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咻|西湖组】嘿咻2

一直到叶秋下楼买早点那段魔音还在他的脑子里循环播放……
他摇摇头,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买早点的老板娘都认识他了,叶秋算是为数不多不管休息日还是工作日,都准时来买早点的人。
他拿着包子转身,猛然发现排在他身后的人有点眼熟——黑色夹克、黑色裤子还有一副墨镜,贼兮兮的笑。这次叶秋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他,肌肉比自己发达、比自己高、身材匀称而挺拔要命的是看起来好像还比自己年轻那么一丁点。
动手的话自己获胜的概率为零、被打残的概率为100%。
“好巧啊叶少。”从叶秋噩梦里走出来的黑瞎子举起手在脸边左右摇晃,“你也来买早点?”
混蛋!叶秋发誓他以前只觉得叶修是个混蛋哥哥,是他生命中遇到最混蛋的人;他抢走了他精心准备好的行李、偷拿了他的身份证、用他的身份打了十年游戏,害他被霸图的粉丝骂了十年。后来跟混蛋的和一个混蛋走了。
但是叶修现在已经不是混蛋了,因为昨天有一个混蛋在他耳边唱了一晚上、关于青椒炒饭的歌,害他一晚上都在做噩梦。早上起来不自觉就被洗脑,现在还出现在他面前,怎么看都不想是来买早饭的。叶秋觉得眼前人行为可疑,为什么没有警察来查他身份证呢?叶秋站在他铺子旁边吃包子,看着黑瞎子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然后自觉站在他旁边和他一起吃包子。
“你不是买早饭来的么?”叶秋吞下最后一口包子,是说话他一点都不喜欢站在大街旁吃东西。但更不想先走好让黑瞎子知道自己住在哪里,“买好了你可以走了。”
“买好了我还要吃完它。”黑瞎子自顾自站在叶秋吃起了包子,吃相居然比叶秋想象中的文雅得多。
那我要不要走?叶秋一想到原本他是可以买好早饭,慢吞吞回家吃完后在跑步机上运动半小时、然后泡杯咖啡看报纸,但现在却连要不要回家都不确信了。
叶秋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微博上关于邀请赛的咨询比报纸更丰富,有官方的也有网游高手的分析,叶秋绝对大多数的网游高手和媒体其实分析的并不准确,至少很多人都没参透他哥的战术意图却在瞎说。
看来看去也没什么人对昨天的战局发表更加专业的建议,叶秋转而点进自己的关注人,看看职业选手们怎么看。
叶修的微博万年不更新,偶尔发一张图下面评论都要被挤爆,周泽楷微博除了广告就是迷妹应援,本人发微博的也没几个字也略过。吴邪的微博……算了吴邪的微博只会和他哥秀恩爱,发吃的、景色之类的图片看起来和微信一模一样。黄少天微博看的人眼睛疼、喻文州微博……发了中国队的合作。张新杰呢?张新杰已经30个小时没发微博,看来还在倒时差。至于方锐、张佳乐和沐橙……他们的微博看起来就像是去澳大利亚旅游……一圈看下来居然没一个人对战局发表评论,只有孙翔一个人对昨天的个人赛进行了感慨:“爽!!!!!”就一个字加几个感叹号,完全就是在下场之后趁着兴奋没退却发的,并没有参考价值。叶秋退出微博,刚想看股市才想起来今天休息日,不开盘,昨天收盘的时候下跌了百分之两点二,损失不大但也不小。
等他把手机上装的app挨个点开看了一遍,抬起头发现黑瞎子什么也没干,就看着他。说实话叶秋在怀疑黑瞎子的嘴部肌肉是不是和正常人不一样,他一直这么想看着也觉得累。
“你为什么还没走……”叶秋问道。
“因为你没走。”黑瞎子回答。
“为什么我不走你就不走。”叶秋又问。
“不为什么啊”黑瞎子回答,“今天不上班”。
为什么不上班你就要站在我旁边看我刷微博,我不走你也不走,其实我特别想让你走好么!
叶秋咬咬牙,抬起脚就往回走,他故意走的很快,但慢慢发现不管他走多快身后的人都能跟上。并且不管他走多快,身后的人看上去走的都像是在后院散步一样不紧不慢。这需要长时间的锻炼和巨大的体力支持,叶秋感觉自己在大冬天出了一身冷感,不但是走出来的,还有一个正常人突然被一个超级高手盯上的冷汗。如果昨天晚上黑瞎子要对他动手,今天他就会躺在报纸的头版头条,题目叶秋都为自己想好了:《中国队领队叶修双胞胎弟弟、商业新秀叶秋今晨尸体惊现停车场》。
可是为什么呢?叶秋不明白,叶修说吴邪肯定不会这么做。叶秋也觉得吴邪不会这么做,难道是解雨臣?叶秋回想起来自己曾经和解雨臣的合作,不过是一些解家明面上的买卖,过年过节解雨臣来看老爷子的时候自己也没怎么和他打过照面。难道是因为霍家?叶秋想了半天叶家和霍家并没什么往来,霍仙姑貌似和自己父亲不太对盘,听说是因为霍老太的丈夫是他爷爷的政敌。他也只见过两次霍家现任的当家霍秀秀,一次霍仙姑葬礼一次解雨臣和霍秀秀的婚礼。倒是以前和霍道夫打过照面,不过叶秋一向不喜欢霍道夫,后来也没再看到他,只听说他死了。
叶秋不关心他是怎么死的,他只知道现在霍家全在霍秀秀的掌控之下,而解雨臣是霍秀秀的丈夫。所以解夫人并不是对霍秀秀最好的称呼,最好还是叫一句霍当家或者霍夫人,如果他们愿意和叶家有商业往来的话。
叶秋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叶家和霍家的事情上,完全忘了身后还有一个人跟着他,一是出神上了电梯也忘了按楼层;他正在想明年的年初计划,还有今年的年会——叶夫人去年没有出席,今年他无论如何要让叶家一家,包括叶修一起出席。
电梯“叮”一声到达,叶秋从自己的思绪里走出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楼层,更要命的是,他记得自己根本没按电梯按钮。
黑瞎子正站在楼道里帮他挡着电梯门,第一次叶秋这么痛恨墨镜,因为他不到黑瞎子的眼睛。看不到一个人的眼睛,就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一点点的眼神和表情都不透露给对方。
叶秋心里更讨厌黑瞎子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里。”叶秋走出电梯,这次他连脚步都没停,反正对方已经知道自己住在哪里,不如就大方一点。
“因为我前几天就知道了。”黑瞎子说道。
知道就知道吧,叶秋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吴邪这几天联系不上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他快速开门走进房间之后发现黑瞎子并没有要进屋的感觉,于是快递把门一关。掏出手机就打电话给解雨臣,解雨臣是吴邪发小,也算是他的朋友,现在解家手下的人跟着他走来走去,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问解雨臣。


