剑就有刚出锅的河鱼或者新鲜烤完的野山羊肉,他师父的手艺一向很好,因此叶修从小便很乖。到后来变成了习惯,每日起床读书练剑打猎吃饭,这算是叶修这么多年中过的最惬意和自由的十五年。

后来等他长大了,就变成了师父躺在叶修怀里,不变的是两个人还是会躺在草地上晒太阳;那天突然师父就问叶修,她说“叶修啊,你想不想下山看看”。

叶修正在玩她的头发,随口问道,“为什么我要下山看看”

她说道,“下山好玩呀,你总不能一直呆在山上。”

叶修问,“山下有什么好玩的?”

她道,“有呀,你会有朋友然后还会有一个家,而且山下比这里安全。”

比这里安全?叶修不明白为什么山下会比自己家里安全,至于朋友......叶修想了想,朋友似乎是很有趣的人,有几个朋友也不错,但是家?叶修心想,这里不就是自己的家么?师父不就是自己的家人么?

为什么还要去山下找家?

叶修的师父继续说道,“还有啊,山下有夜市有好吃的,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

叶修问,“那师父你要和我一起走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叶修知道师父小孩子一样,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必然也是师父想吃想玩。

“不....我要在这里等一个人。”他师父说着,手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小腹,“我和他约好,要在这里等他。”

“如果他不来呢?师父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找他。”叶修道

“他不来......便就不来吧,不来我也要在这里等他。”师父说道,“但是叶修,你不能一辈子留在这座山上。”

第二天师父就帮叶修准备好了行李,送至叶修山腰,叶修临走前问道,“师父,你从未和我说过你的名字呢。”小时候叶修不懂,她说自己是他的师父,他便就当这个人就是师父了,从小到大师父叫惯了,等到长大才意识到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师父”的,她必然有自己的名字。

“白玛”白玛说道,“我叫白玛”她最后一次抚平叶修的领口,向每一个平凡的母亲一般嘱咐道,“山下世界固然好,但是也有危险和坏人,你记住千万不可以跟着他们学坏知道么?武功我是交给你了,可你不可以用我教你的武功做坏事,记得万不可以随意相信别人。”

“好,我知道了”叶修笑道,“等我找到了朋友家人,就让他们来看你好么?”

白玛摇头,“不,叶修。你在山下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回来了。”

“为什么?!”叶修提高嗓音,他怎么会想到白玛不要自己回来?为什么白玛不要他回来?他为什么不可以回来?

“因为......”白玛苦笑着摇头,“以后你会知道的,叶修。”

“可是......”叶修不是不懂事的孩子,白玛这么做必然有她的思量,虽然他也很想现在就放下行李和白玛回家。仔细想一下山下又有什么好的?没有师父也没有家,他真的很想现在就回去。

可白玛不会同意。

白玛笑了,她已经上了年纪,不如叶修小时候靓丽,但依然很好看。“叶修,若是你愿意,替我去一次江南好么”她眼睛里依然有少女的俏丽,“我听说江南很美,和这里完全不一样,我以前很想去一次。”

“好”叶修心想,白玛叫他不能回来,但若是他回来了又能怎样呢?白玛还能把他赶下去不成?

“再替我找一个孩子吧”白玛笑道,“他和你差不多大,大概也就比你大个两三岁,嗯......眼睛大概比你小一点?”

她皱着眉头仔细回忆,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那个小婴儿的样子,倒是满脑子都是叶修刚被抱到她手里的样子,又小又瘦,在自己怀里就像是一只小猫。再看看叶修,竟然觉得若是自己的孩子,应该也是如同叶修差不多的样子,说哪一个眼睛小了鼻子塌了她都不愿意。叶修这么英俊,她的孩子也应该如同叶修一样英俊好看。若是她的孩子没叶修好看,或是叶修没她的孩子好看她心里都不怎么愿意。

“那是我的孩子,可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白玛委屈道,现在看来白玛倒像是比叶修还像是小孩子心信,脸上全然是委屈神色,“不过叶修,你在我心里就如同我的孩子一样,所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知道么?”

