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接三叔更新

OOCOOCOOCOOC

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

黑秋暗示有



 等我、闷油瓶,胖子、小花坐定下来,等不到点菜我就直接问了胖子,“他知道么?”

胖子没有先回答,三个人对了一个眼神,胖子摇摇头叫服务员先上五斤龙虾和三盘拍黄瓜。小花和闷油瓶不吃这东西,只吃点拍黄瓜了事,我和胖子为了压惊很快就剥了一座山。
我们都闭口不谈刚才的事,二叔是个很避重就轻的人,他说的事情实际上的严重程度可能远比他讲的厉害,最坏的情况最多就是我马上就要死了,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其他他不愿意和我说的事。我龙虾剥的心不在焉,大多数都是随便嚼了了事。原本我一个人死了也就死了,只是对不起爹娘,对不起还有大把的好时光,当初作死的时候也该想到。
二叔告诉我事情严重程度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事叶修知不知道。二叔替爸妈管教我,我想爸妈八成也差不多知道了个大概。二叔不是个喜欢管太多的人,他确实和叶修挺合得来,但对于他是不是和叶修说了我不太敢肯定。直到刚才才确定,叶修真的不知道。
我还以为我本人才是最后知道的人,现在最棘手的事情还在等着我处理,刚才还想着自己身体还不错,都搞这么紧张干嘛和开告别会似的,现在想想连龙虾都要吃不下了。
喝了几杯啤酒下去,脑子才能勉强不想这么多,我开了几个玩笑,胖子直说吃了闷油瓶的肉也许能好,以后小哥的洗澡水必须留着当高汤给我补身子。
我知道小花有事,让他直说,明早我还的上班,新单位,工作内容和环境都不熟悉还是乖一点比较好。
河坊街的小龙虾店座位很挤,环境也不是太好,嘈嘈杂杂的,小花看着杯子里的啤酒显得有些局促……

黑瞎子的事情情况不容乐观,闷油瓶和小花一起回了北京。我到杭州的事还没告诉叶修,他上午发了个短信说他今天住兴欣,今天一天的信息量太大,连回短信的时间都没。
我这段时间决定先不告诉他我回了杭州,于是也不能回家就和胖子在汉庭开了一间标间。
胖子今天小龙虾吃得最多,一到酒店就往厕所钻,我坐在汉庭的小沙发上盯着短信发呆。
妈的,还以为马上就熬出头了,结果现在当头一棒。说实话我不太想让叶修知道,但也得做好最坏准备,得让叶修有些心理建设,好避免一下子来个暴击。
又不能让他知道,又要让他感觉到,这个度很难把握,叶修又这么聪明什么事都瞒不住,难度相当于十五个曹操走华容道。

胖子从厕所出来看我盯着手机发呆,叹着气拍了我一下。我这还在想办法,被他一拍倒是吓一跳,手一抖手机掉在地毯上,我才发现手机屏幕早就关了。
“其实不说也没事”,胖子叹气,“今天日子过好了,管它明天个几把蛋。”
理是这个理,现在日子给我开了个狗血剧,我脑子里想出的理由也是一个比一个狗血。
我和胖子说了,我说一是我和叶修身边的人说清楚,然后好好把接下来的日子过了,往死里对他好就当是补偿接下来不能陪他的五十年。第二个办法比较狗血,就是演出渣男出轨的戏码,群演我都想好了,就仓库那个白昊天,这个忙她应该乐意的。
“天真你行啊,小叶子会信么?”
“叶修不是那种人,他tm单纯的很。”我说完就看到胖子露出个复杂的表情,看样子像是说也就你这么觉得。
“你不了解他。”我补充道,“运气好的话他第二天就能放下,第三天就能忘记我。”
“妈的你觉得小叶子这么放得下?”
“他妈的他就是这么放得下,我就喜欢他这么放得下。”
“去你的,到时候他tm真放下了,把吴邪这个人扔到哪去都不知道,到时候你就有的哭吧。”
“我哭个屁。”我极度想抽烟,可惜现在抽烟和自杀差不多,我他妈还不想自杀。“忘了最好。”
“好个屁”胖子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天真你犯什么傻?”
妈的我也在想我犯什么傻,如果现在我一个人,也能淡淡然然走过去,安静养生有效上班。但是当初以为人生和暗恋都要结束在墨脱了,眼一睁还活着,活蹦乱跳一回来就想着去找人。结果还没腻歪几年就面临歇菜,实在是心有不甘。
“那就第一个,防患于外,我能死叶修得好好活。来我们合计一下。”
胖子大概也是拿我没办法,从地上把我的手机捡起来叫我先给叶修过个短信,我想了半天回了一句今天有点忙什么的,最后加上一句晚安。后来看看又不太像我平时的风格,全删掉又重新打了一遍,看来看去还是差不多才点了发送,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回短信,估摸着是在抢boss。叶修对回短信不是太感冒,我又没QQ。
“告诉苏妹子吧。”胖子提议道,“她就小叶子亲妹妹,先告诉她。”
我摇摇头,不想告诉叶修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曾经失去过一个朋友,现在我和他又远远比朋友要亲密很多,有些事体验过的人再体验一次肯定会很难过,沐橙也是一样,我第一个排除的
就是沐橙。
“老魏他们也不行。”我补充道。
“锐锐肯定不行,老板娘心肠软就算不告诉叶修转眼看到你眼睛就红了,一猜就猜到。”胖子摇头,“要我说天真你tm想这么多干嘛,好好养身体再不济让小哥放点血你喝着,根本不用告诉小叶子。”
我心想我tm又不是吸血鬼,又是喝小哥血又是吃小哥肉,要真有用二叔小哥还会来今天这么一出么。
“说起来我倒是想到一个人”胖子脑门一拍,“这个人和苏妹子差不多,但他肯定会更关心叶修、才不会鸟你怎么样呢”
胖子一提我就知道他说的是谁,大概是这个世界上现在会和我一起犯浑的五个人之一,除了沐橙叶修爸妈也就是叶秋了。
叶秋心理素质良好,逻辑思维清晰,最要命的是我就是现在死了他也能对叶修说我去了巴厘岛。

