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7

误读7

新月饭店晚上有一场拍卖会,来了不少北京城的大人物,大多数叶秋都认识。叶老爷子拉着他拜访了不少人,大多都是曾经来过他家的叔叔伯伯。新月饭店延承老北京饭店的传统,楼下是大堂、二楼、三楼是包间,坐在大堂或是包间里的人地位分明,一眼就知道哪些是贵客哪些不过是走走场面的人。
以叶老爷子的地位,自然是要坐包间的,在拍卖会快开始前就有服务员引导着他们父子上楼。
“稍等一下。”叶老爷子向服务员道,“我还有一位故人,在拍卖会前得见一见。秋儿,跟我来。”叶秋跟在父亲后面,在上楼之前突然撇见了一个胖子,穿着偏小的西装,样子有点滑稽,不像是常来新月饭店的人。

新月饭店装修考究,尤其是二楼的包间,里面随意的一件摆设和桌子年纪都比叶秋大,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大多都不太喜欢这个风格,站在其中怎么看都有些违和。
叶老爷子所说的故人,倒是和新月饭店的感觉融在了一起,古朴典雅。这个人叶秋没印象,但也听说过,是霍家的现任当家,霍仙姑。霍家从发家至今便是女人当家,这位霍仙姑虽然年迈但也能在眉宇间看出昔日风采。
叶老爷子在北京城也是一个人物,亲自造访也没让霍当家站起身打个招呼,倒是站在她右手边的姑娘对叶老爷子和叶秋规规矩矩行了礼。
“我叫霍秀秀。”姑娘长得好看,脾性也好很讨人喜欢,皮肤白的也比她奶奶更自然好看,但也不是普通的白,简直就是雪一样的洁白。叶秋怎么想都觉得人不可能白得这么纯碎,除非这辈子不晒太阳。
“霍当家。”叶老爷子先开口向端坐的霍家当家打招呼,“别来无恙啊。”
霍仙姑亡夫曾经是他爷爷的战友,听说霍仙姑家里背景不是太干净,文(革)时连累丈夫受了不少苦,叶秋依稀知道一点,算来霍仙姑也能算他父亲的长辈。不过自己怎么称呼霍家这位当家呢?叫霍奶奶太多亲近,这位老太太看上去也不是什么亲近的人,想了半天叶秋还是规规矩矩跟着父亲叫了声霍当家。
“小秋都这么大了。”霍仙姑淡淡得开口,“这么多年没见,确实别来无恙”。
霍仙姑不咸不淡的口气让叶秋感到微妙,好似他父亲和霍家的关系并不是太好。霍仙姑一生传奇,要从她身上看出什么基本不可能,叶秋将目光转向霍秀秀,希望从她身上能看出点线索。霍秀秀只向他眨了眨眼睛。
“孩子们总是长的太快。”叶老爷子道,“秀秀不是也这么大了,解家小子呢。”
解家?叶秋发现今天简直就是懵逼的一天,比起霍家,解家他倒是更熟悉一点。因为解家当家十分年轻,在接管这个大家族的时候闹出不少事,连他也在些好事富二代嘴里听到过。听上去叶家和霍家、解家都是旧识?叶秋皱眉,关系再远再疏离,好歹父母也会和他们提一提,省的见面失了礼数,可他从小到大根本没听他们说起过。
“哼”霍仙姑冷哼了一声,“来了。”
她话音刚落,一位穿着粉红衬衫的年轻人走进了包间,眉目清秀很是好看,他边走边将一台粉色手机塞进兜里。“叶叔叔。”年轻人声音也很好听,叶秋不着边际得想着,他肯定很讨小姑娘喜欢。
“这是小秋吧。”年轻人向他伸出手,“我是解雨臣。”
叶秋很少和人握手,解雨臣的手冰冰凉凉,看似柔软细腻,实际上指腹、虎口有很多茧子和疤痕。他还没傻到觉得这些疤痕和茧子是平时玩手机或者去健身房就可以弄出来的。
“还有一位故人之子,现在就在楼下。”霍仙姑开口道,“你今天能来我很高兴。”
“是狗五爷的孙子吧。”叶老爷子态度冷了下来,转身就走“今日如果不是霍当家相邀,叶家不会也不想掺合任何事。”
“叶承山”,霍仙姑突然叫了他父亲全名,原本转身准备离去叶老爷子停顿了一下。叶秋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包厢里好像只有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但很少有人会连名带姓叫他父亲名字,听霍当家的口气,想来这场谈话结束的不太愉快。可他根本不知道霍仙姑和他父亲在打什么哑谜。
“还有什么事?霍当家?”
“你可知道……”
“我只知道对于叶家来说,都结束了。好自为之吧。”
说完叶承山头也不回得走了。

评论(3)
热度(62)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