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13

误读13


那天吴邪在藏海花的梦中低语的是一个人的名字。


“叶修。”


这样想来,其实在小花把叶家双胞胎的档案给他时他就觉得叶秋的脸有点眼熟,只不过后来小花说他们在新月饭店曾有一面之缘而被吴邪略过还有一种可能。

原来05年他曾见过叶修,如果不是恰巧注射了携带自己费洛蒙的蛇毒,这匆匆一面就要被埋葬在自己记忆深处了。

五年前,那个时候叶修大概是在18岁左右。先不管在他身边那个叫沐橙女孩是谁,叶修是在中考前不久离家出走的。15到18岁这三年他住在哪里?怎么养活自己?15岁的孩子没有身份证没有一技之长,打工都找不到合法的工作。除非他打的是黑工,吴邪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他在梦境里听说叶家之后就收集了一切他能接触到的消息;他知道叶家的家教很严格,是那种每天制定作息时间的严格,大街上拉一个年轻人就受不了的那种。十几岁的小孩又正好处于叛逆期,换做是他也是分分钟就想离家出走。但岁从另一方面说,叶家的条件也十分优越,像这样的家庭里出来的小少爷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着实令人堪忧。

吴邪在脑内为叶修的生计打上问号,下一个问题在于叶家真的不知道叶修在哪里么?吴邪觉得不可能,听说叶家只找了叶修十几天——孩子离家出走可是大事,丢猫丢狗家里都要鸡飞狗跳一阵,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叶家找到了叶修但并不急于抓他回去。也就是说叶修不说生活得多好,至少吃喝不愁身体无恙,叶家并不担心他。这就很微妙了,吴邪不自觉摸着自己脖子上刚拆线不久、有些发痒的疤,吴邪想破脑袋也想不到15岁的孩子有什么合法的方法赚钱养家。

当然叶家的态度更微妙,大有“总有一天你会玩够的,玩够了就回来”的感觉。


这条路吴邪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猜想,那么就从叶修身边的女孩子下手。女孩子看上去比叶修小了五六岁,叫沐橙。吴邪回想了一下,发现原来不只是叶秋的照片他觉得眼熟,叶修身边的那个女孩子也有点似成相识的感觉……和叶修不同,不是“这个人原来我见过”的似曾相识,而是有种“这个人好像天天见,但她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的感觉。

吴邪的记忆在这段时间中几乎被训练到巅峰,藏传佛教的佛经翻一遍都能记下七七八八,没道理会忘记一个“好像天天见”的姑娘。吴邪想了半天,总觉得眼熟的很,可怎么盘算推断都确认自己认识的人里没有这个女孩子。

除非说她其实是小花假扮的,吴邪低笑一声,这不是扯淡么。

无意间吴邪看到了房间里的一瓶饮料,王盟这几年有了很大的提升,无论是工作能力上还是职位上还是工资上。现在他是吴邪最信任的几个人之一,负责帮他掌管自己手下的几个盘口。但骨子里王盟依然有点几年前的缺点,耳根软做事硬气不起来,有些滥好人。这几天天气热,王盟就自己买了饮料放在铺子里,让伙计们自己拿,吴邪现在极少去铺子,上次去的时候口渴得不行又急着要离开,顺手就拿了一瓶,他不喜欢甜滋滋的饮料到现在也才喝掉一半。

……饮料?吴邪皱眉,他起身拿起被随意放在桌子上的饮料,转动瓶身就看到了她。他想起来了,这个女孩子他确实见过,不过不是见的活人,而是印刷在饮料瓶子上的代言人,劣质塑料条上的姑娘五官被压缩的有些变形,但细看确实就是幻梦里那个哭到双眼红肿的女孩。

“苏沐橙?”吴邪打开电脑,百度了一下,原来姑娘不是什么明星,而是一个电竞选手,来自杭州嘉世战队。吴邪还有意外的收获,杭州嘉世战队的队长,名叫叶秋。

这是叶修双胞胎弟弟的名字。




评论(3)
热度(64)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