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中心向|西湖组】误读23

误读23


黎簇没有选择,他身后是有着无数孔洞的崖壁,孔洞有大有小,最大的可以容纳一个胖子,最小的只能穿过一根针。在这些孔洞后不远处,是一颗巨大无比的九头蛇柏,还有很多很多黑毛蛇。他不可能原路返回,溶洞本身就是天心岩,他不怕九头蛇柏,真正棘手的是寄生在树上的黑毛蛇。

他还不想搬家去回龙观。

黎簇没有选择,只能打开门。


“吴邪失踪了,你可以选择忘记。度过寒假就回去上学,参加高考。让日常回归日常。你为什么要回来?”

黎簇在原地休整了十分钟,期间脑内不停的出现这样的疑问。

为什么呢?黎簇想着,或许别人的“日常”已经变成了他的“非日常”,或许是吴邪寄给他的包裹,或许是自己已经知道了什么,如果他不回来如果他不去做这件事,他的生活就会永远被这些疑问所笼罩,疑问会变成执念,执念会在人心里落地生根不依不饶。

冒险让人成瘾,执念让人疯魔。

和苏万偷偷下棋的自习课,午休时候挥洒汗水的操场,夕阳西下时的学校。

黎簇感觉这些东西已经离他很远,他再也回不去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夏日浓烈的阳光,秋天凉爽的味道,只有黑暗的墓道独行的自己。这就是他的选择,与任何人无关。


苏万爬着爬着就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只爬行动物,蜥蜴或者鳄鱼之类的,所以这辈子投胎后也依然要不停的爬。好在他选的道路没有继续变矮,不然他只好钻。

这条道有多长?苏万从小养尊处优,体力上和黎簇他们是不能比的,他的四肢早就从酸软进化到麻木,爬行的动作完全由意志力支撑。

不知道爬了多久,他的手在“走”下一步时落了空,苏万赶忙调整自己的重心,摔了个狗吃屎。前方一片漆黑,他看不清情况,最好的情况是孔洞出口距离地面很近,让他能直接从洞里爬出来还不嗑到脑袋,最坏的情况无外乎孔洞后是万丈深渊。石道太窄太低,他无法转身,如果前方是深渊他只好选择快放倒退,再爬回去。

苏万拿出了一根荧光棒,演唱会现场经常看到的那种,掰几下就能发光,价格便宜批发价十块钱十五根,怎么扔也不心疼,so good。苏万把荧光棒扔了出去,发现情况确实是第一种,但好像有狗屎运发生。


他面前有一个人。


世界第九奇迹青铜门,高目测50米,宽至少也有个五六米,这样的体积和面积,要将它推开可能需要五十几个壮汉。

黎簇用手电从头到尾照了一遍,青铜门做工很精致,整扇门上面布满了极其繁琐复杂的花纹。像是无数条蛇盘踞在门上,黎簇后退两步,发现从稍远一点的地方看,这些细小的花纹真的组成了两条首尾交合的大蛇,但是衔尾蛇是衔自己的尾巴,这两条大蛇却是衔着对方的尾巴,不知道这算是什么体位。

黎簇觉得自己想多了,他之前反复思考的是要不要推开,并对此发表了感言。

但一切的大前提是,他能不能推开。

黎簇想着,试探性伸手推门,他的本意是想试一下这扇门有多重多难推。

但实际上,他几乎没有用力就推开了这扇看起来重达千吨的门。



荧光棒顺应牛顿的号召,掉落在地,苏万看到这个人穿着一条黑色皮裤,再往下是腿主人的黑色马丁靴,抬头还能看到这人脸上居然有亮点反光。

不管在哪里都穿着一身黑的人,脸上永远架着放光物质的人苏万只认识一个。

“我操!黑瞎子!”黑瞎子在,那这里说不上多安全至少不危险。苏万如同看到红军的乡里群众,同手同脚往外爬。

“何必行此大礼。”苏万手撑着地,腿还在洞里,看上去像在给黑瞎子磕头,“好了,这个徒弟我收就是,从此你就是我关门弟子。快起来吧。”

苏万本想说,谁给你磕头了,转念一想能成为黑瞎子的徒弟吴邪的师弟,走出去得多威风多有面子。于是他从善如流,“得了,师父啊啊啊啊啊啊!!!”

他撑着手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理他不远处躺着一具尸体。尸体不算什么,几周前苏万只在他外公的追悼会上看到过尸体,几周后他看过的尸体可以堆满万人坑。但这具尸体很诡异,露出的皮肤已经发黑,面容狰狞让人不忍直视。在尸体旁边登陆不是什么好体验,苏万几乎触底反弹,跳到黑瞎子身后。

“这个人我认识!”苏万指着尸体道,“是霍道夫的人!”

“哦,那还有个人我觉得你也认识。”黑瞎子指向墙根角落。

苏万顺着他指向的方向,他看到杨好低着头坐在角落,看不出是死是活。


评论(5)
热度(45)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