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组】误读40

第一、你们要感谢一下芸谈大大

第二、我昨天吃的鸽子

第三、前文end我删除



误读 40


“我记得你,吴邪。”

吴邪从梦中醒来,这句话还在耳边回荡,回音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撞来撞去。最终打在墙壁上,碎了一地。

是个真实的梦,他已经很久没有做梦,自从他不再注射蛇毒后。


窗外皓月当空,除了蝉虫鸣声外,一片寂静。福建雨村只是个偏远地区的小农村,太阳下山后开灯的人家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入夜之后更是一下子退化到了深山老林效果。初来时胖子耐不住,妄图找一点晚间娱乐活动,直到他发现在这地方开个空调都可能跳闸,更别说开个ktv卡啦ok了。

“别折腾了。”吴邪躺在躺椅上看着胖子接电线,“我问过了,我们的屋子最多可承受一台一匹空调,多一点就跳匝。”

“我去他娘的!”胖子把手里的电线一扔,“那大晚上除了看星星看月亮,还就tm不能发财致富了。”

吴邪吐槽道:“靠ktv发财致富?还不如让小哥去集市舞大刀,分分种发财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好”,胖子点点头,“你去叫他吧。”

吴邪躺在躺椅上开始装睡。


吴邪从床上坐起来,靠在窗台上,他之前听说雨村,听说的是它独特的风景、清新湿润的空气、还有终年不停歇的雨声。但如果你定居在此,就会发现伴着这些优点而来的,还有枯燥无味的乡间生活、夏天阴魂不散的各路蚊子、和永远晒不干的内裤。但他还是很喜欢现在的日子,不过是内裤晒不干的小烦恼,杭州一年到头也总有那么三个月,内裤是干不了的。

他奋斗了这么久,为的就是往后他们三个人和所有人能过着,最大的烦恼是内裤晒不干的日子。


或许胖子那天在广场上说的没错,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是很淡薄的,如果没有周围人的助力和教唆,有些事成不了就是成不了。胖子曾经试探过他几次,问他,“那你是想成不想成?”

他说,“我也不知道。”

你看他自己都糊涂了,他好像经过一次头脑高潮,因为太剧烈太刺激超过了身体能承受的限度。


所以现在是吴邪的贤者时间。


“我去上海玩啦~叶修就交给你了~好好加油哦~花姐~”

解雨臣手上把玩着便签纸,来自于现在正在上海时装周现场的霍秀秀。解雨臣在他罕见空闲的时间,都会想一件事:为什么他会有吴邪这样的发小。现在再加上一句,他到底是哪里惹秀秀不开心了?

他宁可去福建给吴邪当解语花呗。

真是难题,解雨臣坐在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他知道马上难题就会找上门,而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多事除非当事人,不然又有谁能替他们做决定?又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幸福太多,好在解雨臣是站在吴邪这边的,他只要顾及一个人就可以。








评论(11)
热度(44)
此去断桥不见雪,三潭印月潭无月