“……我不知道。”解雨臣说道,“黑瞎子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好企图,是的,相信我叶少……嗯……黑瞎子就是…好奇……对!他没见过双胞胎……也许他暗恋你哥吧。”
霍秀秀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她等解雨臣挂了电话问道,“黑瞎子暗恋叶修?”
解雨臣摇摇头,“不然怎么解释,昨天苏万被发现今天他就跑叶秋家去了。”
“吴哥哥知道么?”秀秀才不管他们怎么解释,这堆破事说到底还是吴邪搞出来的,“不知道我发条短信?”
“发。”解雨臣想了想,拿出一台粉红色苹果说道,“等一下,用我手机发比较好。”
“好嘞。”秀秀坐到解雨臣身上,想了下编剧短信:突发状况,黑眼镜跑到叶秋家里,和他诉苦道其实自己暗恋叶修,所以昨天才去停车场等他。不知真假,也许只是为了搪塞叶秋,不用放在心上。
“好了。”霍秀秀点击发送,“看看吴哥哥会不会放在心上。”
“他从斗里出来看到这个会隔阂死的”解雨臣道,“之后不管出什么事都算黑瞎子的。”

 --------------------------------------------------------------------------

本文纯属作者无意脑洞、不保证质量、尽量不OOC、此文一共7章现已完结



评论(7)
热度(52)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