十一仓的工作做六休一,本来我和叶修两个人反而是他比较规律,现在我完全进入养生模式。还想会不会被他怀疑,结果完全不用担心。他对于我换了工作这件事表现的很满意,再来就是我早上出门上班他还在睡觉,我下班他基本上在工作,也没让他发现我戒烟了。不过我倒是发现他最近也没怎么抽烟。
晚饭后我随口问起,他说他不太舒服。
“哪里不舒服?”大概是最近打击太大,又是被质疑业务能力,又是被迫退位,最后还来个暴击,一听到叶修说他不舒服我头皮都有点发麻。
“就是咳嗽,老板娘最近也是训练室里来了很多孩子,不然我和老魏祸害小孩,所以就一起戒了。“
我点点头,暗自把去北京找叶秋的行程再一次提了上去。
十一仓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我还是小白,不过最近我也找不到二叔,连胖子都不知道忙什么去了,看来时代确实是已经比我抛弃了。我出门前和叶修说我去出差,上飞机前给小白发了短信请三天假,也不管她答不答应就关机蒙头睡觉,一觉睡到北京。

叶秋听我说了这么个情况只是惊讶了一下,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那种知道别人瞒着我什么事的感觉又来了。
原本我应该早就感觉到反常,究竟是我松懈了太多太多,还是最近的安逸已经将我同化到麻木了?不知道黑瞎子知道他徒弟差不多废了是怎么个想法,不过我现在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具体情况怎么样,难师难徒说的就是我们。
“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叹气
叶秋平静的看着我,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三个星期前,叶修回北京开会的时候住在我这,有一位姓吴的老先生找过他。”
那就八九不离十了,我心里一暖,继而又更加难过,怪不得最近叶修都不抽烟了,怕是担心二手烟对我身体产生影响。我和叶修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睡觉,我瞒着他我的身体情况,他假装被我瞒着,一想到这个我就浑身不舒服,胃里难受的不行。
回想起来大约胖子他们也都是知道的,八成已经和叶修合计好了不让我知道,那天他们对眼神根本确实是在确认,但不是确认叶修知不知情,而是对个暗号帮叶修瞒着。
我叹气,起身告辞。

走之前我看叶秋的表情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现在自顾不暇也顾不上其他,最终也没在意。
也许真的要等到来不及了才知道要把握,我又在北京停留了一天想打听小哥和小花有没有把黑瞎子弄回来,可小花和秀秀手下的人已经知道了二叔的话,客客气气的和我打太极,愣是什么也没问出来。
我真正感受到那个世界已经离我很远,我也真的再也不能帮黑瞎子什么了。得出这个结论也没让我感到很挫败,当天晚上我就买了机票飞回杭州,回家发现叶修已经在睡觉了。我乖乖去洗澡,洗白白躺到床上抱着他。反正日子对我来说过一天是一天,从今天开始每天都得过的美滋滋。






评论(1)
热度(68)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