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长乐坊-老九门(下)

初夏江南夜是最舒爽的,比盛夏少了一分炎热又比春日多了一分清凉,只需一张薄被便可以舒舒服服的睡过一晚,一早起来神清气爽,清风玉露惬意非常。

只是这等好风情,却实在是和今夜的吴邪无缘。

他在客栈不算硬也谈不上多软的床上翻来覆去几个时辰,床幔随着他翻来覆去的大动作也摇摇晃晃,晃了一晚上也不见消停。

吴邪自然是睡不着的,要是谁能在成为武林追杀的第一个晚上安然入睡,那倒是值得夸奖;只不过叶修的夸奖大抵没什么人想要。行走江湖想过得好,自然需要一点心宽,但是这等心宽已经足够能称得上没心没肺,就自然就不是什么好事。

吴邪恰巧有那么一点点心宽,但却不是没心没肺的人。只是今日他睡不着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今日他对叶修有所隐瞒——隐瞒的事情说不上大,但也绝对不是小事。

 

其实叶修不知道,整个武林都不知道,老九门确实存在而且确实有具体所指,但却也并不是单单就是九个门派。当年武林与朝政牵扯颇多,要一下子根除牵扯着实有些让人头疼。只是这倒也难不倒宫里的那位,从古至今怎么处理附属国的,怎么处理周围藩王和邻邦的,就怎么处理这等事好了。于是皇帝下了道圣旨,选了九位宠臣王侯让他们选一位自己家里的孩子,送到这九个门派里,算是质子。这九位王侯心里自然是不舍得的,只是皇室连自己的儿女都可以送至他国为质子,嫁至蛮荒之地,他们心里不舍得又有什么法子呢?

所以这老九门,正确的来说应是由九个王府和九个江湖门派组成的。

十年前江湖发生了什么吴邪并不知道;但这九位王侯家里发生了什么,吴邪却是知道一点。只因为吴家也是九位皇候中的一家,不过他倒是从未得知家里的谁是九门的质子;也可能吴老王爷当时只是送了一个侧室所出的孩子,因此吴家也可能并未放在心上。

老皇帝打下江山不久后就驾崩了,如今的皇帝当时也不过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子,最后只得由曾经的皇后如今的太后垂帘听政。不想后来皇上迎娶皇后,生下太子,一直到太子都十几岁了,太后还是不愿意将政权交于儿子。

后宫党政外戚得宠,大权旁落,皇上自然不能在坐以待毙。只是太后当政二十几年,根基已稳,在朝政与后宫中遍布心腹,盘根错节之下举步维艰。

契机就在十年前,老九门里出了叛徒——这件事似乎成了如今的禁忌,一直到现在吴邪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太后要下令彻查九门,吴家因早已远离朝局逃过了一劫。但武林中的九门就没这么好运气,当年送入九门的孩子早就长大成人。一面是从小到大陪伴成长的师父师门,一面是从未见过一面的所谓君臣父子,该如何选择?

这是太后犯下的第一个大错,她太把所谓皇权当一回事。梅花令下有善有恶,这九个孩子中有人已经成为一门之掌,管你是什么皇权浩荡,一门上下几百条人命托付一身,该如何选择一看目了然。更何况她既想用当年先皇埋下的棋子,一面又在对付棋子的亲生父母。

这便是太后犯下的第二个错误,这两个错误当皇帝抓住了机会,拉拢人心,包括吴家在内的臣子开始倾向于皇帝而非太后。十年前的冬天,梅花令发布的第五个月,太后被皇上逼宫,最后选择自裁;皇家昭告天下,太后染病驾崩。

 

倘若今日叶修告诉吴邪他师父白玛的故事,吴邪便有可能告诉叶修,十年前的梅花令令主是当朝太后,只是她已经死了十年,找死人报仇自然不可能。可是叶修不会把他的故事随便告诉一个才认识两天的人,就如同吴邪也不会将九门的事告诉叶修。

叶修若是问吴邪,当朝太后为什么要杀白玛?她只是一个隐居在山上的民女,吴邪便又回答不上来了。

或者,叶修问那当下的梅花令令主是谁,他有为什么要杀你呢?

这个问题,吴邪便是不能回答。

因此,吴邪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不知道是因为今日瞒了叶修睡不着,还是因为觉得叶修瞒了他什么而睡不着。想一下自己又为什么要为这个而苦恼呢?说起来他和叶修也不过只认识了两天,说到此处已经算是交心,又何必要全盘托出。

但心里又觉得叶修和其他人不一样,若是他真的全盘托出,是不是就能让事情变得略微简单一些?毕竟坦诚相待才能换来更多的信任,像他们这样的人,互相信任才好办事。末了又觉得叶修今日并非全然坦诚,那自己到底在苦恼写什么呢?

如此一来,吴邪便翻来覆去跟睡不着了,一直等到窗外天光破晓,喜鹊脆鸣才略微有了些睡意,迷迷糊糊大抵是睡着了。

只是早上就要启程,这一晚上睡了和没睡也基本没什么区别。洗漱好吴邪一照镜子,就看到自己眼皮下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在白皙的皮肤上好不惹眼。再看看自己昨日穿的白色外衣,上面细细点点的有几个泥印子,想来是昨日和双胞胎打斗之时沾上的。

吴邪喜净,这白袍子自然是不能穿了,再想到这一路上怕是这种事情少不了,才明白为何叶修喜欢穿一身黑衣。

反正脏了或是沾了血也看不出来,行走江湖倒是良配。

还好昨日他们回客栈之前吴邪特地去买了几套衣服,他选了一套深色的将自己身上的白衣换下。

不想吴邪不久前才想通的道理,一看到叶修就被推翻。和吴邪不同,叶修显然一夜好梦,精神头比昨日还好。今日他起了个大早,看吴邪还没起,就去买看写早点,吴邪打开房门的时候他正好叼着一个包子在啃。

而打击到吴邪的并不是叶大侠一晚上大抵睡的四平八稳雷打不动,而是他今日竟然换下了黑衣改穿了一身天青色的外衣,内里还是白色的,一来一去倒是活像一根行走的小葱,打眼过去竟然比自己看来还年轻了些。

“早”叶修嘴里叼着包子,上下打量吴邪,“怎么穿这身,不好看。”

吴邪心道,你昨日不也是这么穿的,怎么到我这就不好看了。继而又想到,什么江湖人士穿黑衣是为耐脏,大抵叶修昨日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穿了一身什么。

夜行衣似的,确实不好看。

“早”吴邪有气无力得说到,“等下我们还是去买辆马车吧。”

一晚没睡的吴世子,想在马车上补觉了。

 

 

-----------------------------------------------------------------------------


对不起对不起= =这么长时间没更,以至于今天有小伙伴问我是不啊是弃坑了,其实没有啊哈哈哈哈,......只是懒而已,你看我马上就更新了,虽然不知道情节是不是走到这里(......)

我怎么会弃坑呢啊哈哈哈哈....这个弃坑我又要换号了,换了这么多了.....


所以不会弃坑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

评论(4)
热度(35)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