在白玛心里这个自己从小带大的孩子,和自己生下来就被抱走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可最终这两个孩子都是要离开自己的。

“好,我知道了”叶修柔声道,“我会闯出名堂给师父长脸的。”

“要什么名堂啊”白玛用袖子掩着脸,笑出声,“你啊,别给我闯祸,平平安安就好了。”

白玛站在原地看着叶修走远,等到终于看不到叶修影子的时候,终于没忍住,落下眼泪来。

 

谁会知道,这便是诀别呢?

 

叶修当然是不会知道的,他下了山一路上跌跌撞撞,十四五岁其实也不过一个半大的孩子。一路上吃苦受骗是少不了了,但他聪明功夫又好。

因此在到了杭州被苏家兄妹捡到之前,他至少没有穷到当裤子。

苏沐秋对此大为赞叹,因为那个时候他们三个人身上加起来还不到三个铜板,其中两个是叶修的。再后来的故事,现如今江湖人就都知道了。

但也有他们不知道的,比如梅花令现身江湖不久,叶修就看到那只被白玛从小养在身边的老鹰。

它带着血,拼命飞、拼着最后一口气找到叶修。

它带来了白玛的死讯。

 

叶修忘记了白玛和他说过,不能再回去。

他也忘记了出门前究竟有没有和苏家兄妹打过招呼。

他现在只想回去,回到他的家里找到他的师父。

 

木楼里自然只有白玛的尸首,死于刀伤,其实她的身上只中了一刀。

这一刀正中要害,结束了白玛的生命。

叶修将她葬在了木楼前的小院子里,他们曾经一起晒太阳的地方。

他很想报仇,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杀的白玛。

 

再后来呢?

 

再后来他下山的时候失魂落魄,被一群人抓住关到了霸图。

在霸图他见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告诉他,杀白玛的人就是梅花令令主,只不过现在全天下怕是没人能杀的了她。

话还没说完,苏沐秋就闯进了关着叶修的小楼,他单枪匹马的杀进来,身上有着不少血污,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

那人笑道,“叶修你真的有朋友了,和他一起走吧。”

原本,叶修不过是想找个朋友,后来找到了朋友,他又失去了自己的师父。于是他的愿望便是想知道梅花令令主是谁,好为白玛报仇。

要知道梅花令令主是谁说来难其实也简单。

他知道,只要和梅花令作对一定就能找到梅花令令主。

最后他想到,白玛避世十八年,不管是真的在等人还是被困在山上,那个找得到她还能杀了她的人,必然是白玛的故人。

梅花令令主,也许就是白玛等的人,或者是将白玛困在山上的人。

他和苏沐秋就这样被牵扯进了武林纷争中,直到最后叶修也没能知道梅花令令主是谁。

 

最后武林门派中有人死,有人伤,有人不明去向。

还有一个苏沐秋,染上了恶疾,哪怕叶修背着他一路快马加鞭找到微草堂也没能让他在世界上多留一天。

白玛被他葬在无名的山上,苏沐秋被他带回了杭州下葬。

恍惚间他想起,曾经下山的时候白玛让他交朋友,找家人。

曾经,他有家人有朋友,现在他们变成了两座坟墓。

还好,他将泣不成声的苏沐橙抱在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还好他还有一个小妹妹,苏沐秋的妹妹。

 

几年之后江湖上的人才发现,如今活着的、见过梅花令的人竟然只剩下了自废武功的魏琛。其余门派的掌门则全部死在了对手或是自己人手下,直到这时才有人意识到,原来梅花令的意图并不是什么杀九个人。

这九个人没人知道到底是谁,唯一知道是他们必然在九个门派中,哪九个门派不知道,但一定不是自己的门派。

不是自己的门派,便是其他门派了,这九个人便是其他门派的掌门人。

江湖恩怨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积怨极深的几个门派自然开始互相残杀,借着梅花令的由头兴风作浪。

这才是梅花令的意图,分明就是想让武林大乱,分明就是想杀死所有门派的掌门人。

而白玛竟然是这么多人中,唯一一个真正死在梅花令令主手下的人,但她几乎算不上是个江湖人。

 

叶修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梅花令令主究竟为什么要杀死他的师父。

 


开文的第N天-想坑....

评论(7)
热度(47)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